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天骄战纪TXT下载 > 天骄战纪 > 第2772章 破梵心 碎莲界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772章 破梵心 碎莲界


    三丈之地,

    极近的距离。

    但随着羽锋子的诵经声响起,一朵莲在这三丈之地绽放,初开始小如拳头,随着花瓣一片片绽放,瞬息间,宛如化作一方浩瀚的世界。

    花瓣四十九,透着缤纷瑰丽的色泽,浑圆剔透。

    从天穹俯瞰,此莲像极了一个浑圆的神轮。

    莲生转轮!

    随着出现,此莲徐徐旋转,顿时一股晦涩神妙的力量从那莲心之地氤氲而生。

    第一时间,林寻就察觉到了危险,可不等他闪避,躯体就被一股神妙晦涩的力量覆盖,顿时眼前一花。

    那一瞬,就像坠入往生轮回中。

    黑暗中,有四十九扇紧闭的门户依次排开。

    “林兄,此乃梵心莲界,由我的天赋‘九窍禅心’融合一身道行和法则凝练而成,其中有莲门四十九,每一扇门后,皆是一个轮转世界。”

    羽锋子恬静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这便是我压箱底的手段,以四九之数演绎我之道行,自问在不朽道途上已凌然于绝大多数同境之人。”

    “然,或许是冥冥中自有天注定,直至我得知你的存在,才发现你我之道途,竟有异曲同工之妙。”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你是方寸第五十传人,被视作是方寸之主所等待的一朵莲,恰似那遁去之‘一’。”

    “而我衍大道四九,我便是我自身大道的那一个‘遁去之一’。”

    “你说,是不是很有意思?这也正是我这次前来元教的目的,就是要和林兄你在道途上一较高低。”

    “若不朽道途若真有‘至尊’一说,那也注定只能有一个。”

    羽锋子说到最后,已带上一种发自骨子里的坚定。

    大道争锋,只争“至尊”!

    “是吗,可我和你不一样,我从不信什么遁去其一,从修行至今,我师尊方寸之主可从不曾给予我任何指点,若我是他等待万古的传人,那也是我自己以自身大道争取得来,和我原本是否是那‘遁去其一’无关。”

    林寻淡然开口,“巧合也好,冥冥中注定也罢,你注定和我不一样,我也注定不可能和你一样,不过你最后一句话说的对,若这世上有不朽至尊道途,那也注定只能是唯一的一个。”

    羽锋子静默片刻,道:“那就在此刻争一个高低便可。”

    林寻笑了,补充一句:“你说你修行至今三千六百余年,而我修行至今还不足二百年。”

    羽锋子一阵沉默,也不知是被打击到了,还是因为林寻这句话产生了其他一些想法。

    总之,他沉默了。

    林寻则已不理会他,一把推开最近的一扇莲门。

    他早已看出,这四十九扇莲门,就像这“梵心莲界”的四十九条根系,唯有将其击碎,才能从此地脱身。

    眼前一花,一片灰濛濛的世界出现。

    “此乃忉利天,欲界六天之一,我以我道所化,内有罗刹众八千万,若迷失其中,自身道行将被削掉一大境界。”

    羽锋子的声音再度响起,“除此,其他四十八个轮转世界中,皆藏有大玄机,只要被困,道行必被斩落。”

    “看得出来,你对自己这压箱底的手段很有信心,可现在……我可没有心思和你交谈。”

    林寻说着,一拳打向天宇。

    轰!

    这灰濛濛的“忉利天”中,天摇地动,羽锋子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

    但很快,无数浑身大放光明的罗刹身影出现,密密麻麻,像潮水般淹没这片世界。

    这灰濛濛的天宇,都被照亮,煌煌无量。

    八千万罗刹众!

    那数目简直令人绝望。

    更令人不寒而栗的是,那一个个罗刹的模样,竟化作男女老少、形形色色的身影。

    当林寻目光看过去,瞳孔也不禁一缩。

    因为那些罗刹竟化作了他最熟悉的人,有仇敌、有亲友、有萍水相逢之辈……

    矿山牢狱中那些囚徒、绯云村那些村民孩童、紫曜帝国中那一路所遇的仇敌和亲友……

    古荒域、星空古道、黑暗世界、真龙界、仙凰界、昆仑墟、归墟、大千战域……

    过往那些年他所走过的地方,所遇到的人,皆被那些罗刹所幻化而出。

    甚至,赵景暄、鹿伯崖、洛青珣等人,都一一可见!

    而此时,他们全都化作铺天盖地的洪流,朝林寻一个人杀了过来。

    这等一幕,无疑太惊悚和恐怖。

    “心有所见,皆映我心,心起波澜,则必生杀劫,这等妙法着实很不俗。”

    林寻发出一声赞叹,不吝对羽锋子的赞美。

    旋即,他眸子古井不波,冲了上去。

    轰隆!

    他身化大渊,横移天地,席卷向前,一路所过,密密麻麻的修罗众身影被碾碎,化作缤纷的佛光飘洒。

    换做其他人,见到无数以往熟悉的人冲来,怕都会因此产生心境上的动荡,念头丛生。

    如遇到挚爱之人,如遇到至亲之人,如遇到至恨之人……

    最容易勾起心境中的起伏。

    而只要心境产生哪怕一丝的破绽,这忉利天就会化作最恐怖的炼狱之地,对被困其中的人进行致命杀伐。

    可惜,这些对林寻无用。

    既识破此中玄机,他自不会上当。

    什么熟悉的面孔,在他眼中,皆不过虚假罢了。

    轰隆!

