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TXT下载 > 最强狂兵 > 第1438章 墓前重誓!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438章 墓前重誓!


    张狂的表情阴沉之极。

    很显然,苏锐刚刚的那一下冲拳,让他依稀看到了爱新觉罗明灭所拥有的那一身强悍硬气功!

    此时,张狂的五根手指几乎全都麻掉了!

    要知道,他这五个手指可是能够生生抠穿铁板的!可是,却被苏锐的拳头给震成了这个样子!

    对方的拳头究竟有多么坚硬?

    张狂很难想象,一个看起来不到三十岁的年轻男人,怎么能够把硬气功练到这种程度?要知道,这种功夫需要岁月的沉淀,越老越吃香!年限越长越厉害!

    如果张狂知道,苏锐在硬气功方面根本没有师父,完全是偷师学来的话,真不知道他会怎么想!更何况,苏锐从击败爱新觉罗明灭到现在,都还没过半年!

    短短半年,就能把硬气功练到这种程度,简直匪夷所思!

    里面就实现了融会贯通,这样一来,他的功夫才能出现质的飞跃。

    看到苏锐一拳震开了第一高手张狂,张斐然捂着小嘴,显得非常吃惊!

    她本来以为苏锐的单兵作战能力已经很强了,却没想到苏锐的近身水准竟然能够强悍到这种地步!

    “明灭?那个老混蛋?”

    苏锐听了张狂的话,嘴角露出了不屑的笑容:“他死了,被我杀的。”

    “他死了?明灭死了?”

    张狂有些难以置信!

    “我说死了就是死了,死在我的拳头下面。”苏锐拍了拍自己的拳头:“打架就打架,你这人怎么那么多废话?还有别的问题吗?”。

    张狂的眼睛里面还是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来:“可是,你的功夫是跟谁学的?除了明灭之外,我从未在别人的身上见识过这种功夫!而且,你的水平……”

    “和明灭打了一架,他的功夫就被我学会了。”苏锐眯了眯眼睛:“这种人不过是手下败将而已,难道还有什么值得回味的吗?”。

    打一架就能学会对方的功夫?这得多天才多怪胎多妖孽才可以!

    “有谁能够证明明灭已经死了?”张狂的面色已经涨红了!

    “我说了你也不认识。”苏锐眯了眯眼睛,简直不知道张狂这出的是什么幺蛾子。

    “说!”张狂一声吼,眼睛里血红血红!

    “苏无限你知道吗?”。苏锐没好气的问道。

    张狂当然知道苏无限,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去向苏无限求证。

    看起来,爱新觉罗明灭的死亡,对他来说好像是一件天大的事情!

    “还有谁?”张狂低吼道。

    “玉面书生,张玉宁。”苏锐眯了眯眼睛。

    当日在和明灭大战一场之后,苏锐已经受了不轻的伤,结果遇到了张玉宁拦路,如果不是苏无限及时安排人来到现场,恐怕苏锐就已经死在张玉宁的扇子之下了。

    张狂自然知道张玉宁,可是他却联系不上对方,那个鬼神莫测的家伙可不是能够轻易找到的。

    “还有谁?还有谁能证明?”张狂低吼道。

    “还有……”苏锐本来还想好好的打一场的,没想到对方看起来完全不在状态,直接出戏了。

    苏锐在脑海里面搜素了一下:“李家的李长风,这个你知不知道?”

    他还专门挑的武林人士。

    李长风也是当年李家的第一高手,但是在苏锐覆灭李家的过程之中,李长风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

    是的,现在李长风已经是苏锐的人了!有了这个大高手的加入,青龙帮在对首都地下世界的控制上面可着实轻松了不少。

    没想到,张狂居然认识李长风,他对着苏锐大吼了一声:“手机!把手机拿来!”

    苏锐没带手机,倒是张立越的手机在椅子上好端端的放着呢。

    只见张狂拿起手机,都不看通讯录,直接按了一串号码!

    苏锐对张斐然撇了撇嘴:“我还以为这是个老古董呢,没想到他玩起手机来还挺顺溜。”

    “长风,明灭死了?是谁杀的?你告诉我实话!”张狂直接问道。

    苏锐愣住了:“我晕,你还真认识李长风啊?他的电话号码你都能背下来?”

    这太出乎苏锐的想象了!

    可是,当苏锐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见到张狂竟然把手机一扔,而后陡然跪在了地上,双手高举,眼望天空!

    “苍天有眼啊,师父,苍天有眼啊!明灭死了,明灭终于死了!”张狂大喊出声,状若疯狂!

    苏锐分明看到,有眼泪从他的眼眶里面溢出来!

    这是怎么了?这唱的是哪一出啊?这老头子精神出问题了?

    难道说,张狂的师父死在明灭的手上?

    苏锐真的猜对了!

    张斐然听说过这其中的一些曲折,张狂的师门曾经遭到明灭的碾压,一个人战翻了一个门派,死在明灭手上的师兄弟不知道有多少,张狂也在那一战中受到了重伤。好端端的一个大派,几乎被灭门!

