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644、机会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644、机会


    李和要做的就是断掉熊海洲的资金链!

    房产很有一个特色,就是不同的地段有不同的价格,比如此时三环以外的房价就没有高于3000的!

    像亚运村这么有名气且繁华的地段,却因为远离市中心,开发出来的楼盘也就一两千左右。

    至于大兴、房山这些稍微偏远一点的,直接被许多人视为郊区甚至大农村,房子是论套卖,而不是论平,一套二三万,三四万,很是平常。

    与此相反的是此时三环以内就没有均价低于3000的房子!

    特别是东城、西城表现的尤为明显!

    有的地段基本都窜到了四五千。

    李和与熊海洲等人较量的场地都在三环以内。他们面对的客户都是先富起来的那一批人!

    这些房产项目的唯一共同点,就是都位于市中心地带,旁边基本上是中国最好的中小学和配套资源,虽然还没有学区房的概念,可是学区的概念是有的,孩子是按照就近入学的原则的。

    优质的教育永远属于稀缺资源!

    房子要是不在这里,户口就没法子这里,孩子就没法享受最好的教育。

    所以房价高的理所当然。

    他们面对的客户都是先富起来的那一批人!

    四九城三环以内的现房满打满算充其量也就满20处,其中就有9处在李和的手里!

    如果不是为了斗熊海洲,他也不会发神经,9处工地同时开工!

    而且没有用一分钱的银行贷款!

    由于李和的搅局,现在形成这样一个局面,就是僧多粥少,房产市场供大于求!

    毕竟有能力在三环以内购房的人是有限的!

    李和房子卖不出去都是无所谓的,他钱多任性,有底气和能耐撑!

    但是熊海洲是撑不住的!

    地产行业之所以称为暴利行业,不是因为净利润有多高,如果净利润能超过10%,大部分地产商做梦都能笑醒,许多人能看到的赚到暴利的企业永远是少数比例的,烂尾、跑路、破产,资不抵债的还是大多数。

    之所以称为暴利,是因为地产企业通过银行贷款使用了杠杆,一般来说,地产企业很难依靠自有资金完成一个项目,其中60%左右的资金都是银行贷款来的,假设资金周转效率高,那么开发商年投资回报很可能高达30%以上,甚至更高。

    但是,一个资金的循环期一过,就必须得回笼资金!

    像熊海洲一样,一旦资金链断裂,谁都保不住他!

    真是胡逼一时爽,全家火葬场。

    那是8000万,甚至有可能接近一个亿的资金!

    不是800万!

    更不是80万!

    谁都没办法给他兜底!

    不要说现在,即使再过二十年,8000万都不是小数目。这么一大笔烂账和国有资产流失,足够上新闻头条的!

    “哥,要不再考虑考虑?”平松不是心疼李和亏钱,而是心疼自己。李和是老板,是大股东不假,可他也是小股东啊!

    用流行的话来说,这完全是置中小股东利益于不顾啊!

    他有点钱是不假,在商界跺跺脚也能抖抖威风,可是这点钱跟李和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

    他内心有多悲伤,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李和直接没好气的道,“我什么时候做过亏本的买卖?”

    “哥,你忘记金鹿地产了?”平松善意的提醒道。一次性亏五六亿美金呢!这得多败家!虽然这两年浦东大发展,可是想回本,绝对是猴年马月!

    “滚!”李和刚要拿起茶壶砸过去,却被小威抱住。他气道,“你也要造反?”

    “不是,不是,哥,那是紫砂壶!紫砂壶!”小威讪讪笑道,“你已经砸过一个了。”

    因为几年前李和生气,朝他砸过一个紫砂壶,他足足被念叨了一年多,就没得过好脸色。如果再砸一个,哪怕不是因为他砸的,他也绝对没好果子吃。

    “哎,被气糊涂了。”李和把举起来的壶又放回了桌子上。“行了,按我说的做,只要他的项目一开盘,立马给我降价!我要用快刀!”

    他忍着这货已经够长了,不过扰乱市场只是第一步,他还在等新的机会。

    “知道了。”平松还是没反对的权利。

    李和突然又想起来道,“罗培呢?”

    平松道,“东拼西凑搞了一个石棉瓦厂,生意还不错。”

    “哦。”李和能明白罗培的心思,无非是太要脸面,即使已经重新接纳他,他还是没法子再继续在李和手底下混饭。“建材有前途,让他好好做。”

    平松点点头,“我会转告他的。”

    一进入五月,气温陡然升高,李和径直穿起了短袖。

    他的日子倒是每天优哉游哉,可是李览却优哉不起来。

    何芳对李和道,“你说让他学什么比较好,美术?小提琴?还是舞蹈?”

