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TXT下载 > 最强狂兵 > 第1576章 树洞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576章 树洞


    看着苏锐直接对着瓶子喝光的样子,谷若柳不禁感觉到有点微微的意外。

    “你是怎么了?”谷若柳说道。

    “再去开一瓶酒。”苏锐说道。

    “稍等。”谷若柳站起身来,不过由于之前她已经喝了接近两瓶红酒,因此一下子没站稳,踉跄了两步。

    开了瓶红酒之后,她给苏锐倒满,说道:“我怎么忽然感觉到你比我还要感伤一些?”

    “同是天涯沦落人啊。”他》>小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笑了笑说道,不过他的笑容之中明显有着一丝苦涩之意。

    谷若柳的心中微微一动,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锐便对谷若柳讲了自己的遭遇,当然他并没有说自己的老爹是谁。

    听了苏锐的话,谷若柳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你真的比我还要可怜,看你每天那么的乐观,我还以为……”

    “所有人都有故事吧。”苏锐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面继续,和谷若柳碰了碰杯子,然后一饮而尽。

    两个身份相似的人这样静静的坐在沙发上,许久都没有讲话。

    “对了,你知道你母亲住在哪一家医院吗?”苏锐问道。

    “我知道,就在东都,只是……”谷若柳的眉头轻轻皱起来。

    “只是什么?”苏锐明显的觉察到了谷若柳的欲言又止。

    “只是我想要见到她的话,有一些难度,有宇都家族的人守在母亲的旁边。”谷若柳说道。

    “有我在,这并不是什么问题。”苏锐算了算时间,如果后天就赶去东洋的话,那么还是能够在山本太一郎过大寿之前搞定这件事情的,还好对方是宇都流,不是山本组,否则的话,苏锐还真的不方便帮这个忙的。

    然而,此时的苏锐万万想不到,谷若柳所得到的消息与事情的真实情况相比,有那么一点点的出入。

    “苏锐,谢谢你。”谷若柳本来只是想要让苏锐当自己的保镖,但是没想到对方居然答应的如此痛快,也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既然这个男人答应了自己的请求,那么马上就要和母亲相见也就成为了现实。

    想到这一点,谷若柳怎么可能不激动呢?怎么可能不发自内心的感谢苏锐呢?

    事实上,苏锐现在也是浑身轻松的,他相信谷若柳并没有欺骗自己,从对方的眼神之中,他就能够获得一切答案。

    由于谷若柳的这一番话,之前苏锐的所有怀疑也都解开了,两个没能陪伴在母亲身边的人暂时的抛开了忧愁,又多喝了好几杯。

    听了谷若柳的感谢,苏锐笑着摇了摇头:“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谷若柳当然知道,这并不是举手之劳,毕竟此次去东洋看望母亲,极有可能和宇都流发生正面冲突,从这一点上面来说,根本就是危险重重,苏锐不可能不知道这其中的风险的。

    谷若柳也意识到,自己对苏锐提出这个帮忙的请求,真的是非常自私的一件事情,为了自己看望母亲,把苏锐的危险置于不顾。

    然而,苏锐即便是知道了此行的危险重重,也仍旧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害怕,嘴上所说的话反而还是在宽慰着谷若柳。

    越是这样,谷若柳就越是觉得感动。

    事实上,她这些年对母亲的思念越来越浓重,也越来越无处排解,她不想对父亲说,也不能对妹妹说,这么久以来,她还是第一次如此正式的倾诉着她心中的想念和苦楚。

    而谷若柳平生的第一个倾听者,就是苏锐。

    “无论怎么样,我都要谢谢你。”谷若柳和苏锐碰了碰杯子:“这是我们彼此之间的小秘密,对吗?”

    “是的。”苏锐笑呵呵的说道:“以后要是再想母亲了,可以和我聊聊天。”

    谷若柳点了点头,然后把手机拿起来,把通讯录里面苏锐的名字换成了另外两个字。

    苏锐想要凑过去看一看,却被谷若柳制止了。

    “这也是我的秘密,不许你看。”谷若柳的长相本来就不赖,此时喝多了酒,本来白皙的面庞之上也带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看起来甚是可人。

    由于彼此都知晓了对方的身世和秘密,因此谷若柳无形中觉得自己和苏锐之间的关系变得更进一步了。

    这种所谓的“更进一步”是肉眼察觉不到但是心里面却能够清晰的感觉出来的。

    当然,谷若柳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是她却并不知道苏锐的脑海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想法。

    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对苏锐开出一些超出普通朋友之间的玩笑,做出一些超出普通朋友之间的表情,今夜是里程碑式的一夜。

