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TXT下载 > 最强狂兵 > 第1633章 流血和死亡!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633章 流血和死亡!


    苏锐和久洋纯子回到了大厅之后,才发现这里的宾客们已经全部离开了,只留下了山本组的核心成员们,以及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年轻刺客。

    大厅里的血腥味还很重,在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刺杀之中,死掉了两个中忍,重伤了三个,三个伤者短期内基本失去了战斗力。也就是说,山本组本来就不多的中忍,一下子失去了五个!

    山本恭子转过脸来,看到了和落汤鸡一样的二人,并没有多说什么,重新转了回去。

    纯子走了过去,对山本恭子说道:“那个刺客跳海了,被螺旋桨绞死了。”

    “你看到了?”山本恭子并没有看纯子一眼,而是盯着那个被俘虏的年轻刺客,淡淡的问道。

    “亲眼看见了。”久洋纯子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不过另外一个中忍也死了。”

    山本恭子点了点头。

    但是,她和纯子都不知道,所谓的亲眼看见,只不过是个误会而已。

    苏锐那一声大吼“哪里跑”,极大的误导了久洋纯子,让她先入为主的认为,那个被打落海中的人就是白发刺客!

    苏锐的急中生智救了田秉毅一命!

    然而,这个年轻刺客显然也是能听得懂一点东洋语的,因此,听到了师父已经跳海被螺旋桨绞死了的消息之后,顿时状若疯狂!

    “啊啊啊!杀了我,你们杀了我吧!”他不顾身上的疼痛,歇斯底里的大喊。

    师徒情深!

    然而,这种感情再深厚,恐怕也只能活下一个人来。

    这个时候,就算是苏锐想要救出这年轻刺客都不可能,他的双腿基本被废掉了,胸骨碎了那么多处,船上到处都是山本组的眼线,哪怕真的把他从对方手里抢走,都无法将其好好的安顿下来。

    苏锐在脑海之中已经计算了好几次,究竟该怎么营救田秉毅的这个徒弟,然而,他思来想去,都没有任何的办法,除非……除非山本组愿意把他给活着留到下船之后。

    然而,那样的概率实在是太低太低了。

    而在大厅的转角,有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服务生,他远远的和苏锐对视了一眼,然后身影便消失在了角落的阴影之中!

    年轻的刺客还在呼喊着,满脸都是泪水,苏锐很无奈,但是却没有什么好办法。

    他不忍再见到这样的场面,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边没我什么事了,我先离开好了。”

    黄梓曜已经去伺机给田秉毅安排了藏身之地了,毕竟后者虽然没伤到要害,但是伤势还是非常严重的,如果不及时包扎的话,很有可能会恶化,到那个时候,老田能否活着撑到下船都不好说了。

    “别着急走啊。”久洋纯子说道:“你现在已经是自己人了。”

    说着,又是一把挎住了他的胳膊。

    山本纱织本来还缩在一边呢,她见到苏锐回来,立刻扑了过来,牢牢的抱住了他的脖子。

    她不知道苏锐怎么会对那刺客突然出手,毕竟苏锐的立场可一直是在山本组的对面的。

    然而,她是不会干涉苏锐的决定的,刚刚刺客突然出现,还是把这位平日里心思只放在夜店上面的大小姐给吓了一大跳,因此看到苏锐回来,本能的就从心中涌出了浓浓的亲切感!。

    望着他们亲昵的样子,纯子识趣的把挎着苏锐胳膊的手给松开了,她终有有点当电灯泡的感觉了。

    “金龙,刚刚好危险。”山本纱织搂着苏锐的脖子,一脸关切的说道:“你没事吧?”

    苏锐轻轻的拍了拍对方的后背,笑道:“我没事,你放心好了。”

    这个时候,山本优生走了过来,他面色复杂的看了苏锐一眼,点了点头,并没有对苏锐多说什么,而是对女儿说道:“纱织,现在跟我走。”

    “为什么?我还想和金龙好好的说说话呢……”山本纱织可不想现在就离开苏锐,毕竟苏锐可是她此时唯一能够交心的人了。

    “这里太危险了,在剩下的刺客没被揪出来之前,你待在房间里面,不许出门。”山本优生说道。

    他并不是在限制女儿和苏锐交往,而是真的在担心她的安全。

    刀枪无眼,如果刚刚他们之间的交战波及到了山本纱织,那么山本优生这个当父亲的真的后悔都来不及!谁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此时,她也唯有把女儿给限制在房间里面了!