    只听到张狂接着喊道:“师父,明灭终于死了!徒弟不孝,当时不是明灭的对手,但是徒弟曾经在您老人家的墓前发下重誓,如果谁能杀了明灭,徒弟愿意给那人当牛做马驱使一辈子!”

    “我去!”

    听了这话,苏锐直接往后面跳了一步!

    他可不想让这个脑子一根筋家伙给自己当牛做马!这还使唤不动呢!

    说着,张狂竟然对着地面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砰砰砰!连续三下,这实打实的碰撞甚至让人感觉到了心颤!

    抬起头来,张狂的额头上面已经是一片鲜血了!

    “师父,您在天有灵,应该看到了吧!”张狂喊道。

    看着他额头上的鲜血,苏锐沉默了。

    他虽然不喜欢张狂,但是对方这种诚恳让他不得不尊敬。

    这年头,还把发过的誓言当真的可是着实不多见了。

    “你想怎么样?”苏锐眯了眯眼睛。

    “我立下重誓,如果谁能够替我师父报仇,我愿意给他当牛做马一辈子,绝不更改!”张狂望着苏锐,眼睛里面带着浓浓的决心!

    “我不需要你给我当牛做马。”苏锐眯着眼睛笑起来:“况且,我还是张家的敌人呢。”

    之前口口声声要杀了自己的人,居然转脸就要给自己当牛做马,饶是苏锐的神经比较强悍,此时也觉得有些难以接受了。

    “发过的誓言,就必须践行!”张狂仍旧跪在地上没起来。

    苏锐实在不知道这一根筋在想些什么,于是只能实话实说:“你别这么主动,我的脸皮比较薄。”

    脸皮薄?

    听了这话,本来绷着脸的张斐然忽然有种忍俊不禁的感觉!

    “自古忠孝难两全。”张狂说道:“张家待我恩重如山,我在给你当牛做马的时候,不能与张家为敌。”

    苏锐差点没为之而绝倒。

    这家伙开什么玩笑,自己还没答应要收了他呢,他就已经开始讲条件了?

    尼玛,这种情商是怎么能在这么复杂的世界上好端端的活到现在的?

    “我没指望收了你。”苏锐摇了摇头,目光之中闪过了一抹不知名的光芒:“你对张家这么忠心耿耿,是因为张家对你恩重如山,可是,张家的哪个人对你恩重如山?哪个人把你当牛做马一样驱使?这个问题你有没有搞明白?”

    听了苏锐的话,张狂浑身一震!

    张斐然也有些吃惊的看着苏锐,很显然,她并没有想到苏锐会突然这样说!

    “张家对你有恩,并不是整个家族对你有恩,而是其中的某个人,这一点你明白不明白?”

    苏锐的话几乎颠覆了张狂那愚忠的世界观。

    苏锐继续说道:“所以,你既然要效忠,只需要效忠那个真正对你好的人就可以了,而不是为其他想要利用你的人来服务。”

    “你的意思是?”张狂沉默了几秒钟,终于开口说道。

    “整个张家,谁对你恩重如山?”苏锐问道。

    张斐然不自觉的接了过去:“我父亲。”

    张狂点了点头。

    在他还是少年时期,就已经被当时的张家家主张劲松收养了,如果没有张劲松,就没有他张狂的现在。

    “你父亲现在在哪里?”苏锐问道。

    “有轻微的老年痴呆症状,而且半身不遂。”张斐然说道。

    张劲松从战争年代走过来,一手创立了张家,可以称得上是张家的定海神针,但是,这十年以来,他的身体每况愈下,现在已经距离大限之日不远了。

    “是的,整个张家对张狂最恩重如山的人,已经得了老年痴呆,什么都不知道了,生活都不能自理。”

    苏锐说着,张狂浑身一颤,他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

    苏锐的眼睛里面爆发出两团浓烈的精芒:“所以,你更应该好好的想一想,谁更值得你的付出,谁更值得你卖命!”

    张狂的身体再度一颤!

    苏锐淡淡的说道:“张劲松如今已经不行了,但是,他的女儿就在你的眼前。”

    看着苏锐,张斐然的目光里面满是惊讶和感激!

    原来,他说这一番话的用意完全是在为她考虑!为她铺路!

    苏锐不会收了张狂,但是,他完全可以把这个人情送给张斐然。

    张狂明显就是个愚忠的家伙,因为张劲松对他的恩重如山,他就开始对整个张家愚忠;由于心里面有愧疚,他就开始对张起航言听计从,甚至不惜做出一些违背伦理道德的事情。

    “张狂,张起航为了争权夺利,要你杀了张斐然,这件事情你也会做吗?你怎么就不好好的动一动脑子,你是张劲松的人,不是张起航的人!”

    说到这里,苏锐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这句话好似醍醐灌顶!让张狂的身体再度猛然一颤!

    ——————

    PS:第二更刚写好,改来改去的把更新时间拖的晚了些,继续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