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票到月底方恨少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票到月底方恨少


    早上的时候,李和虽然不怎么犯困,可还不愿意起来,毕竟没有暖气,外面冷,别说起床穿衣服,就连掀开被子都要鼓足很大的勇气!

    “丫头,往你爸脖子里塞。”何芳见不得李和这懒散劲。

    “乖乖啊,出去玩去。”看到李怡手里抱着的雪团子,李和打了个冷颤,“快点去。”

    “你连小孩子都不如。”何芳二话不说,从闺女手里捏了一点,冷不丁的往李和被子里面塞。

    “哇哈,你这女人作死啊!”雪团子还没挨着身,李和就吓得立马从床上跳下来了,三下五除二就把衣服穿好。

    要不是怕煤气中毒,他恨不得在屋里搁上十来个火炉子。

    何芳没好声的道,“你不知道家里喜欢来人啊,这会还在床上躺着,让人看着要什么样子。”

    李和妥协道,“得,你有理你老大,这不是起来了嘛。”

    这说的都是事实,只要他回来,这串门的都格外多些。

    他看了一眼在厨房里的王玉兰,然后一边刷牙一边问在门口扎篾筐的李兆坤,“老三怎么和朝安他们吵架了?”

    这事还得问李兆坤,要是问王玉兰倒是真不好问,虽然王家不怎么在乎她,毕竟怎么说都是她的娘家。

    李兆坤道,“你娘不准说,不然早就跟你说了。”

    他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怎么就吵上了?”

    李和的好奇心上来了。

    “老三这两年赚的不错,朝安、朝军这几个就亲着他一点。他也不亏待他们,带他们吃吃喝喝,要借钱多多少少都给。”李兆坤把手里的篾刀放下来,点着烟道,“后来他们要做生意,找老三借的钱大概有点多。”

    李和笑着道,“都是亲戚,有困难帮衬一点是应该的,怎么能恼成这样?”

    “你说的容易。什么叫借?有还才叫借。以前搁家的时候,你娘都不知道偷偷摸摸的借出去多少了!光我都撞见两次了。以为老子是瞎子呢,这娘们吃里扒外呢!就不该让她管钱!”

    李兆坤见儿子和媳妇瞎大方就来气!他找儿子和婆娘要钱也没这么随便啊!每次要点钱,都跟打发狗似得!

    “都是亲戚,说这些干什么。”李和不乐意他老子这么说老娘,心说,你自己就是什么好人了?

    不过依照他对老娘的了解,真可能这么做了,老娘还是个重情义的人,就是娘家的一根稻草都是好的。

    “那真是好亲戚,今天找你娘借三十,明天借五十,这开始还都是小的呢,老子无所谓,不差这点钱。”李兆坤现在说这话很大气,他现在就不是差钱的主,不过随即又冷哼道,“后来嘛,都是三百五百的借,也就你娘这性子,能受这糊弄,要多少给多少,都不带说个不字。”

    “他们情况不好,不用那么在意。”李和实话实说,他始终都是无所谓。

    “咱们不在家以后,就找上老三借了,老习惯,三十五十开始借,后面三百五百,之后出息了,要做生意,生意没做起来,倒是团过去十来万。十来万啊,他们种一辈子田吧,也还不上钱。何况压根就没有想过还钱。最后王八大张口,真敢要,一人居然要五万,老三这个傻蛋,居然还要给。要不是梅子强硬着不给,这钱又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李兆坤越想越来气,都没心思扎筐了,索性往门后面一扔,“不干了。”

    “有这么多?”李和觉得也有点多。

    “你以为呢?”李兆坤气呼呼的道,“不然他王朝军、王朝安的几间大瓦房是怎么出来的?倒是人模狗样的!还买摩托车?我呸!”

    李和问,“然后老三两口子不借,就作成仇了?”

    他昨天还在疑惑,他这几个老表怎么突然混的这么好了,又是盖房又是买摩托的,敢情是自己家里的钱。

    “那可不是嘛,还逢人就说咱家这不好,那不好,都是没良心的狗东西,也就你娘还当个宝,前几天杀猪还喊他们打猪晃呢,辛亏没来,不然老子会打死他们。”

    李和想了想道,“得,就这么着吧,也不差这钱,顾着点阿娘面子是了。”

    花钱难买老娘开心,值。

    王玉兰看爷俩鬼鬼祟祟的在那唠叨,忍不住往这边张望,这嗑都唠了十来分钟了!她太了解这爷俩德行了,能好好在一起说个三分钟,简直是个奇迹!

    事出反常必有妖!

    看到老娘朝这边过来,李和赶紧识相的闭嘴,去洗脸去了。

    年三十这天,李隆两口子也紧跟着回来了。

    “这事就这么过去吧,你也别计较,多为老娘想想。”李和把李隆拉到一边,哥俩有商有量。

    “晓得,没跟他们计较,只是梅子看不惯,跟他们拌了几句嘴。”李隆也是无所谓的态度。

    李和点点头,“那就好,有急事可以帮,谁没个三灾六难的,但是要是没事这钱就不必在借。”

    李隆应好,兄弟俩达成一致意见。

    年三十晚上,何芳给李柯和李沛一人一百块压岁钱,段梅也给李览兄妹俩一人一百。

    李和笑着道,“给了这么多年,终于看到回本的希望的了。”

    “大伯,你去年就没给我了!”李柯记性一点都不差,不忘记提醒李和。

    “你大妈给的钱不是钱啊!”李和笑她人小鬼大,不管是以前小的时候,还是现在大了,都比李沛和李览鬼精多了。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在那抬杠。

    “说啥?”段梅在旁边没听懂,李柯回来这么时间,她已经在努力纠正闺女的口音,可是还是纠正不过来,要么英语,要么花都话,听的她懵啊!

    甚至带出门,都让别人笑话,老娘听不懂闺女说话,人家都当稀奇看。

    “说去年没给她压岁钱。”王玉兰都比段梅都强一点,香港待的时间也很长了,稍微浅一点的,她不但能听,还能说几句。

    突然李怡在旁边扯着嗓子叫,就是不乐意何芳收了她的钱。

    “这么小也是个财迷。”

    对于小闺女,李和没辙。

    ps:有意结婚,可是再看看用六位数字保护着的两位数存款,想想都心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