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TXT下载 > 最强狂兵 > 第1197章 秘密隧道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197章 秘密隧道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加上山本恭子本身就是有功夫在身,因此苏锐竟是没拦得住。

    如果放在平常,山本恭子这种突如其来的行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突破苏锐的防守,可是后者经过了那么久的“战斗”,身体已经被掏空,因此反应能力也出现了下降。

    只不过是一瞬间而已,山本恭子就已经来到了窗户旁边,然后纵身跃了出去!

    这是十七楼!

    “开什么玩笑!”

    苏锐根本就来不及思考,他没想到山本恭子竟然在选择在这个时候来真的!

    本来根据他对山本恭子的了解和判断,已经基本判断对方不会选择跳楼自杀,可是现在看来,苏锐竟然失策了。

    正说着话呢,突然就要跳楼,这是要闹哪样!

    用最快的速度,苏锐冲到了窗户旁边,眼看着山本恭子的身体已经飞出了窗户,苏锐完全没有多想,紧跟着腾空而起,从窗户间跃了出去!

    与此同时,他的右手一扬,腰间的黑色系带骤然弹射而出,带着倒钩的锋刃便缠绕上了窗户的支撑架!

    “会死吗?”

    山本恭子看着下方的地面,然后闭上了眼睛。

    头脑一发热,她就做出了这种举动来。

    已经跃出窗口两三米了,下坠的速度开始加快了,风从耳畔呼啸而过,让她什么也听不到,真的要死了吗?

    几乎只是一秒钟的时间而已,山本恭子的脑海里面却闪过了许许多多的画面,无数纷繁的记忆开始涌入她的脑海之中。

    终于,在这千钧一发之极,苏锐的双手抓住了山本恭子的脚踝。

    山本恭子下坠的势头陡然停止!

    感受到了脚踝处传来的力量,山本恭子的心里忽然莫名的涌出欣喜的感觉——她没有死。

    原来,她真的不想死。

    是的,这是一种类似于劫后重生的喜悦。

    从现在开始,山本恭子已经知道,她也算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她做任何事情,不需要再有任何的畏惧——连去死都不怕,还怕什么?

    不再下坠了,风声也停止了,山本恭子的耳畔清楚的传来了苏锐的大骂声:“着急去死也不要拉着我!”

    山本恭子抿了抿嘴,也没有出声。

    由于两人身在半空,其实非常危险,苏锐的手臂只要稍稍一松,那么山本恭子就得从美人摔成睡美人了。

    不过还好,此时苏锐的脚后跟距离窗口不过一米的距离,他腰部发力,调整了一下姿势,腾出一只手抓住黑色系带,另外一只手抓住山本恭子的脚踝,而后猛然一拧身子,在窗户上面连续蹬了两下。

    苏锐率先翻了进来,然后抱着山本恭子的腰,将其拖进窗户,随后没好气的将其往床上面狠狠一扔!

    床垫很柔软,山本恭子被扔上去之后还弹了几下——也不知道在这两天的时间里面,她是第几次被扔到床上了。

    “该死的山本恭子,我告诉你,不要再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情!”苏锐凑近了,恶狠狠的说道:“如果再有下次,我绝对不会救你!”

    山本恭子看着苏锐凶巴巴的样子,忽然放声大笑。

    她趴在床上,笑的身体都抖个不停,眼泪都流出来了。

    “你笑什么?”苏锐更加没好气的说道:“你是疯子还是神经病?这种时候还能笑的出来?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差点死了!”

    山本恭子还在笑,简直就是花枝乱颤了。

    “你在关心我的生死?天啊,这世界是怎么了?”山本恭子强行止住了自己的笑声,但脸上还挂着笑容和泪痕。

    这种感觉让苏锐觉得非常的诧异,也非常的诡异。

    因为在苏锐看来,这个山本恭子在和自己的相处过程中,要么是咬牙切齿的要杀了自己,要么是恶狠狠地要强上自己,什么时候露出过这种笑容来?苏锐根本没有从对方的笑容里面感觉到任何的美感,有的只是毛骨悚然!

    “你发烧了?”

    苏锐伸出手,摸了摸山本恭子的额头。

    后者被这个动作给搞的又笑了起来,她打开苏锐的手,然后顺势就倒在了苏锐的怀里,双手揽着对方的脖子:“你很在乎我的生死?”

    “放屁!”

    苏锐没好气的说道:“我在乎你的生死?你死一百次和我也没关系!”

    “那你为什么救我?”山本恭子笑着问道,笑容之中开始有着一抹嘲讽:“做了还不敢承认?”

    在这之前,他们之间有过无数次比这种动作还要亲密的行为,但是此时此刻,山本恭子躺倒在苏锐怀中的动作和之前的那些行为相比,还是完全不一样的。

    “如果你不在乎我的生死,为什么刚刚要冒着如此巨大的风险来救我?”

