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3、*****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3、*****


    中南酒店,某个房间。

    李和躺在床上,两个手指的指间夹着一根香烟,一口一口慢慢的抽着,享受着吐着烟幕。而此时,郭冬云正爬在他身上,各种推拿揉捏,蹭摸咬舔。

    半个小时候,身体僵了一下,而后跟着哼了一声。

    李和又抽出一根香烟,方舒融为他点上了火,趴在他胸膛上,道:“李哥,累死我了,明天我要自己睡了,再这样下去,我都要虚脱了。”

    这个女人确实有点怕了,本来就被他弄得来了几次,然后还要拿出浑身的劲来,使用各种招数来帮他,实在太难以招架。

    一次两次还行,要是天天这样,真的要死。

    李和吐了一口烟幕,温柔的抚摸着,而后亲了一下,道:,辛苦你了。”对于这个女人,确实越来越满意,真是欲罢不能。

    方舒融却是一阵不满,推了他一把,叫道:“去去去,满嘴的烟味。”

    说真的,她确实非常讨厌烟味,平时看到抽烟的男人,一般都会本能的产生一些厌恶。但是,现在内心不由一阵满足,感觉非常的甜蜜。这些天来,这个男人很少对她这番的温柔。

    “行,不抽了。”

    李和哈哈一笑,而后掐灭了手中的香烟。

    “这还差不多!”

    方舒融再次趴到他怀来。

    感受着,享受着,过了那么一会,她再问道:“南哥,四个多亿,你就这样送给我了?”

    李和笑了一下,问道:“怎么?你不想要?”

    至于大黄集团那30%则挂到了付霞的名下。一来是他不想暴露在聚光灯下,同样不想引起更多大势力的注意,二来是挂到她的名下,有刘保用这个军方大牛在,不担心其他人盯上这块肥肉。当然,并不是害怕他们来抢,只是没那么多精力来应付,他的事业重心还是在造纸厂和互联网以及手机这三块。

    方舒融道:“没有,只是有点梦幻般的感觉。”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她却是清楚得很,什么世界名酒,价值一百个亿,不过是他弄来一堆空酒瓶,再往里面倒一点酒而已。

    在她看来,撑死就是几千万的成本。现在不过几天的时间,得到的就已经翻了几倍。

    这四五个亿来得太容易了,实在难以置信。

    当然,说到底还是她的男人厉害,除了这笔钱,还有大黄的一部分股份呢。

    回报太丰盛了!

    李和捏了一下她的脸蛋,问道:“喜欢吗?”

    方舒融白了他一眼,道:“钱谁不喜欢?”

    喜欢到不能再喜欢了!

    自从毕业后,她就从家里拿出一笔资金,开了一家公司,但是累死累活一年不过赚个一两百万,现在跟了他还不到半年,身价就超过了五个亿。

    真的不能再棒了!

    李和一阵满意,笑道:“喜欢就好,哥以后再多送你一点。”

    “德行!

    方舒融感受到他的得意,不由打击一下,而后又是一阵娇笑,道,“送得再多,未来还不是你姓李的。”

    李中南闻言拍了拍她的*,不爽道:“你啥意思?哥既然送给你了,就不可能要回来!”

    方舒融犹豫了一下,弱声问道:“南哥,我想生个孩子?”

    过去的二十三四年,结婚这个念头,她都没有过的。但是,现在跟了他还没多久,这个女人就想给他生孩子了。

    李和听得一阵动心,不过犹豫了一下,又道:“过几年吧!”

    真没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又是一天早上,正在一个房间认真的看着书,李爱军推门而进,看了一下,问道:“公子,你在看书?没打搅到你吗?”

    李和笑了笑,道:“正无聊着呢,有什么情况,春花姐请说吧。”

    离开学校已经差不多三个年头,已经太久没学习,确实不怎么看得进书了。

    自从和关雅芝楼顶交谈过后,这几天来,有事没事他就看一下相关方面的书籍或者网络上一些资料。

    真的很投入。

    李爱军嗯了一声,道:“公黎家派人来谈判了。”

    李和闻言站了起来,笑道:“期待已久,他们带头的是谁?”

