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TXT下载 > 最强狂兵 > 第1269章 宇都流的暗器手法!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269章 宇都流的暗器手法!


    做女人,挺好。

    这是之前电视里面非常流行的一句广告词,此时就这么被苏锐说出来了。

    宇都巾夜本能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前胸,那儿确实很挺拔,把衣服都撑了起来,顺着领口都能看到一抹耀眼的雪白。

    但是,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赤裸裸的评价她的身材,更没有人能盯着她这里猛看!这是百分之百的冒犯!

    更何况,这个苏锐还说了一句“你是女人,挺好”,这叫什么话?

    宇都巾夜那苍白的脸上泛起了一层浅浅的红色,这绝对不是害羞,而是被气的。

    “你别这样看着我。”苏锐说道:“好歹你也得喊我一声叔叔,我是对你负责任,才这样教育你的。”

    “混蛋。”

    她已经很虚弱了,这一拳根本发不上多少力气,就这么被苏锐轻描淡写的抓在了手中。

    “别好心当成驴肝肺,我又不是想害你。”

    苏锐的话还没说完,结果宇都巾夜的另外一个拳头又招呼上来了,他再度抓在了手中。

    “你有完没完?”苏锐不禁不爽的吼道。

    “没完!”

    宇都巾夜冷冷的回了一句,然后右脚猛然抬了起来!

    这一脚比她之前的两拳要多了些力量,但是仍旧没有任何的办法来突破苏锐的防守。

    两条腿往中间一并拢,苏锐就夹住了宇都巾夜的腿。

    此时,除了支撑腿之外,后者已经完全动不了了。

    “我都告诉过你了,我是为你好,就你这样的小屁孩,毛都没长齐呢,还完全勾不起我的任何兴趣!”

    苏锐极为的不爽。

    不过,“毛都没长齐”也是他口不择言了,这句话一般都是用在男人的身上,表示鄙视的意味,但是如果用在了女人的身上,尤其是少女,那可就变成了赤裸裸的调戏了。

    哪里没长全了?

    宇都巾夜的面色更加难看了,也不管自己只剩一条左腿着地了,更不管这样的动作会不会导致她的腹腔伤势加重,在地上猛然一蹬,膝盖便重重的撞向了苏锐的腰间!

    “我说你还没完了啊?”

    这次的攻击比之前有了点威胁性,由于苏锐的手脚全部都用来制住对方了,因此,面对这一记膝撞,他已经当无可挡。

    即便如此,那也不能就这么被顶一下,要知道,宇都巾夜这妮子的用心极其狠辣,膝撞瞄准的位置根本就是苏锐的肾部!

    那里也是完全没有肋骨保护的地方!脆弱无比!

    如果这一下顶实在了,那么苏锐的单侧肾脏极有可能就被废掉了!

    苏锐认为自己虽然有些话说的不合适,但完全是出于好心,结果却被这个妮子如此狠辣的攻击,心里也是被激出了真火。

    既然没法挡了,苏锐干脆往前猛然一压。

    于是,宇都巾夜的那一记膝撞便完全发挥不出作用来了,因为她的身体早就已经被苏锐控制住了,后者这么一压,她的身体失去了平衡,仰面倒向病床!

    苏锐死死的压在了宇都巾夜的身上,两条腿压着对方的腿,手也按住对方的手腕,而他的腰腹却抬了起来,即便在这种时候,他还想着不要压到对方受了伤的腹腔。

    不过,这姿势极为的不雅,似乎苏锐要侵犯对方似的。

    苏锐哪里还管的了这么多,此时的宇都巾夜还在床上不停的挣扎,弄的病床咯吱咯吱想个不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里面男欢和女爱多激烈呢。

    “放开我!”宇都巾夜挣扎。

    “我是为你好。”苏锐解释。

    “放开!”宇都巾夜的脸上终于多了几分血色,看来气愤这件事情也能促进全身的血液循环呢。

    “我就不放。”

    宇都巾夜不顾疼痛的挣扎,让苏锐也很无奈。

    她猛然一挺上半身,结果,不仅没起得来,由于手腕被苏锐给压住,导致衣服被扯太紧,这一下胸前的两颗扣子直接就崩开了!

    苏锐的脸被扣子重重的打了两下,几乎愣住了,心里有些意外,宇都流的暗器水平可真高啊,还能用这样的方法来打人?居然还那么准?

    不过接下来,他的眼睛就挪不开了。

    由于扣子崩飞了,宇都巾夜胸前的风景也彻底的暴露在他的眼前了。

    实在是太耀眼了,让苏锐简直有些无法形容。

    看来,东洋的服装质量也不比华夏那些粗制滥造的山寨品牌衣服强多少嘛。

    也许是被束缚的太久了,今天没有了束胸的压迫,两只大白兔彻底的释放了出来,苏锐甚至感觉到了它们在欢快的弹跳。

    没错,就是弹跳。

    宇都巾夜也看到了自己胸前的情况,脸色更加难看了。

    她知道这扣子崩飞是个意外,但是意外归意外,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苏锐而起?

