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700、缺席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700、缺席


    “你的理想实现了?”

    李和笑着道,“实现了。”

    章舒声望着一眼看不到边的高楼,赞叹道,“真了不起,以前从来没听你说过,不过好在实现了。”

    “不,盖楼不是我的理想。”李和觉得章舒声误会了什么。

    “你的理想不是建摩天大楼?”章舒声疑惑。

    “我的理想是天天不上班还有钱花。”李和说的一本正经。

    章舒声随即大笑,但是意识到不雅,又轻轻掩住了红唇。

    “你还是这个性格。”

    李和道,“那么,章小姐,是否赏脸共进晚餐?”

    章舒声抬手,瞥了一眼腕表,媚笑的唇角轻勾,绽放了如罂粟一般美丽的笑容,芊芊玉指轻拂过发丝,吐气如兰,轻笑道,“这么有诚意?”

    “那是当然。”李和似春风拂过一般,心跳加速。

    “那我就....”章舒声调皮地朝李和眨眨眼,故作沉思,慢慢的倒走,突然道,“走啦,在那傻站着干嘛。”

    “多谢赏脸。”李和笑着跟在了她的后面。

    在后面开车的董浩和张兵很知趣的没有上去插嘴,只是慢慢的跟在后面。

    只看到李和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他们俩才嘴角不自觉的抽一下,加上油门赶紧跟上。

    “师傅,走左边。”出延安东路隧道,李和不时的朝车后张望,又及时的对司机道,“走右边。”

    大概是心虚或者其它的原因,他总想把后面的两个电灯泡给甩开。

    “老董,你不行,我来开。”张兵有点发急,没注意,李和乘坐的出租车就不见影子了。

    “堵车,我能有什么办法。”董浩焦急的等着红灯,在拥挤的车流中缓缓移动。

    李和没有带章舒声去陈大地的酒店,而是去了外滩。

    “请我吃料理?”章舒声指着一家日苯料理店。

    “如你所愿。”李和毫不犹豫。

    热情的令章舒声有点不习惯。

    进了料理店,她按贵的点,牡蛎扇贝,点完之后,还客气的问,“你不差钱的哦?”

    没等李和说话,她已经吩咐服务员快点上菜。

    “能把我吃破产算你本事。”李和故意装出一副财大气粗的模样,这是她第一次见章舒声的这种调皮的一面,他看的心满意足。

    虽然他肚子很饿,实际上没有吃多少,大多数时候都是看章舒声在吃,原来她狼吞虎咽的样子都是那么的好看。

    太平洋的季风,已撩拨起黄浦江的热浪。

    外滩在夏天一贯是纳凉的绝佳胜地,黄浦江畔的风都是热的。

    素有万国建筑博览之称的外滩,现在不是银行就是高级餐厅。

    爬在江边的栏杆上就可以看到对面灯火辉煌的金鹿大厦和正在施工的东方电视台。

    章舒声眼睛红红的,口齿不清的问,“你为了陪我喝酒,不参加晚宴不好吧?”

    “你知道的,只要你开心就好啊。”李和咧着嘴把手里的啤酒再次喝了一口。

    “我开心啊,很开心。”

    “那就好。”她摇摇晃晃的,李和一把搭在她的腰上,陪着她一起摇晃。

    “那就继续喝?”章舒声双眼迷离,“就问你怕不怕?”

    “怕?”李和摇头晃脑的道,“我都不知道怕字怎么写!”

    他腰间传出嘟嘟的声音。

    章舒声大笑道,“你call机响了,他们找你了。”

    李和使劲从腰上抠下call机,胡乱看了一眼,身上乱摸了一通,才闭着眼睛苦想道,“我的手提电话呢。”

    好一半会,他才想起来,他的电话一直都是张兵等人装着的。

    “用我的电话。”章舒声把背在身后的包卸下来,翻了一遍大概没有耐心再翻,把包倒提着,一大堆的东西都从里面掉落下来。

    “在这呢。”李和从地上捡起手提电话,一边苦思冥想,一边拨电话,“喂,老董,是我...”