    和关雅芝母女分开后,已经差不多一个星期,黎家的人要是再不来,他都快没有等待的耐心了。

    南港和北州还有一大推事等着他处理的,他已经开始琢磨着,再过个几天,他们要是再不来,是不是直接起诉大黄,捞个几十亿得了。

    李和闻言一愣,问道:“黎家的大小姐?黎月清吗?她不是力哥的总裁吗,怎么来掺合大黄的事了?”

    李和哈哈一笑,道:“老朋友来!”

    确实是老朋友,现在黎月清还欠着他五千万元。

    在何春花的带领下,来到了某一个会客室。

    刚走进去,就见到一个女人坐在那里,手里端着一杯红酒,慢慢的品尝着等待着。

    正是黎月清。

    嘛蛋的,这个女人哪有谈判的样子,分明就是来享受的?

    李和笑着就调侃道:“黎总,好久不见,你这是来还钱给我的?”

    黎月清闻言脸色僵了一下。

    这个收破烂的嘴巴就是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不管她身份怎么高贵,她欠他的钱,这个就是不争的事实。

    无法抵赖的!

    指着对面的一个位置,这个女人轻轻一笑,再道:“李总,请坐吧。”

    嘛蛋的,反客为主了?

    当然,他并不在意这个,走过去拉开椅子就坐了下来,开口便问道:“说吧,你这次带多少钱来?”

    黎月清笑了一下,道:“十个亿,购买你手中的股权。”

    李和点上一根烟并抽了一口,吐着烟雾看着她,道:“黎总你在跟我开玩笑?三百个亿的酒,我一个收破烂的,哪里拿得出这笔钱赔给客户?”

    黎月清略微一愣,这个收破烂的,十个亿还不满意?

    在她看来,他就是一个暴发户,一个土匪,上一次勒索了她五千万,现在肯定是又想勒索黎家一番的。

    略微一笑,她再道:“李中南,现在就我们两个在,你就不用装了。你瞒得过其他人,却瞒不了我黎月清。”

    停顿了一下,用俯视的眼神注视着他,她继续道:“我猜得不错的话,你就是拿来一些空酒瓶,而后倒进一点酒的吧?”

    李和一阵惊愕,问道:“黎总为什么这样认为呢?”

    黎月清看着他惊愕的表情,内心又是一阵得意,丰唇微撅,道:“很简单,根据账单来看,有一些酒,就是全球都不一定有这样多。”

    李中南笑了一下,道:“酒,是人造出来的。想有多少,就有多少。”

    黎月清道:“不谈这些,说你的条件吧。”

    “黎总够爽快!

    李和哈哈一笑,再道,“大黄的股权全部交出来,我可以放过黎日豪。”

    “这是不可能的!”

    黎月清闻言当即站起来叫道,声音都变大了不少。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而后她又坐了下来,嘲讽道,“李中南,你竟然这么幼稚,想拿这个来威胁我们。”

    李和是一愣,问道:“黎日豪是你们黎家的嫡系,你的亲堂哥,难道你就不管他了?”

    黎月清道:“一个废物而已,要他何用。”

    嘛蛋的,血肉相连,就这样放弃了?实在无情了,他李某人比不上!李中南哈哈一笑,道:“行,算你们狠!这样吧,我给你们二十个亿,你们手中的股权,全部过给我。”

    “这是不可能的。股权,你必须全部交出来,这是我们的底线,不然你等着我们黎家的报复!”黎月清又是一阵惊愕,这个收破烂的不是要钱,而是冲着大黄来的?

    李和笑道:“行,我等着。”说完,直接起身离开。

    谈判,不欢而散。

    又过了两天,黎月清再一次来,这一次这个女人语气软了不少,道:“你手中的股份,可以保留着,另外十个亿还给你。”

    回到黎家后,他们又商讨过一次。

    黎家上下,不是没想过动用官方的力量来压迫他,只是大黄的股权却是在何春花的名下,他们还没动她的胆量。

    只能向这个收破烂的妥协!

