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TXT下载 > 最强狂兵 > 第538章 男人间的交易!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538章 男人间的交易!


    林傲雪说的没错,此时坐在房间中的人,正是欧阳家族的大少爷,欧阳星海!

    只是,任她想破了自己的脑子也想不出来,为什么欧阳星海会出现在这里,而且看起来和苏锐很熟的样子!

    他不是早就一蹶不振了吗?

    他不是自从被抢婚之后便闭门不出如丧考妣的吗?

    可是为什么他现在看起来只是有点严肃,根本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

    要知道,欧阳星海和苏锐之间,可是有着夺妻之恨的!

    他真的连这种仇都能放的下?

    处于震惊之中的林傲雪感觉到身上有着淡淡的寒意。

    她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东西,但并不是太确定心中的想法。

    现在的欧阳星海看起来并没有多么的失魂落魄,他听到林傲雪这样讲,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没错,就是我。”

    在与秦悦然的订婚宴之前,他才是真正的黄金单身汉,是首都第三代中最前途无量的人物,李永恒这种依仗哥哥上位的和欧阳星海这种顶级大少完全是两种概念。

    只是,他的笑容,终究有些苦涩。

    此时的欧阳星海要比之前瘦削了点,留着短短的胡茬,表情也不似之前那般意气风发了。

    经过了人生的这一场大磨难,他已经更加的内敛而沉淀,像一下子成熟了十几岁。

    “我们两个能够合作,是不是有些意外?”苏锐拉着林傲雪坐下来。

    “有点。”

    林傲雪轻声说道,她已经开始逐渐消化这个让人震惊的消息,这两个男人竟然真的开始合作了?男人的世界好复杂,对于他们而言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弟弟终究是弟弟,怎么样都没法逃出哥哥的手掌心。”苏锐冷笑着说道:“我见过太多自以为是的人,他们都死的很惨很惨。”

    “如果不这样,他怎么能够死心?”

    欧阳星海站起身来,给苏锐和林傲雪各倒了一杯红酒。

    看起来,他对自己的弟弟非常了解。

    林傲雪在一旁仔细的听着,只不过是短短的几句对话而已,就透露出极为庞大的信息量!

    她的目光凝重,这次很明显是欧阳星海在给自己的弟弟欧阳冰原做局!

    以后者的自大性格,根本就没想到,被抢了媳妇之后,整天在家失魂落魄借酒浇愁的大哥竟然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算计自己!

    如果这是真的,只能说明这个男人实在太可怕了!

    夺妻之恨不仅不报,反而借题发挥,趁机设局,这样的男人已经不能用城府深沉来形容了!

    看着对方的剑眉星目,林傲雪有些微凛。

    难道说,从一开始,他的那些失魂落魄就全部都是伪装出来的?甚至在秦悦然的订婚宴上,他完全的不顾形象,以致丢尽了脸面,这也是假的?

    林傲雪的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并没有说出来。

    有这样一个哥哥,不得不说是欧阳冰原的悲哀!

    “张裕解百纳,你居然会喝这种几十块钱一瓶的红酒。”苏锐似乎有些意外。

    他之前也听说过欧阳星海的作风,他很爱喝红酒,对这种东西也是十分的讲究,如今竟然开了几十块钱的红酒给自己喝。

    能做出这种行为,自然可以说明他的身上发生了剧变。

    “无论是几十块钱一瓶,还是几十万一瓶,都只不过是红酒而已,虽然口味差了点,但喝着喝着也就习惯了。”欧阳星海淡淡说道:“我现在才知道,这种东西的真正价值并没有相差多大,真正的差异是人们的心态。”

    “真正差异的是心态。”苏锐点了点头,“你能明白这一点,让我觉得我又多了一个强大的对手。”

    “我和你不是对手。”欧阳星海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再度倒满,跟喝水没什么两样。

    “话别说的太早。”苏锐盯着欧阳星海的动作,目光微凛的说道:“看起来你比以前更加嗜酒了。”

    “在家里伪装成这失魂落魄的模样也是很累的,有些时候一不小心就假戏真做了。”

    欧阳星海再度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我怎么感觉你的话大有深意。”苏锐淡淡道。

    “你想多了。”欧阳星海摇了摇头,再度给高脚杯倒满。

    他这样子让人很难相信他从被抢婚的打击中恢复了过来。

    “希望是我想多了吧。”苏锐觉得这样的对话实在是没什么营养,当欧阳星海初次找上他表明合作意愿的时候,也让他狠狠的吃了一惊。

    即便换做是苏锐,也很难从被抢婚的屈辱之中走出来,甚至主动选择去和仇敌合作。

    要知道,那一次整个首都都在看欧阳星海的笑话!

    苏锐带着十二架直升机强闯秦家大院的举动,何止是在狠狠的打欧阳星海的脸,而是直接把对方的脸皮给撕下来,扔到地上狠狠践踏!