    山本恭子就像是抓住了苏锐的软肋一样,继续笑的花枝乱颤:“阿波罗,你不会在被我上了之后,就爱上我了吧?”

    事实上,谁上谁还不知道呢。但是在这一点上面,山本恭子是一定要争出个高下的。

    “爱上你?这根本不可能!”苏锐拉住山本恭子放在脖子上面的胳膊,想要甩开,却听到山本恭子说道:

    “如果说你不在意我的生死,那我就再死一次,你千万不要拦着。”

    说罢,山本恭子竟然松开苏锐的胳膊,光着脚跑下床,看起来目标又是窗户旁边!

    “混账女人,给我回来!”苏锐真是要被激起了真火,他恶狠狠地追上去,然后拦腰抱回,再一次将其重重的摔在床上!

    “我让你跳楼,我让你自杀!该死的!”

    苏锐说话间,把山本恭子的连衣裙直接给撕成了两半:“要是跑,那就光着身子跑出去好了!”

    “你不是说过,我要是再有下次,你就不救我的吗?”裙子被撕破,山本恭子只是穿着内衣,完全没有任何要掩盖住春光的意思:“那你这次救了我,该作何解释?”

    “疯女人。”

    苏锐没好气的说道:“在这里好好呆着,等我灭了山本组,再来找你算账。”

    说话间,他站起身来。

    “我会杀了你的。”

    山本恭子忽然收起了笑容,很认真的说道。

    “我也一样。”

    苏锐说着,转身朝外面走去。

    “等一下。”山本恭子跳下床,拦在了苏锐的面前。

    她顺手解开了苏锐的浴袍:“你这一走,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里面没有男人能满足我了。”

    苏锐冷笑一声:“看不出来,你还是个荡-妇。”

    “我杀了你。”山本恭子把苏锐的浴袍扯下来,然后将其推倒在床上。

    …………

    一个小时之后,苏锐从浴室里面走出来,而山本恭子则是背对着他,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景。

    “如果觉得凉,可以穿上件衣服。”苏锐并没有主动去给山本恭子披上一件衣服的意思,无限美好的身体就这样呈现在眼前,他却没有再多看一眼。

    穿好衣服,苏锐在临走之前,丢下了一句:“好好活着。”

    听着砰然关上的门,山本恭子转过脸来,她的脸上涌出了浓浓的迷茫。

    而这种迷茫之色在以前绝不曾出现在她的脸上。

    狠毒,狠辣,阴冷,一直都是这条美女蛇的代名词,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完全不一样了。

    走进卫生间,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山本恭子冷冷说道:“你会死,我也会死,我们都会死。”

    …………

    苏锐走进了电梯,直接按下了负一层。

    刚刚的那一场“战斗”,苏锐完全没有体验到任何的快感,他似乎觉得山本恭子在以此表达着她的某种态度。

    苏锐甚至隐隐的感觉到,这更像是一场仪式。

    至于这种仪式对山本恭子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他真的不知道。

    在刚才,他已经下了命令,让手下对山本恭子的房间进行严防死守,至于那几扇能够打开的窗户——外面全部焊上栅栏,美观什么的无所谓,山本太一郎的小女儿,还是得活上一段时间才更有价值。

    苏锐的命令得到了迅速的执行,山本恭子站在落地窗前,望着从楼顶吊下来进行焊接作业的几个人,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冷笑:“这是防止我自杀吗?”

    她摇了摇头,冷笑道:“如果我想要寻死,就算不跳楼,在这房间里面至少也有一百种方法。”

    “阿波罗,你个脑残,就算我不杀你,你总有一天也是笨死的。”

    说罢,山本恭子便回到了床上,一把扯掉身上的浴袍,就这么光溜溜了的钻进被窝里面,呼呼大睡。

    …………

    而此时,苏锐则是早就已经来到了地下一层,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停车场,持续了二十几分钟。

    似乎是思考的东西得到了答案,苏锐便迈步朝地下车库的深处走去。

    在车库最阴暗的地方七拐八拐,出现在苏锐面前的是一个货梯,上面已经标明了,只有酒店工作人员通过身份验证才能够进入这个货梯内部。

    苏锐把手指按在了货梯的指纹识别位置上面,只听的“滴”的一声响,货梯门便打开了。

    “这帮混蛋,也不知道打扫卫生。”

    苏锐看着货梯内到处散落着的石灰水泥和工具,不禁皱了皱眉头。

    而这个巨大的货梯里面,除了开关门键外,只有一个按钮,没有标明楼层。

    苏锐按了下去,电梯便一路向下。

    大概半分钟之后,货梯门再一次的打开了,此时出现在苏锐眼前的,则是一个深邃的洞穴。

    不,确切的说,这是一条隧道——还远未完工的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