    就像刚刚那句“不许你看”,明显带上了一层撒娇的意味,这种意味是被此时情绪所包裹住的,就连谷若柳都没有意识到她竟然会用这样的语气来说话。

    要知道,在以往,这种语气绝对不会再谷若柳的身上出现的,她在投资界风生水起,在必康市场部也是用高压政策压的属下们苦不堪言,是个妥妥的女强人,从来不会对任何人“撒娇”,但是刚刚面对苏锐的时候,她不经意间便露出了这种状态来。

    对于谷若柳来说,这种表现真的是非常难得的。苏锐自然注意到了,但是却并没有多么的在意。

    苏锐喝了不少,也有了微微的酒意,趁着谷若柳一个不注意,他一把把对方的手机给抢了过来。

    “我倒要看看你给我改的究竟是什么样的名字!”苏锐说着,便打开了谷若柳手机的通讯录。

    谷若柳满脸通红,嗔道:“不许抢,你快把手机还给我!”

    说着,谷若柳便扑上来想要抢手机。

    苏锐的身子往后面一躺,便躺在了沙发上面,把手机举的老高,让谷若柳完全够不到。

    “我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外号。”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快还给我。”谷若柳又往前扑了一步,几乎整个人都压在苏锐的身上了,与此同时,她还伸出手去抓苏锐的手腕。

    苏锐的手腕的确是被抓住了,然而谷若柳的力气根本无法和对方相比,因此苏锐还是从从容容的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原来,谷若柳把“苏锐”二字,变成了“树洞”。

    “我什么时候成树洞了啊?这待遇可着实不低啊。”苏锐笑眯眯的说道。

    此时的谷若柳被苏锐给闹的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喝多了的原因,还是害羞了的缘故。

    树洞的意思,就是专门为了倾听对方的委屈和不愉快,很显然,谷若柳把苏锐当成了一个倾听者了。

    除了家人之外,只有苏锐知道她的秘密,也只有苏锐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陪她一同前往东洋。

    从这一点上面来说,苏锐可不就是她的树洞吗?

    “快把手机还给我。”谷若柳还要去抢手机。

    然而此时此刻的她却完全没有注意到,她已经完全压在苏锐的身上了。

    可是,谷若柳虽然没觉察到,但是苏锐却感觉到了异样。

    因为……他的呼吸已经明显变得压抑了许多。

    被谷若柳这堪称质量极佳的安全气囊给压着,能不压抑吗?

    苏锐本能的下垂了一下目光,便从谷若柳的睡裙领口看到了一片动人心魄的雪白,而他的胸膛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那种非同一般的压力与触感。

    谷若柳发现苏锐不动了,一低头,结果发现对方的眼睛正不自觉的往自己的领口里面瞄着,登时俏脸更加红了。

    不过,她并没有立刻躲开,反而腰部一用力,把苏锐手中的手机给抢了过来,这才撑着对方的胸膛坐起来。

    由于她撑起来的这一下,让苏锐和她的胸膛不再亲密无间,因此苏锐那还未从领口收回来的目光便看到了更加惊心动魄的风景。

    苏锐可以发誓,他真的不是故意看到的,真的是下意识的……多看了那么一两秒钟。

    兴许是由于酒精的作用,谷若柳坐好之后,嘲笑着看了看苏锐:“好看吗?”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鬼使神差的来了这么一句,这让她自己都感觉到非常的意外。

    “还不错。”苏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得不说,刚刚看到的风景让他有些本能的心猿意马。

    谷若柳的脸早就已经红透了,不过她可不是容易害羞的小姑娘了,此时虽然有不好意思,但还是很镇定的,毕竟她下午还想着要以身体做交易来换取苏锐跟自己去东洋呢。

    和下午那主动解扣子的情况相比,此时被苏锐无意的看了两眼,真的就是毛毛雨了。

    面对苏锐所说的“还不错”,谷若柳直接就反击了回去:“如果傲雪总裁知道你刚刚偷看我,她会怎么想?我要不要告诉她呢?”

    苏锐并不在意,在这件事情上他是无所谓的:“你想告诉就告诉,不用经过我的同意,我又不是有意看你的,对不对?再说了,这大晚上的,孤男寡女,我要真是心怀不轨的话,你哪里还能呆到现在?”

    谷若柳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睡衣,不禁摇了摇头:“切,假正经。”

    要是放在以前,谷若柳可绝对不会这么开苏锐的玩笑,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两人的关系随着通讯录名称的变化,已经发生了非常明显的改变了。

    “再说了,你别想着把我的事情告诉傲雪,你倒是该考虑一下,如果我把你下午想要色-诱我的事情告诉傲雪的话,傲雪会作何反应?”

    “我那不是色-诱!”谷若柳红着脸说道。

    ps:第三更送上!

    这也是感谢好巧遇见你二十万赏的第四更!下面要开始还l涵哥哥的了,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