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TXT下载 > 最强狂兵 > 第1442章 就怕贼惦记!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442章 就怕贼惦记!


    对于白秦川来说,这真的是很郁闷的一件事情。

    他其实是个有抱负也有雄心的人,如果没有白忘川的瞎掺和,由白秦川一人独当一面的话,白家绝对会更上一层楼,完全不可能陷入如今四面楚歌的状态。

    是的,四面楚歌这个词一点也不夸张,白忘川的自作主张,得罪了首都太多太多的势力,因此,白家现在已经必须要“割地赔款”了。

    白忘川的挑拨离间激怒了太多人,而秦岭之死,让除了秦家之外的世家都寒了心。

    秦家是不会寒心的,他们一直在压抑。

    白家到现在都没有接到秦家所发出来的任何信息,一贯以脾气火爆而出名的老爷子秦之章更是罕见的没有发声,可越是这样,白家的人就越是忐忑。

    毕竟秦家的势力非常强大,如果他们倾尽全力来对付白家,真的会是两败俱伤的境地。

    在这种情况下,白家能看见狂猛波涛,也能看见汹涌暗流。

    这表面的波涛和海面下的暗流还在缓缓蓄势,白家必须要抢先做出反应才行,如果任由这种情况继续拖延下去的话,对白家的打击就会更加严重。

    光是那些妄图分一杯羹的势力就竟足够让白家人焦头烂额了,更何况,这件事情的主要受害者苏家和秦家一直沉默着。

    这两个庞然大物不出手则以,一出手,肯定就是雷霆万钧!

    白秦川非常担心,以白家的实力,完全不可能应对苏秦两家的联合进攻的。

    在他看来,苏锐和白家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双方之间的矛盾主要集中在苏锐和白忘川的个人恩怨上面,在这种前提下,苏锐应该不会有着灭亡白家的心思,但是割肉是免不了的,区别就是——看看苏锐是割一大块肉,还是直接割下一整条腿来。

    白秦川此次专门来找苏锐,为的也是这个目的,一是谈一谈苏锐的口风,二是根据他的反应,来仔细计算下一步的对策。

    然而,事情的发展让白秦川完完全全的失望了——苏锐压根就是油盐不进!用“滚刀肉”三个字来形容他一点都不过分!

    什么叫非要和白忘川谈?如果白忘川不在的话,你就不谈了?这事情就这么耗着了?

    看到白秦川的面色并不是太好看,苏锐微微一笑:“秦川,你真的不用想太多的,其实发生了这种事情,你我都不愿意看到,但是这次有太多人被牵涉了进来,恐怕很多人都想听一听当事人白忘川到底是怎么说的,你说对吗?”

    白秦川点了点头,真快憋屈死了。他是真想把白忘川带回来,但是偏偏找不到对方,那能怎么办?

    而关于这一点,苏锐早就有所考虑了:“其实,这件事情非常简单,白家只要交出了白忘川,那么我就不会再有任何的追究,如果不交出来的话,我想……你们付出的代价可能就要大的超出想象了。”

    代价大的超出想象?

    这是提醒,更是警告!

    对于白秦川来说,这根本就是明摆着的道理!他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白家为了白忘川已经把投入巨大的私兵给彻底的砸进去了,然而老爷子还是一力他白秦川平时威风八面的,到了关键时刻根本没有决定权!

    白秦川的恼火又有谁知道?

    “三天。”

    苏锐伸出了三根手指,突然说道。

    “什么意思?”白秦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我给你三天的时间,找到白忘川,否则的话……”

    苏锐重重的拍了拍白秦川的肩膀,并没有多说什么,可是,他话语里面省略的那些内容,让白秦川有种不寒而栗的冲动。

    从出道到现在,白秦川从来没有这么不想和一个人面对面的打交道,他知道苏锐有多么的阴险,能够顺水推舟把白家投入巨大的私兵给一口吞下,这样的人已经堪称可怕到了极点,而此时他又给出了三天的期限,这不是明摆着让白家做准备吗?

    他的这种强大自信究竟从何而来?而三天之后,白家又会迎来怎样猛烈的打击?

    看到白秦川站在原地怔怔出神,苏锐笑呵呵的说道:“现在才刚刚五点,要不我们晚上一起喝一杯?”

    白秦川回过神来,苦笑着说道:“锐哥,我今晚可能没时间,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先告辞了。”

    他已经探明了苏锐的态度,自然没有再留下来谈判的必要了。

    苏锐摇了摇头:“来找我的也是你,急火火要走的还是你,你到底要闹哪样嘛?”

