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81、歌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81、歌


    李和唱的深情而又用心,就是要有即使音破成狗也要勇往直前毫不甩别人眼色,坚持全力去唱的力量!

    好歌!

    好听!

    懂点声乐的人开始在台下可惜了,这么一首好歌居然被唱破音了,要不然会更加的好听呢!

    因此许多人情不自禁的跟在后面唱,相信怎么唱都比李和好听。

    可是主歌调子就很怪,副歌还容易破音,难度系数很高啊!

    很多人哼都跟着哼不起来!

    真是不好唱!

    奶奶个熊,不管怎么唱都破音!

    他们也绝对唱不到李和这水平!

    “继续跑带着赤子的骄傲

    生命的闪耀不坚持到底怎能看到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

    为了心中的美好

    不妥协直到变老”。

    李和假声很虚,不用又唱不上去,用了又吼不出来!

    他是就要哭了才唱完,重重的吐了口气,睁开双眼,看着眼雀无声的台下。

    我草!

    大家这看他的是什么眼神?

    嫌弃老子破音了?

    不能这么看着老子啊!

    不能装逼不成反被嫌弃吧!

    就是gaga本人来唱也是车祸现场!

    老子唱的已经是不错了!

    他拿着话筒足足愣了好几秒钟!

    突然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激动的热泪盈眶!

    这首歌唱出了他们心中想唱!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

    这是种心灵的呐喊!

    让人全身热血沸腾,斗志昂扬!

    人生需要的就是这种力量,勇不退缩,永不言败,诠释信念!

    “再来一首,再来一首”。

    这节奏根本停不下来。

    李和发现这声音有点吵耳朵,好像四面八方都是。

    他仔细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教室里什么时候又多了好多人,而教室的过道里早就站不下人了,甚至教室的门口早就围了一圈人,密密麻麻的不知道有多少老师和学生。

    他感觉这有点夸张了,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他知道这是躲不过了。

    清清嗓子道,“真的是最后一首了,好不好?”。

    “再来一首,再来一首”,大家都是异口同声的回答的很干脆,没人回答他的问题。

    李和无奈,再一次拍拍话筒,“真的最后一首了,谢谢大家。我知道马上有不少同学就要出国了,我把这首歌送给那些即将要出国深造的同学。手牵着手不分你我,昂首向前走,让世界知道我们都是中国人”。

    台下掌声雷动。

    他心里默念刘天王对不起了!

    “五千年的风呀雨啊

    藏了多少梦

    黄色的脸黑色的眼

    不变是笑容

    八千里山川河岳

    .......

    一样的泪一样的痛

    曾经的苦难我们留在心中

    一样的血一样的种

    未来还有梦我们一起开拓

    手牵着手不分你我

    昂首向前走

    让世界知道我们都是中国人”。

    一曲终了,全场都沸腾了!

    好像他成了明星一样。

    李和赶紧下台,不管学生什么再来一首的要求,他可不想做什么文艺之王。

    大家见李和不肯再唱了,突然间觉得索然无味了。

    只有机灵的同学,早就把歌词和谱子记下来了,互相传抄。

    有学生追问最后两首歌的名字,李和就随手在纸头上写下了歌曲名字:

    《追梦赤子心》。

    《中国人》

    有一个学生问,“李老师,这两首歌我们从来没有听过,是你的原创吗?”。

    李和只得厚着脸皮说是原创。

    然后又得意的听着大家的恭维和赞美。

    这场元旦晚会被李和搞砸了,许多原定要上台表演的学生都不乐意上去了,因为不管怎么上去唱都无法超越李和了,只能以散场而告终。

    回到办公室的时候,陈芸笑着道,“想不到你还有这种能耐”。

    “业余爱好而已,难等大雅之堂”,李和谦虚的摆摆手。

    没几天这首歌的影响就出来了,总有学生和老师追着他问怎么唱追梦赤子心,真的好难唱啊!

    李和也没好建议,只是说,“先喝一斤白酒,如果没睡着,声嘶力竭的喊,就能唱好了”。

    甚至有学校艺术系声乐专业的老师都来找他,你这么叼,我们这些靠专业吃饭的怎么混!

    这是满满的怨念啊!

    一个声乐的女老师直接找到他,“这首歌真是你自己创作的?”。

    “是啊”,李和对漂亮的女孩子,一般更加的和颜悦色。

    “那我可以唱吗?”。

    李和说,“可以啊”。

    “我是说只能我一个人唱,授权给我一个人唱”,女老师说出这话很是趾高气扬,“我唱好了,以后你也能跟着出名了”。

    李和道,“这恐怕不行,谁喜欢谁唱就是了,何必一个人唱”。

    女老师信心满满的道,“我买你的两首歌,200块,你还能做我的作曲人”。

    “真不行”。

    “为什么不行?”,女老师很生气的说道。

    “就是不行”。

    李和说完就走了,还是那句话,不是你爹,就不惯着你。公主病还是男人惯出来的。

    在宿舍楼里,穆岩他们看他的眼神也是怪怪的。

    李和道,“我脸上没花啊,这么看我干嘛?”。

    刘乙博道,“想不到你有当歌唱家的本事,不去艺术系可惜了”。

    “同感”,穆岩也跟着打趣道。

    “少打趣我”,李和可不信他们是真夸,突然又问刘乙博,“你老丈人搞定了”。

    “按照你的法子,面子是给足了,他能不同意吗?“,刘乙博说完又是叹一口气,搞定老丈人当然高兴,可是为了哄老丈人没少花钱啊。他可是听李和话,定亲那天租了十几辆出租车,甚至在公园和广场供游客摆拍的汽车都租上了,老丈人家左领右舍多少年也没见过这场面啊,一个劲的夸赞。老丈人的脸面自然得瑟了,可他的口袋却是空了,而李和成了他的大债主。

    ”婚礼的饭店选好了?”,李和继续问道。

    刘乙博道,“我出钱,他们家选饭店,毕竟他们那方亲戚多。我这边只有几个同事”。

    穆岩问,“你父母不来了?”。

    刘乙博道,“年底带江燕回老家,老家在重新摆,哎”。

    天很冷,李和真是喝饱了西北风,强烈的北风唿啦地响,5、6级的大风让大树使劲地摆动着腰肢,到处都是哩哩哗啦地响。

    想着终于放假了,放假了真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