    李和想都没有想,道:“黎总还是回去吧,请不要浪费你我双方的时间了。”

    面对他的强硬,黎月清也是怒了,开口道:“李中南,你要是坚持起诉的话,以目前大黄的资产,最多能赔偿你二三十个亿。过后你手中的股权,就变得一文不值。而大黄成功上市后,它却是值一百个亿。几年过后,甚至能达到一千个亿,二三十年后一万个亿也不是不可能。”

    停顿了一下,她又道:“你目光太短浅了。”

    “这个我比你清楚!”

    李和点上一根烟,再道,“我的底线,最少要51%股权。”要想全部吃下来,确实没有这个可能。

    谈判再一次僵持。

    过了一会,黎月清突然开口道:“王前和秦林是你杀的?”

    “女人,就凭你这句话,我就可以告你诽谤。”李中南笑着看着她,但是内心却是一紧,莫不成孤狼和猴子出卖他了?

    “这两个人都是有身份的,你不惜冒着大风险除掉他们,到底是为的是什么?”

    黎月清注视着他,继续道,“姚丹虹?”

    李和狠抽了一口烟,咬道:“姓黎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秦林和王前不过惦记上了她,你就直接杀掉他们。我猜得不错的话,你一定非常在意她。”

    黎月清继续道:“现在呢,据我得知,她的父亲已经严厉警告她,不准她和你接触。而且这几天来,不断地给她安排一些世家子弟相亲,你觉得你还有机会?”

    李和听着脸色有些阴晴不定,道:“这个是我的事!”

    黎月清看着他的表情,一阵满意,道:“我和丹虹姐姐是好朋友,姚氏集团核心业务又是力哥给的,我可以帮你很多。而且,你身边应该有不少女人吧?这一次大动干戈,也是为了一个叫关雅芝的?这些事情我都不会告诉她的!”

    李中南戏嚯一笑,问道:“你想威胁我?”

    黎月清笑道:“大黄的股权交出来,我帮你把姚丹虹搞到手。”

    李和盯着她,道:“嘴巴放干净一点。”

    黎月清戏嚯一笑,自以为是道:“一个男人在意一个女人,无非就是想把她弄上床。另外,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又怎么可能和其他女人在一起?不管你承不承认,你就是只是想搞她。而她的姿色确实不错,但并不算顶尖,比我黎月清差远了。你为什么这般的想?只是因为她是你曾经的班主任!”

    听着这些话,李中南脸色逐渐开始阴沉起来。

    而黎月清看着却是越来越得意,继续道:“你想象一下,你曾经的美女班主任,在你胯下尖叫,这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只要你交出大黄的股权,这个很快就会变成现实。如果你不肯交的话,她很快就会嫁给其他男人,天天被他睡,天天被他草!”

    是的,她在故意激他。

    在她看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而这个收破烂的弱点就是姚丹虹。

    李和静静的听着,并没有说话。

    黎月清看得又是一喜,继续加大火候,道:“答应我?只要你交出股权来,我不但可以帮你把她搞到手,甚至可以让接受你的其他女人,你就是想让她成为你的姓奴,我黎月清都可以帮你做到。”

    “说完了?”

    李李和站了起来,一步步向她走了过去。

    来到了她的面前,而后附身下去,盯着她领口处,咬道:“很大,很白,很嫩,沟很深。”

    话落,手中燃着的香烟,慢慢的移到她的领口深沟处。

    而后勐地

    戳了下去!

    很用力!

    滋滋的,娇嫩雪白的皮肤,软绵的*,一下烧焦了起来。

    中间出现了一个小洞。

    啊!

    黎月清一声惨叫。

    这个男人,太狠了。直接用烟头烫烧她最脆弱的地方。

    李和扔掉手中的烟头,看着她双眼下的两行泪水,不由一阵满意,而后又伸出一个手指头,点在烧焦的皮肉上用力压了几下,转了几圈。

    这个女人又是一声声惨叫,辣痛得额头的热汗一滴滴地往下掉。

    李和又是一阵满意,而后笑着站起来,拍了拍她的脸蛋,道:“多少钱一次,你开一个价?一百万、一千万又或者一个亿?三百个亿你来抵消了得了!”(未完待续。)李和又是一阵满意,而后笑着站起来,拍了拍她的脸蛋,道:“多少钱一次,你开一个价?一百万、一千万又或者一个亿?三百个亿你来抵消了得了!”(未完待续。)个价?一百万、一千万又或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