    可是,即便这样,欧阳星海都能主动选择和苏锐合作,在弟弟欧阳冰原毫无防备之下,趁机将其搞垮!

    能够做到这一点,只有两个原因。

    一是本来欧阳星海就是个极为冷血并且演技高超的人,在秦家大院,用他高超的演技骗过了所有人,甚至直到现在,首都的看客们依旧认为他已经彻底出局,完全退出了家庭继承人之争!

    二是或者他对秦悦然本身就没有任何的感情,从开始到现在,都是为了他的终极目标来服务!他的那些深情款款,全部都是伪装出来的!

    只是,看着眼前欧阳星海借酒浇愁的样子,很难相信他是一个彻底冷血的家伙。

    就在苏锐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林傲雪忽然开口了。

    “你不恨他吗?”

    林傲雪口中的“他”,自然不是欧阳冰原,而是苏锐。

    听到这话,苏锐也凝神等待着欧阳星海的回答,他之前曾经问过对方同样的问题,后者只是笑而不语。

    只是这一次,欧阳星海笑了笑,他的答案很简单:“恨。”

    苏锐眉头一皱。

    林傲雪冰冷的说道:“那你还要与他合作?”

    “因为这样的机会很难得。”

    欧阳星海说道:“我弟弟生性阴险,一直对我虎视眈眈。确切的说,他是对欧阳家族继承人的位置虎视眈眈,如果我不向他出手,那么早晚会死在他的手里。”

    “于是你就趁这个机会选择动手了?”

    “千载难逢的机会,和这个机会相比,我对苏锐的恨意完全不算什么了。”

    苏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听你这么一说,我反而倒放心了。”

    确实是这种情况,如果欧阳星海说他对苏锐完全没有任何的恨意,那么才是最让人感觉到可怕的。

    “在这种时候还能保持理智,把机会的价值利用发挥到最大化,说实话,我感觉我不如你。”

    苏锐摇了摇头,这话也不知道是夸奖还是贬义。

    “你比我强的太多了。”欧阳星海摇了摇头。

    “我还有一个问题。”林傲雪再次开口。

    “请讲,既然林小姐会出现在这里,说明苏锐和我都是对你绝对信任的,有些事情你有知道的权利。”欧阳星海把杯中的酒再次喝光。

    “为什么苏锐公然去和欧阳冰原作对?我认为这是在往苏锐的身上吸引火力,会给他带来危险。”

    林傲雪冷淡的说道,她的眉头微微皱着,似乎这样的行为让她觉得有些不快。

    此时的林大小姐又开始“护犊子”了。

    就连她自己都没有觉察到,现在的她考虑问题,已经彻底站在苏锐的立场来换位思考了!

    在她看来,既然欧阳星海想要算计欧阳冰原,那么偷偷摸摸的做就好了,为什么公然请苏锐来帮忙?这完全是没有任何必要的!

    苏锐今天把欧阳冰原整个半死,后者肯定会对其恨之入骨!一旦疯狂的报复起来,那么苏锐的危险指数会直线升高!

    “因为我和苏锐仔细的探讨过了,只有他才是最合适的人选。”欧阳星海看向苏锐。

    “还是我来解释吧。”

    苏锐道:“你知道我今天对欧阳冰原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吗?”

    “知道一点。”

    林傲雪余光瞥见了苏锐的动作,当时还略微有点诧异,因为她不知道苏锐是在对谁做出这个动作。

    “我真的想把他的喉咙给割了。”苏锐说到这儿,眼中绽放出一丝冷芒来。

    看着苏锐眼睛里冷意凝聚,林傲雪便猜到了一半的答案。

    “你办公室中的窃听器,全部都是他找人安装的。”苏锐的眸光之中透出一抹冷色,说道:“当时是个悬案,现在已经水落石出了。”

    听到这话,林傲雪觉得有些意外。

    “怎么会是他?”

    “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他之前一直在暗恋着你。”

    苏锐停顿了一下,道:“或者说,觊觎你的美色。”

    林傲雪不吭声了,她已经感觉到苏锐的关怀。

    “要是按照我以前的性格,根本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他。”苏锐冷冷说道:“敢窥视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林傲雪的心中虽然有点担心,但还是难免会掠过一丝微甜的意味。

    “不管会不会吸引火力,我都会狠狠揍他一顿。”苏锐无所谓的摊了摊手:“再说,他的仇恨值对我来说并没有任何的作用。”

    “尽量减少危险。”林傲雪叮嘱道。

    “大不了一刀杀了便是。”苏锐无所谓的说道。

    林傲雪不禁有些无语,她知道苏锐肯定是心中有数,但还是非常担心。

    “他不能死。”欧阳星海忽然出声说道。

    “他会不会死,并不是你我能够决定的,而是取决于他的作死程度。”苏锐看着欧阳星海的剑眉星目,道:“咱们事先答应的条件,现在可以兑现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