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TXT下载 > 最强狂兵 > 第1428章 人永远比野兽可怕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428章 人永远比野兽可怕


    苏锐说完,转过身去:“你快拧干吧,我不会看的。”

    张斐然闻言,也背过身去,开始解扣子,湿漉漉的衣服穿在身上,哪怕只有一点小小的微风,都让人非常凉。

    不过苏锐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张斐然的手抖了一下:“反正该看的也都看过了。”

    闻言,张斐然面红耳赤,她到现在还没忘记之前的湿-身诱惑呢,貌似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已经没有了多少隐私了。

    拧干衣服重新换上之后,张斐然说什么都要再休息一会儿,她虽然经常锻炼,但是这将近两个小时的跋涉,对于她来说,还是一件非常耗体力的事情。

    看了看天色,苏锐知道,再这么慢吞吞的行进下去,在天黑之前根本别想走出这片深山老林。

    “我背着你走,你在我的后背上歇一会,歇完了再下来。”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之后,这一次张斐然并没有如何的忸怩,而且苏锐可以腾出手来托着她的大腿,这样她就更加的省力了。

    也许是由于夜里睡眠不足的原因,张斐然趴在苏锐的背后一颠一颠的,竟然很快就睡着了!

    苏锐发现后背上没了动静,然后感觉到一线晶莹的口水已经顺着肩膀流下来了。

    这个女人睡觉流口水的毛病看来是改不掉了。

    苏锐一句话没说,继续在密林之中行走着,速度比起之前来倒是快了不少。

    也许是由于这种姿势太舒服了,足足两个小时之后,张斐然才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我这是到哪儿了?现在几点了?”张斐然看了看手表,惊讶的说道:“我居然睡了那么久!”

    苏锐停下脚步,把她放下来,一脸嫌弃的说道:“是啊,睡的跟个猪一样,而且沉死了,以后记得减肥。”

    然后,他开始扭腰活动筋骨。

    张斐然揉了揉眼睛,表情有些怪异:“难道说你背着我走了两个小时?”

    “有问题吗?要感谢我吗?”。苏锐说道。

    “那个……不好意思。”张斐然咬了咬嘴唇:“要不,我给你捏捏肩膀?”

    苏锐可不客气:“那你快来。”

    张斐然走过去,开始给苏锐捏肩,虽然手法有些生疏,但是聊胜于无。

    如果有张家人在这里,看到张斐然居然会主动给一个男人“按摩”,一定会惊讶的下巴都掉下来!

    可是现在,苏锐不仅不夸奖,反而还大呼小叫的:“力气再大一点!”

    “你是在挠痒痒吗?”。

    “你没吃饭吗?”。

    苏锐接二连三的提意见。

    张斐然毫不客气的顶回去:“你看我像吃过饭的样子吗?”。

    苏锐抬头看了看,时间也到了中午了,无奈之下,只有在附近找了条小河,居然还被他抓出了一条大大的青鱼来。

    简单的开膛破肚清洗了一下,苏锐又请张斐然吃了一顿免费烤鱼。

    后者吃的非常快,吐出最后一根鱼刺,意犹未尽的说道:“这是我吃过味道最好的烤鱼了!”

    “洗洗手,抓紧赶路。”苏锐可觉得这鱼不怎么样。

    “苏锐,是不是在丛林里面生活,对你来说完全没什么难度?看你优哉游哉的。”张斐然的眼睛里面已经露出了佩服的神情来,在她看来,苏锐所展现出来的强大生存能力简直让人惊叹。

    “这哪叫丛林。”苏锐摇了摇头:“等你去了热带雨林里面,就知道什么叫做恐怖了,巴掌大的毒蚊子,脸盆大的蜘蛛,还有数不清的蛇……”

    他还没说完,就被张斐然连忙打断:“别说了,我快听不下去了。”

    苏锐却像是想起了什么,接着说道:“在那里,不仅要防着敌人的攻击,还要时刻警惕周围的各种生物,就算你不被敌人和危险生物攻击,但是在瘴毒横行的环境里面,喝口河水都会发烧,能活着都已经殊为不易,别说优哉游哉了。”

    张斐然从来没有经历过那种场面,想想都让她感觉到头皮发麻。

    “军人真的不容易。”她感慨的说道。

    “军人是不容易,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仍旧有人强-奸军人的姐妹,害的军人家破人亡。”苏锐眯了眯眼睛。

    话题貌似变得沉重了许多。

    张斐然知道苏锐说的是当年张起航的事情,于是道:“当年那件事情,确实是起航的不对……”

    “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苏锐似乎是在点拨张斐然:“既然知道这件事情是错的,那么就不要一错再错下去了,否则对谁都不好。”

    张斐然点了点头。

    她知道,苏锐说的已经是非常委婉了,他话语里所指的不好,事实上是“非常不好”的意思。

    如果张家继续在错误的道路上执迷不悟的话,那么苏锐一定会给予最凌厉的反击!到那个时候,所产生的任何结果都是不可控的!

