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691、总部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691、总部


    “谢谢嫂子。”老五的脾气有时候也只是针对李老二,与旁人无关。

    “你别气,等会我去好好骂骂他,他啊越来越拎不清了。”对于何芳来说,这是小姑子,不管站在什么角度,她都不可能随意教训。

    虽然在她小的时候,何芳可以摆出长嫂如母的姿态,但是这并不代表大的时候就可以。

    就像她可以把何龙骂的钻地缝,但是李和就不能那样不分彼此的骂,哪怕是再为何龙好,都是招记恨的。

    后妈怎么做,都有人挑理。做好一个后妈,要比做好一个亲妈更难。

    与其违心虚假的装什么好嫂子,不如当保姆尽尽本分就行了。

    所以她现在的态度就是不小气,以礼相待。

    她在大厅和一家子寒暄了一会,就回到了卧室。

    见李和在看书,

    她就凑过去瞧了一眼封面和李和做的笔记,很诧异的样子。

    “怎么突然看起来鲁迅了?哟,还做了笔记。”

    笔记上的那些字框架歪扭斜散,拖丝挂白,丝缕不清,若不仔细瓣认,根本看不出来写的是什么

    李和眼皮没抬,“有时间看看,温故而知新,每天都有新发现。”

    何芳躺在他身边,“那发现了什么?”

    “看看鲁迅说的多好,只有‘送死’可以治国而平天下,──送死者,送别人去为着自己死之谓也。”李和指着书中的一段话继续道,“还有这句‘非得有人来实行送死政策,叫大家一批批去送死,只剩下他们自己不可’,看出来什么没有?”

    何芳头靠在李和的怀里,道,“没你那么会穿凿附会。”

    “我这是借古讽今。”李和得意的道,“现在稍微识点字的,都会在报纸期刊上乱蹦跶,比前些年还欢,连那些画画的,搞音乐的,都学会指点江山了,就是鲁迅说的,教人怎么去送死的。老一辈走的差不多了,现在两岸三地所谓的新文化人就没几个好东西。”

    何芳笑着道,“吹吧,没看得上的?”

    “李敖、还有金庸、古龙、梁羽生、琼瑶这些写武侠、写言情的就是不错的,其它的都是小丑而已。”

    “光说港台的,怎么不说说内地的?”李和的话题显然引起了何芳的兴趣。

    李和掰着手指头道,“内地有啊,余华、王朔、王小波、陈忠实、阿城,暂时只想起来这几个,其它都是在跟着港台鹦鹉学舌,路都不会走,都还在学爬。”

    “你啊,一个搞物理的,什么时候做起来了文学评论?评头论足能耐比谁都大。”不过何芳还是继续好奇的问,“那民国时期怎么样?”

    李和想了想道,“比如鲁迅,林语堂,陶行知,胡适,沈从文,吴宓,蔡元培,马寅初,冯友兰,郭沫若,郁达夫,老舍,徐志摩,虽然都是滥情的渣男,但都是自成一统的大家,不管是悲情还是抑郁、豪迈,在新旧交替的时代,还能找到中国文化根基。这个根基叫文化自信,尽管当时是弱国,又是穷国。”

    那些伟人之所以当的伟人,比如眼前的李广耀和小平同志。

    李广耀摈弃小国总理的脸面,从来不管西方媒体的胡言乱语,敢说我不对,我就敢和你怼,打起官司从来不手软。

    小平同志很坚决,‘走自己的道路'。

    这种文化自信,反而在新加坡很有普遍性,两岸三地只有在少数人身上能找到。

    何芳没好气的的道,“记住了,这叫突破封建包办婚姻!咱俩说说就可以了,可别出去乱说,小心被人打死。”

    李和瘪瘪嘴,继而道,“像季羡林和陈寅恪、梁思成这样思行如一的不多。”

    “不听你胡扯了。”何芳把身子蜷在李和身上,“你真让老五去新加坡?”

    李和道,“没得商量,反正明年会考她也没戏,不如去新加坡读预科,读完了好歹上个大学,只要能混上大学毕业证,我就算对她有交代了,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鬼才想管她。”

    何芳道,“香港的大学也不少吧?老于说想想办法,也能在香港上大学的。”

    李和摇摇头,“不光是为了读大学,也是为了开阔眼界,国内的情况她知道,现在香港她也不陌生了,再去新加坡涨点见识就更好不过了。”

    “明明是为了她好,你为什么就不能和她好好说说?那么毛躁干嘛?”

    李和没好气的道,“你没看到她那态度啊?容我好好说话吗?再说你什么时候和何龙好好说话了?”

    “怎么扯上我了?起码我弟听我话,不让我为难。”何芳给予反击,“你以为你好到哪里去?她本性又不坏,只是叛逆了一点,等几年就差不多了。”

    “希望吧。”李和把书放好,懒得脱衣服,直接就躺下了。

    “衣服脱了。”

    “洗完澡穿的干净衣服,不脏。”李和莫名其妙。

    何芳的手伸进李和的腰上,嬉笑道,“真的?”

    “假的。”李和一哆嗦,麻溜的脱了衣服。

    一指宽的门,送牛奶的已经进去了,送鸡蛋的还在外面兴致勃勃的敲门。

    日上三竿,李和才起床。

    阿姨给李和送上早点,然后道,“郭小姐,一早就打电话来了。”

    “谢谢,姜姐。”

    李和囫囵吃了点东西,就给郭冬云去了电话。

    “有事?”

    “地大集团总部已经全部完成了装修,还给你留了办公室,你要来看看吗?”郭冬云开门见山。

    李和笑着道,“速度挺快,我明天去看看。”

    “那就等你。”

    李和放下电话,心里还是比较高兴的,这意味着以后他就有了据点。

    地大集团的总部位于深圳的福田保税区,这里东起皇岗口岸,西止著名的红树林保护区,北靠正在修建当中的交通大动脉“广深珠”高速公路,南沿深圳河,对岸就是香港。

    位置可以说是得天独厚。

    何况这里较之沙头角保税工业区层次更高,是经济特区“内地香港”的试验场。

    虽然保税区的土地实行的是分批转让的政策,但是对于地大集团这样的企业来说是不受限的。

    “占地面积接近965亩,总共有六栋建物,最高的也只有25层,拥有图书馆、会议室、运动中心、银行、邮局、餐厅等。”

    郭冬云陪同李和,边走边介绍。

    “绿化搞的不错。”李和走走停停,对这里的环境还是比较满意的。

    郭冬云道,“这可是都按照你的要求来的。”

    李和接着问道,“我的办公室在哪里?”

    “那三层楼就给你用了。”郭冬云指着最矮的一栋楼对李和道,“我带你参观一下吧。”

    “你这是拿我不当干部啊!”李和发现这连个电梯都没有,他绝对没有锻炼身体的想法。

    “别看楼矮,可是面积很大,如果你不来,我们原本打算做一个运动中心的。”郭冬云随即又笑着道,“再说,你一个人用得着那么大地方吗?”

    “都是你有理。”李和无奈,他设想中的所谓战略执行委员会,现在还是个空壳子,甚至连个秘书都没有,他聘请过来的吴市场和厉股份、林正夫三个经济学家还挂在地大集团的名下,也就是说,他现在还是个光杆司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