    此时正在宴会大厅急的团团转的董浩,突然接到李和的电话,欣喜若狂,立刻把电话递给旁边同意着急上火的吴淑屏。

    “李先生,宴会快开始了,你在哪里?”吴淑屏一听见李和的声音,就火急火燎的问。

    “我?”李和嘿嘿笑道,“黄浦江吹风呢。”

    “那你什么时候过来?”

    李和道,“不去了,都交给你了。”

    “不行的,李先生,我不行的。”吴淑屏陡然慌张了。

    “不行?。”李和继续道,“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我看好你哟。”

    说完就按了电话。

    借着酒劲的那一瞬间,他豁然打开了思路,这场酒会他确实不该参加。

    “喂...喂,李先生,李先生....”没了李和的声音,吴淑屏更紧张了。

    当裤子失去皮带,才懂得什么叫做依赖。

    于德华过来问,“李先生怎么说?”

    吴淑屏苦恼道,“李先生说他不来了,让我们看着办。”

    沈道如道,“没事,李先生既然早上就没出席,晚上不出席也没什么。”

    他认为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郭冬云沉声道,“这个项目本来就是浦江招商引资的典范....”

    她又缓缓的朝黄炳新、于德华、沈道如、喇叭全、潘友林的脸上掠过,又继续道,“所以各位才是这次晚宴的重点,李先生不来,反而是很多人希望的。”

    “还是郭小姐聪明。”于德华也突然开悟,毕竟他在内地的时间最长。

    “那我行不行?”吴淑屏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今晚的客人实在太多了,而她的级别明显差的太远。

    郭冬云安慰的拍拍她肩膀,“没事,我们都在你身边,这场上的大部分不是我的朋友就是老于和老沈的朋友,还有一些领导和合作伙伴都不是第一次见了。”

    潘友林道,“吴小姐,你放心,你就在前面做好主人,我们在旁边给你介绍。”

    群星争辉,天气似乎更加闷热,江畔的风越来越无用处。

    李和汗流浃背,嚷着道,“我们去酒店吹空调。”

    “那我们买酒去宾馆喝。”章舒声笑着推李和往前面走。

    “好嘞!”李和似乎又投入到了为美女服务的伟大事业中去。尽管这么多年什么事情都经历过了,什么好吃的也吃了,好玩的也玩了,但是,自从看到章舒声之后,还是难捺心中的兴奋。

    在酒店开完房以后,他直接给门童丢了一沓钱,“送酒。”

    门童高高兴兴的送来了七八件灌装啤酒。

    两个人就坐在地上,一罐接着一罐的喝。

    “我先去厕所。”李和先撑不住,胀的很。

    “你行不行了啊!”章舒声毫不避讳的扒在厕所门口看。

    在醉意朦胧间,李和解开了箍在胸前的腰带。

    几多盆里,几多盆外,还有几多洒在了他脚面的裤子上。

    满怀排空的超爽,意欲去捡落于脚面的裤子,可突然脚下一滑,直直的往马桶倒去。

    可是却最终还是没有倒下去,被人从身后拉住了。

    “哈哈....”章舒声放声大笑。

    看着那腰肢纤细,长发丝一般飘在肩头,李和忽然有种异样的感觉,有了反应。

    多少夜,她朦胧幻影的始终在他的梦里,酿就了他最难的将息。到末了,他还是没能采摘下那一抹欲滴的鲜艳,纵然自己是柔情绕指心有千千结!

    李和就那样一动不动,也不见说话,也不见提裤子。

    而章舒声一直保持着拉他的姿势。

    一瞬间安静了。

    “干嘛?”章舒声还是那样笑盈盈的看着他。

    “大姐,你能不能出去啊!”

    李和要哭了,唉,做男人难,做好男人更难,做怨妇的好男人真是难上加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