    “要不,我放开你,你把衣服穿好?”苏锐把目光从对方的胸前挪开,还征求了一下宇都巾夜的意见。

    他生怕一旦松开这妹子,人家的拳脚又招呼上来了。当然苏锐是不怕被对方伤到的,但是这么一来,牵动了伤口加重了伤势可就不太好了。

    是的,苏锐就是这么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好青年。

    宇都巾夜的目光之中已经带上了悲愤的神色:“我要杀了你。”

    苏锐大吼一声:“杀我个毛线?我又不是故意的,你能不能搞清楚因果关系?”

    和少女是不能讲道理的,至少此时讲道理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宇都巾夜的嘴巴上丝毫不让,苏锐自然也不敢松手,只能任由对方的胸前暴露在空气中,蹦蹦跳跳的。

    是的,这里已经不能用颤颤巍巍来形容这种风景了,那个词绝对不贴切,只有蹦蹦跳跳这四个字,才能表现出那两只白兔在解除了束缚之后所产生的欢欣和愉悦。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敲了两下,苏锐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就被推开了。

    紧接着,兔妖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门口。

    “大人,听说你在这里,我就来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向您汇报……”

    结果,她抬起头,发现苏锐正和宇都巾夜保持着那种极为暧昧的姿势呢,外人一看就会误解。

    兔妖也不例外,尤其是人家宇都巾夜的某个位置还暴露着呢!

    见到这种情形,兔妖竟是情不自禁的挺了挺胸,晃了一下,似乎想要和宇都巾夜比一下。

    女人就是这样,何时何地都忘不了暗中互相攀比一番。

    苏锐的表情简直跟吃了苍蝇一样,难堪的要死,扭头看着兔妖,问道:“你有什么重要事情要汇报?”

    “现在没事了,现在没事了!大人您继续!您继续!”

    兔妖用双手挡住脸,然后缓缓的退了出去。

    关上门,她还摇了摇头,说道:“这小妮子看起来冷冰冰的,没想到勾引人还真有一套嘛,昨天看起来跟个飞机场似的,结果还挺有料的。”

    兔妖说罢,又看了看自己的胸前,确定尺寸要超过宇都巾夜之后,她的心情似乎又好了一点,然后对这位东洋少女下了个评语:“呵呵,外冷内骚。”

    由此可见,漂亮女人之间的敌意都是天生的。

    苏锐看着关上的病房门,已经是一脸黑线了。

    两个人这种姿势,真是有一百张嘴也别想解释的清了!

    “再说一遍,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苏锐随便解释了一下,然后便缓缓下床了。

    是的,真的是缓缓下床,他生怕床上这小妮子再想不开给他来一脚。

    不过,宇都巾夜倒是没什么反应,直到苏锐的双脚落到地面上,她还是扭头望着窗外……从兔妖进来的时候起,她就是这样的。

    苏锐小心翼翼的拿开双手,然后好心的捏起了病号服的对襟,潦草的将对方的胸口覆盖住。

    虽然现在还是春光无限,但是至少比之前要好得多了。

    “抱歉,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苏锐知道,现在再推卸责任已经没有用了,他看都看了,难道还能还回去吗?

    宇都巾夜扯过被子盖上了,一声不吭。

    看到对方终于有了动作,苏锐松了一口气,但是在临出门的时候,他还是补充了一句:“我真的拜托你了,千万不要再戴什么束胸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

    宇都巾夜的眼睛里面再一次释放出冷光来。

    苏锐忙不迭的关门离开了。

    “大人,您出来了?这么快?”

    兔妖一脸惊奇:“我一共才关门不到一分钟,您就完事儿了?”

    苏锐一脸黑线:“这都哪跟哪啊?完全不是你想的那样!”

    兔妖收起一脸暧昧的表情,而后换上了严肃之色,指了指房间里面,小声的说道:“其实,大人,您得小心一点,这种外表冷冷的女人,其实最会勾人了,别看年纪小,哼哼,我就是看东洋女人不顺眼……”

    “兔妖,我告诉你,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锐忍无可忍,拉着兔妖走到一边,把事情的详细经过全部说给对方听了?

    没想到兔妖听了之后,反而睁大眼睛问道:“就这样?”

    “不这样还能哪样?”苏锐没好气的说道。

    “大人,您是不是个男人啊?”兔妖迫切的说道:“我都快被您给急死了!什么叫水到渠成?这就是啊!”

    说着,她便把苏锐往房间里面推去:“这种好机会你都错过了,您现在进去,一切都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