    她拿着一张少年宫的简章在那研究。

    李和道,“这么小,不用给那么大压力,等到七八岁也不迟。”

    “学美术能发展儿童的观察能力、想象能力、创造能力,孩子接触音乐能促进整个大脑的发育,舞蹈可以锻炼身体和柔韧性。”何芳虽然在征求李和的意见,可是对李和的话充耳不闻,在那自言自语。

    “要不让他练练书法?”断了何芳给李览报辅导班的念头是不可能的,李和只能想办法替他这倒霉催的儿子减轻下负担。

    相对于其它方面来说,练字不算辛苦活。

    何芳依然低头想自己的,好半会才道,“我决定了,送他去少年宫学舞蹈去,四岁刚刚好。要是大了就不好练了。美术、音乐年龄大点无所谓,有个轻重缓急。”

    这话不知道是对李和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的,不过这是自己独断专行的做了决定。

    “喂,你什么意思啊?”既然征求了他,又不搭理他,李和肯定不满意。

    “什么?”何芳一脸茫然。

    “没什么。”李和说的有气无力。

    不过随即也给自己做了决定,儿子的教育权他争取不了,小闺女的总要争取一下。

    门外传来一阵长长的急促的汽车喇叭声。

    抱着李怡的老太太从外面喊道,“二和,找你的。”

    “谁啊?”

    直到看到门口的小卡车,李和才想起来,这是他要求仰勇送过来的试乘车。

    “李老板。”从车上跳下来的是猪大肠。

    “你驾驶感觉怎么样?”李和砰砰朝车皮拍了几巴掌。

    猪大肠道,“还行吧,就是噪音有点大。”

    “确实有点拖拉机的声音。”一阵阵的突、突、突声让李和听着很不爽。

    他上了车,就在家门口,一个劲的换挡、踩刹,没几分钟眉头就皱起来了。

    “相比其它卡车,已经是很不错的。”猪大肠在旁边实话实说。

    “减震和弹簧不行。”李和不断的摇头,“虚位角度太大,至少差个十度!”

    虚位角度越大,车辆转向的操控就越难掌握,这在大型卡车上表现的尤为明显。

    猪大肠道,“这个是有一点。”

    “方向盘回馈力度不均匀、没有一点线性的感觉。”李和脸都有点黑了。“这搞的什么玩意?”

    下车后,又仔细听减速带后悬挂传来的声音和震动,又是“哐哐”的金属撞击声,而稍微好点的车一般是低沉的“咚咚”声。

    “李老板,仰勇和我说过,他说主要是考虑这个车的实用性。”猪大肠现在是宝马汽车在华东的总代理。

    “实用性?”李和冷笑道,“他想的美!做过车辆测试没有?底盘一点厚重感没有,要是走乡道,不在一个水平面上,悬挂肯定响应慢、四个轮子工作步调不一致,没有一点驾驶的质感。”

    他想不到,有了那么多的苏联人才和资金,车子还能弄成这熊样。

    当然,说白了,还是太年轻,中国的汽车工业太年轻!

    其它先不说,光是整车校调就没法比!

    哪怕用同样的车型配置,同样组装起来和国外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和国外比起来,中国的累积依然明显不够,人家数据库里随便调出来的东西,中国需要摸索很多次才能看到门槛。

    中国也不缺精英,缺的是合理的把这些精英的牛逼之处充分压榨干净化为生产力。

    猪大肠道,“这个是符合国家标准的。”

    “告诉仰勇先不要急着定型。”现在还只是试制车阶段,肯定会有一些小问题。

    这些车一般都不会流向市场,都会做内部处理。

    李和觉得还有机会修正过来。

    他安慰自己,不要怕不要怕,只要钱砸得够多,总能砸出花样。汽车行业是技术密集、资本密集行业,归根结底就是个砸钱的行业。

    猪大肠点点头,“我会通知。”

    “你安排人进行路试,不准走平坦路,哪里路最糟糕就走哪里!”李和继续道,“先跑个二万公里,哪怕车子报销在半路,拖也给我拖回来,我要看看什么情况。”

    他相信仰勇肯定是已经做过十几万公里的路试,但是他还是要再亲自测一遍,不然不放心。

    “哎。”

    乖乖!

    二万公里!

    相当于从中国的最北端跑到最南端两个来回了!

    他虽然惊诧,但是只能执行。

    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