    “爸爸……”

    山本纱织还想解释,然而却被山本优生毫不留情的给打断了。

    “你现在就跟我一起离开,然后我会让流川好好的保护你。”山本优生说着,便一把拉起了女儿的手,朝外面走去。

    “金龙,你要多加小心啊!”山本纱织拗不过父亲,还在不断的回着头,朝着苏锐喊道。

    “棒打鸳鸯。”纯子摇了摇头,啧啧说道。

    看来她的体质着实不错,刚刚淋了一场大雨,此时连个喷嚏都不打。

    “我看你该被棒子打一打。”苏锐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还想扭头离开。

    “流氓。”纯子显然听出了苏锐这句话的深意。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陡然发出了一声惨叫!

    原来是山本恭子走到了年轻刺客的跟前,伸出一只脚,踩在了对方的腿上!

    山本恭子穿的是高跟鞋,而她那细长的鞋跟,此时正对着对方的枪伤处!

    伤口被尖锐的鞋跟戳到,那年轻刺客简直感觉自己快要疼的晕过去了!

    “你还有多少同伙?”山本恭子冷冷问道。

    对方的惨叫让她的表情之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山本恭子,你给我去死吧!”那个年轻人也是够硬气,已经疼的满脸是汗了,却仍旧没有任何的松口。

    然而,他的四肢都被控制住了,根本反抗不了!

    看到对方辱骂自己,山本恭子面无表情,脚上的力道反而再重了一分!

    “说不说?”山本恭子继续说道。

    “山本恭子,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苏锐并没有靠近,相隔着十几米,他看到山本恭子这样做,心里面真的非常不舒服。

    然而,或许这就是山本恭子最原本的性格吧。

    联想起在东南亚死去的那些人,苏锐再也没有了呆下去的兴致,说道:“我要回去洗个热水澡。”

    纯子拉住了他:“你难道不想看看是怎么审问这个华夏人的吗?他可是你们的同胞。”

    “请你明白一点,我也是华夏人。”苏锐盯着纯子的眼睛,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朝外面走去。

    他的眼底,冷芒在不断的涌动!

    久洋纯子从身后看着苏锐的背影,唇角微微翘了起来:“有点意思,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有男人味儿了呢?”

    如果苏锐表现的对华夏刺客没有半点同情心,反而一味的去跪舔山本太一郎,那么久洋纯子还会更加的看不起他吧!

    “山本恭子,你不得好死!你全家都不得好死!你们父女害死那么多华夏人,害死我们那么多兄弟,你们该死,该下十八层地狱!”

    这年轻刺客还在愤怒的喊着!他没有一丁点要屈服的意思!

    山本恭子冷冷的看着他:“你还要说什么?”

    “你杀了我,你有本事就立刻杀了我!”这个年轻男人说道:“从我的嘴巴里面,你别想掏出半点东西来!”

    他已经疼的满脸汗水,混合着血迹,让其浑身更显狰狞。

    苏锐此时已经走到了大厅门口了。

    “交代出你的同伙,我就放了你。”山本恭子继续说道,她的高跟鞋还踩在对方的膝盖处。

    “我师父死了,我也没有任何活下去的意义了!山本恭子,你已经把我变成了废人,我苟活下去又怎样?”这青年真的是满怀愤慨,一心求死:“山本恭子,我告诉你,这整条船上都是我们的人,都是我们的人!你是杀不干净的,杀不干净的!”

    山本恭子有点愤怒了。

    她的表情不再平静,眼睛也眯了起来!

    苏锐站在门口,没有回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如果他弄出一些乱子,拼着自己暴露,应该是可以救下这个青年的,可是,哪又怎样?难道大家一起死吗?把太阳神殿的人命全部搭进去?

    他感觉到一口气堵住胸口,难受之极,在久洋纯子看不到的地方,他的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

    如果,如果这个年轻的刺客可以柔和一点,不要一心求死的话,说不定能够求的一线生机,可是他现在不断的用语言来辱骂山本恭子,苏锐闭着眼睛都能猜到他的下场!

    此时此刻,苏锐真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你说完了吗?”山本恭子冷眼看着年轻刺客。

    “你这个女魔头,终究会被千刀万剐的!我现在只求,给我一个痛快!”这男青年大喊道!

    山本恭子那已经垂下来的枪口重又抬了起来。

    “其实,无论你开不开口,对我来说都没有任何价值。”山本恭子冷冷一笑:“你们这些华夏人,终究不可能得逞的。”

    她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浓浓的淡定!

    “那你杀了我,快点杀了我!”这男青年已经是一心求死了!

    山本恭子的目光之中没有任何的波澜,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枪响,震耳欲聋!

    苏锐浑身一震,紧紧攥着拳头,头也不回,大步的走进了外面的风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