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594、委屈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594、委屈


    晚上,还是照例李和陪床。

    睡到半夜的时候,他却被丁世平给戳醒。

    他揉揉眼睛,问,“干嘛?”

    “你听。”丁世平指指病房,“好像....”

    他没有说出来。

    李和侧耳听,好像是听见了病房里面传出来一点声响。

    “我进去看看,你继续睡吧。”

    他轻轻的打开门,没有立马打开灯,待他进屋仔细一听,又没了动静。

    他往老五的床头跟前去,在黑暗中触摸到老五的脑袋,却是摸到了一张泪渍的脸。

    他吓了一跳,“你三更半夜作什么?”

    他忍不住脾气,正在瞌睡虫的时候,正是不耐烦。

    他越说,她的脸上越发的湿润。

    当李和意识到他的指缝已经灌满泪水的时候,慌忙的打摸索打开床头灯。

    “怎么了?做噩梦了?”

    看着她一横一横的泪,李和的心陡然柔了,这是她最爱的,最小的妹妹,他决然不敢再继续凶一句。

    老五自从哥哥进屋,一声响也没,李和手指触碰时挑动着泪腺,终是化作眼泪任其在脸上肆意流淌。

    “怎么了,哥替你出气了,阿爹也出气了?”李和安慰道,“不要多想,好好睡觉吧!”

    “李老二,我恨你!”老五突然心里迸发出一股怒气。抽搐起来,睁开了眼睛,甚至还强挣着抬了看看哥哥。

    “怎么了?”李和有点手足无措,他不晓得哪里惹的老五这么大的怒气,“别生气好不好?玩什么机车,那个太危险,哥明天给你买汽车好不好,当然,前提条件是拿到驾照。”

    “我马上到18了!”老五的怨气更大了!“我什么都懂!我什么都了解!”

    李和笑着道,“是啊,我妹子什么都懂,最乖的。将来比你四姐出息多。”

    “李老二!”老五是嘶哑着嗓子,哭的更响亮!“你还在哄我!我说了!我不是孩子!我不是孩子了!”

    李和闭着眼,强忍住眼眶,还是继续笑着道,“真的,我没你当孩子,不要对哥生气好不,乖乖睡觉好不?要是有气,来,打哥一顿,绝对不还手!”

    老五果然啪啪几巴掌,打在哥哥的肩膀上,呜咽道,“你总是说为我好,为我好!那是为你好!你知道不知道!你要图心理安慰!你何必腌臜我!”

    “胡说什么!”李和有点生气,他心痛,他为妹子这样,得不得理解,他憋屈,板起脸道,“你就要糊涂一辈子?糊弄我?还是糊弄你自己?你但凡争点气,我都懒得管你!”

    他最后一句,甚至有点歇斯底里。

    站在门外的丁世平和张兵,想进屋,最后还是没进屋。

    家事,不是他们能插手的。

    “你就是想让我变成你!我知道的!你想我会和你一样!你很无趣!!”老五的嗓门更大了,“你知道嫂子经常一个人偷着哭吗!你不知道的!我是知道的!你希望所有人都像你一样!”

    “睡觉吧....”李和心里空了。

    “你不用指望我变成你!我一辈子也不能变成你!”

    “行了,哥,知道了,你永远是我亲妹子。”李和的眼眶子强忍,笑着道,“我只是希望你好,睡吧。”

    不等老五的回复,他出了病房。

    他呆呆的坐在板凳上。他以为他替妹妹出头,他就是对得起妹妹,他以为能以钱服人,他就是能耐,他就是好哥哥。

    当天他还觉得,有钱就是好,有点小得意。

    但是老五这一番话,戳破了他所有的自我安慰,原来他什么都不是。

    丁世平和张兵家假寐,偶然偷偷的瞧一眼李和。

    李和出了医院,他们俩也是急忙翻起身跟在后面。

    他们只看见李和提着一打啤酒,坐在医院大门口的雕像台基上,一口烟接着一口烟的使劲拔,啤酒一罐子接着一罐子。

    他们打着哈欠,等了一个小时左右,李和却站起来,继续顺着医院门口的大马路,向南走。

    将近一间珠宝店的时候,他狠狠的踹了一下珠宝店的门。

    有一个四十多岁左右的西装男人,听见动静,从对面的夜摊子跑过来,继而又是四五个人跟过来。

    “抱歉!”丁世平把要往李和身边过去的男人拦住,“喝多了。”

    “痴线!有病咪睇兽医啦!”西装男对着李和啐了一口。

    刚准备回咽唾沫,却是被丁世平一脚跺在地上!

    “嘴巴干净点!”

    跟在身后的四个人,要对丁世平扑,却是看到扎在脚面前水泥地半寸厚的飞刀,再也不敢上前。

    “滚蛋!”张兵发威。

    “走着瞧!”先被踹到地的西装男,看着闪闪发光的飞刀,只敢放狠话。

    “老子是有文化的流氓!谁怕谁!来啊!搞啊!”李和看着对方不顺眼。

    “走!”西装男,不敢再上前,带着身后的四个人,继续回到烧烤摊子坐下,而不敢走远,珠宝店是他们罩着的。

    丁世平本来要随着李和摇摇晃晃,但是在大老远,尖利的警笛声破空而起。

    丁世平和张兵两个人想也不想,不需要互相招呼和使眼色,抬着李和,便飞也似的跑着,一直穿过五道马路,五个巷口。

    这才给他们喘气的机会。

    “草!你们作死啊!”李和手里的啤酒至始至终也没肯放下。又猛灌一口酒道,“人要脸,树要皮!你们让我在小混混面前丢人!”

    “你不好再喝,回去睡觉。”丁世平一直很清醒。

    李和没再吭声。

    丁世平在旁边找了一间宾馆,给他安排好睡觉,留着张兵守在宾馆,而他回去继续守在医院的门口。

    他太了解李和,而又理解李和,他觉得他的日子都比李和好过,除了儿女需要他顾着,他丁世平还有什么可操心的呢。

    眼前小女儿已经到了他的身边,他能天天见着,已经是最大的幸福,儿子自有儿子的福,但是小闺女还小,他要趁着还能干,给小闺女博一把。

    他时常在想,他一个在战场上挂半条命的人,弄个儿女双全,他是知足的。

    他始终认为,他比李和过得简单。

    这是稳稳地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