    听了苏锐的话,白秦川差点没摔倒在地。

    明明是你把人逼走的好不好?人怎么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

    白秦川连头也没回,竟是一路匆匆小跑,好像后面有火在烧他的屁股一样。

    见此情景,苏锐微微一笑,他伸了个懒腰,对着天空自言自语:“白呀么白忘川,你呀快点跑。”

    王莹武已经向苏锐汇报过了,此时标准烈日还抓捕那些逃跑的白家私兵,其中就包括白忘川在内。

    在这两天的时间里面,双方又发生了短暂的交火,白家私兵又损失了十几个人,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对于王莹武,苏锐是完全不担心的,这个男人的稳重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在苏锐看来,收服标准烈日佣兵团固然是件不错的事情,但是碰到了王莹武,才是真正的捡到宝了。

    更何况,这个男人的身手……已经被苏锐看穿了一些端倪,在华夏国内还有大有用武之地。

    否则的话,苏锐不会在一听到王莹武的名字之后,就立刻问他这是不是后来换的名字了。

    其实,白家私兵之所以被苏锐给团灭,根本就是个巧合。

    白家把私兵藏得严严实实的,除了几个家族高层之外,根本无人知晓,苏锐又怎么可能知道?

    苏锐之所以让王莹武把白忘川当成诱饵,本来是为了引出白家的那些帮手,抑或是白家的暗中力量,谁能想到,居然会钓出来一支这么精锐的部队!

    就连苏锐也不得不感慨,他这次是撞了大运了。

    最关键的是,装备精良的白家私兵出现了之后,苏锐便从这些人的身上推断出了一些东西。

    那就是——白家在中东有着庞大的产业,有着强大的野心!

    如果仅仅是凭借他们表面上的那些产业,根本不需要这么强悍的私兵来保护!这就是苏锐的推断!

    他刚刚用言语试探了一下白秦川,对方虽然表面上没有做出什么太明显的反应,但是眼底的那一抹慌乱还是没有能够瞒得过苏锐!

    对于苏锐来说,这就足够了!他并不需要有力的证据,只要怀疑,就可以行动!

    “好你个白秦川,你这家伙不老老实实的呆在发改委上班,把心思都放在中东了,你想干什么?”

    苏锐站在酒店的落地玻璃旁边,望着远去的奥迪,目光之中满是嘲讽:“答案很简单,中东那块土地上面有什么?油田呗。”

    …………

    白秦川此时正坐在车子里面呢,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也许是由于苏锐之前所施加的压力,他的心里微微有些发慌!

    “中东的事情都是秘密,苏锐不可能知道。”白秦川对秘书说道:“立刻切断与中东那几个产业方面的一切联系,同时从表面上彻底抹除他们和白家的一切关系。”

    “大少爷,您这是要把他们给隐藏起来的吗?”秘书问道。

    “是啊。”白秦川叹了一口气:“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此时,还站在酒店门口的苏锐也连续的打了两个喷嚏,这个家伙自言自语的说道:“谁又骂我了?”

    奥迪车行驶了好一会儿,白秦川忽然说道:“夜莺回翠松山已经很长时间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传回来?”

    秘书说道:“我之前好像听说一个翠松山的弟子说,夜莺好像被她师父处罚了,闭门思过三年,三年之内不得下山,否则永久逐出师门。”

    “闭门思过三年?她犯什么错了?甚至有可能被永久逐出去?”白秦川似乎有些不能理解。

    的确,他是现代社会中的人,而翠松山从根本上来说还是个江湖门派,江湖习气比较重,门规也非常严厉,让夜莺闭门思过三年,无疑和在现代社会之中被判三年有期徒刑是一样的效果!

    一个姑娘的青春期一共才几年?而夜莺就要闭关三年!这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情!

    “我也不知道,也许和前一段时间翠松山的大乱有关系。”秘书说道。

    “翠松山大乱?这事情我怎么不知道?”白秦川越发的惊讶了,他的表情隐隐的挂上了一层冷光:“这种事情你在知道之后,应该立刻告诉我才对。”

    “也都是民间的小道消息,因为不确定真实性,我才没有向您汇报。”秘书说道:“据说翠松山的主殿遭到了炮轰,弟子们死伤惨重。”

    白秦川的表情顿时变得精彩了起来!

    “用炮来轰翠松山?这是哪位天才想出来的主意!

    由此可见,白秦川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不过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明显觉得有些不太妥当,于是换了个语气:“那么,夜莺和这件事情又能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

    见到秘书也不知道答案,白秦川叹了一口气:“正是用人的时候,结果张不凡让夜莺闭门思过,这处罚来的不是时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