    至于张家能不能承受的了,谁也不知道!

    “继续走吧。”苏锐说道。

    …………

    在剩下的半天时间里面,苏锐基本上一直是在背着张斐然前进。

    为什么?因为后者的脚上的布也都被磨破了,经常会有带刺的植物扎进去,因此苏锐不得不背上了这个沉重的“包袱”。

    当然,他的这“包袱”,在别人看来,就是幸福的烦恼了。

    一个穿的那么少的大美女趴在你的后背上,你丫的还不乐意了?不乐意就换人,想要代替你的人多着呢!

    张斐然非常过意不去,一下午倒也没有再继续睡觉。

    经过两天的相处,她对苏锐有了全新的认识,她知道,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像其他张家人口中的那样无赖与嚣张。

    他的嘴上虽然经常出言轻佻,看起来一点都不绅士,但是张斐然却知道,对方该绅士的时候,可没有一丁点的含糊。就像现在,背着自己在深山老林里面穿行,这种事情有几人能做到?那些绅士根本就学不来!

    事实上,苏锐背着张斐然行走的速度比两人一起走要快很多,毕竟负重越野对于苏锐来说根本就是家常便饭,一路上只是停下来喝了几口水而已,到了夜色渐浓的时候,两个人终于看到了公路。

    “呼,终于到了。”苏锐把张斐然放下来,然后坐在一块石头上喘着气。

    张斐然这次倒是非常自觉,主动走过来帮助苏锐捏肩膀。这一路下来,她的心里真的是非常过意不去。

    苏锐也没吭声,闭着眼睛休息了一会儿,于是说道:“我们继续走吧。”

    张斐然轻轻的“嗯”了一声,不过这声音听起来似乎带着一些迟疑的感觉。

    “你在犹豫什么?”苏锐一眼就看透了张斐然的心思:“是不敢回家吗?”。

    “心里有点复杂。”张斐然实话实说。

    毕竟,那个让她曾经在国外无限想念的家庭,此时已经变得迷雾重重,那些熟悉的面孔下面也可能隐藏着极深的阴谋,张斐然一想到要面对他们,心里就不是个滋味儿。

    “我再最后问你一遍,想不想知道真相?”

    苏锐并没有等到张斐然回答,就接着说道:“如果你想知道的话,那么就立刻跟我走,如果不想知道,我自己走。”

    他知道,遑论男女,任何一个人在面对这种情况的时候都会纠结,但是现在苏锐必须要坚定张斐然的信心。

    苏锐本来不想再动张家了,因为他觉得借着秦岭事件顺便把张俊波给拉下马来已经足够了,再继续出手也激不起他的兴趣。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他不想有任何动作了,张家倒是开始打起别的主意来了,在这种情况下,苏锐怎么可能会放过他们呢?

    张斐然是张家的人,但是在这种时候,更是和苏锐一样的共同受害者,既然如此,那么如果能努力把张斐然争取过来,接下来的事情就会简单许多。

    苏锐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甚至他并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进行任何的遮掩。

    张斐然一定可以看穿苏锐的心思,但是此时的她根本没有别的选择。

    “我和你一起。”张斐然看着苏锐的眼睛,说道。

    “好,那就干杯。”

    苏锐笑着递给了张斐然一瓶拧开的矿泉水,一路上节省再节省,现在还剩下两瓶水。

    苏锐仰起脖子,咕嘟咕嘟的把矿泉水全部喝光了,而张斐然也是如法炮制,只是在她喝完之后,胸口的白衬衫又湿了一大片。

    “你这喝水的样子还真性感。”苏锐望着张斐然的胸前,调笑道。

    “去你的。”张斐然轻轻的推了苏锐一下,不过,在准备迈步的时候,她又有些迟疑的说了一句:“相比较外面的世界而言,我倒是觉得身后的密林里面要更加安全一些,毕竟只要想着该怎么活下去就可以了,不用面对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

    苏锐赞同的点了点头,一缕寒芒从他的眼睛里面释放了出来:“人类永远要比最凶恶的野兽可怕的多。”

    听了苏锐的话,张斐然浑身一震,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说的有道理。”

    事实上,张斐然到现在还没搞明白,昨天早晨他们张家几口人明明是要去向苏锐求和的,或者说是用谈判的方式来争取张家接下来的生存空间,但是为什么偏偏会演变成这样的结果?甚至要把她给牺牲掉?

    张斐然完全想不通!

    苏锐拍了拍她的胳膊:“既然想不通,那就不要想了,反正马上就要见到他们了。”

    前方,一条大路,灯火通明。

    ——————

    PS:第二更送上,继续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