    就见他一路横冲,所过之处,无数身影溃散,化作佛光飘洒。

    仅仅几个眨眼,这片天地就开始凋零和破碎,最终伴随着一声轰鸣,彻底在林寻身前崩灭。

    依旧是那黑暗的世界,只不过却只剩下四十八道紧闭莲门。

    “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林寻自语,说话时,已迈步推开第二扇莲门,随意自然,如闲庭信步,无惧无畏,无所挂碍。

    仅仅片刻。

    第二扇莲门如泡影般消散,映现出林寻的身影。

    他没有耽搁,进入第三道莲门。

    而将这一幕幕尽收眼底的羽锋子,那恬静如古井不波的清秀脸庞上已渐渐地泛起一丝丝的凝重之色。

    ……

    从外界看去。

    天启道场上,一朵色彩缤纷的浑圆莲花绽放,正在徐徐旋转,飘洒出晦涩而神秘的佛光。

    而林寻的身影则消失在那莲心之地。

    羽锋子则伫足在莲花一侧。

    场外众人皆惊疑不定,大多无法窥伺到其中的玄机。

    而在那些大人物们眼中,这看似平静的一幕,实则比之前的战斗厮杀更凶险和可怖!

    这是各自大道之间的争锋!

    “此乃梵心莲界,内有四十九轮转世界,可斩道行境界……”

    观礼台上,佛尊释叶面带微笑,向身边众人阐述梵心莲界的奥秘和玄机,听得那些大人物都不由倒吸凉气,震惊不已。

    这等神通,简直匪夷所思!

    “这岂不是意味着,被困其中的林寻,极可能会被削掉境界,令道行遭受到无法修复的重创?”

    有人不禁问道。

    一句话,引起所有人关注。

    连不远处的玄飞凌、独孤雍等大人物心中都是一紧。

    “不错。”

    释叶点头,面色悲悯,“只希望林寻此子迷途知返,回头是岸,早些认输,否则,的确极可能会被斩落境界。”

    玄飞凌等人脸色一沉。

    再看那些和林寻有仇的大人物们,眸子闪烁,一个个眉宇间都隐隐带着激动和期待。

    符文漓、祁霄云等人都感到一阵惊喜。

    若林寻被斩落境界,还何谈什么“不朽至尊路”?

    还能有什么威胁?

    “斩落境界?”

    “这世上怎会有如此神通?”

    “不好,林副执事危险了!”

    当元教上下所有人都得知“梵心莲界”的恐怖时,一个个也都色变,心都悬起来。

    这的确太可怕。

    天启道场上禁止杀人,可却并无规定不允许斩落道行这种事情发生!

    而一旦林寻这次遭难,其境界跌落,那他如今所拥有的一切成就和威望,注定将一落千丈!

    想到这,许多看向羽锋子的目光都带上怒意,恨得牙痒痒。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

    此刻的羽锋子,神色却一点点凝重下去。

    啪!

    那色彩缤纷的莲花忽然传出一道炸响,四十九片花瓣中的一个,在此刻骤然粉碎,缺失一个。

    “这……”

    面带悲悯之色的释叶瞳孔一缩。

    几乎同时,在场所有人都察觉到不对劲。

    啪!

    不等他们想明白,又是一道花瓣炸开,崩散成光雨。

    而羽锋子的脸色则愈发凝重了。

    “该不会……林寻正在进行脱困吧?”

    有人喃喃。

    一句话,让观礼台上不少大人物的脸色都阴沉不少,内心原本的激动和期待,都被一种说不出的紧张取代。

    他们可不想看着林寻脱困!

    符文漓、祁霄云等人自然也如此。

    可事态的发生并不以他们的想法改变,接下来的时间中,天启道场上,那一朵莲花的花瓣不断爆碎,发出啪啪啪的爆鸣。

    那就像一记记耳光,狠狠抽在那些仇视林寻的大人们脸上,让他们神色都变得阴沉难看起来。

    再看羽锋子,雪白的僧袍鼓荡,嘴唇仅抿,清秀的脸颊上也再无法保持平静。一阵明灭不定。

    眼见花瓣一片片凋零爆碎,他那拢在袖子中的双手都是紧紧攥起来,手背青筋爆绽。

    他在极力控制内心的动荡情绪。

    梵心莲界,是他毕生大道最强的天赋神通,也是他在不朽道途求索出的至高奥秘的体现。

    此神通,曾让禅教诸多老古董都为之惊叹、惊艳!

    在没有听说林寻的事迹之前,羽锋子一向没有什么求胜心,也从不愿和同境之人切磋。

    不是因为骄傲,只因为站得太高!

    可此时,他最得意、最自信的大道,却隐隐有被击败的征兆。

    这对羽锋子而言,不亚于一个沉重无比的冲击!

    当看到那一朵缤纷多彩的莲花变得千疮百孔,当看到只剩下最后几片花瓣一点点地暗淡下去。

    羽锋子就仿似看到自己的大道,在此刻变得千疮百孔,变得暗淡无光,内心生出一股说不出的愤怒和惘然。

    怎会这样?

    为何会如此?

    我以我道衍四九,独遁我身为一,却为何不敌那方寸传人?

    啪!

    当最后一片花瓣在视野中凋零破灭,羽锋子再控制不住咳出一口血来,那清秀的脸颊已是苍白一片,瞳孔内写满失落、不甘和怅然。

    而在同一时间,

    轰的一声,那光秃秃的莲心爆碎,一道峻拔伟岸的耀眼身影冲出,映现在全场所有人视野中。

    所有人为之震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