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050、有恃无恐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050、有恃无恐


    “听说你昨天很冲动,有人传出你在在教育小组的讨论会上骂人了?”江映雪直勾勾的看着李和,她不相信在这种场合,李和会做这么荒唐的事情。

    李和笑着道,“你说的是那个姓孙的所长?”

    “是。”李和点点头,没有丝毫的羞愧,甚至直言道,“要不是场合上太过庄重,我还想抽他呢。”

    一个姓孙的人发表了一篇叫做《夏令营中的较量》的文章,报道了1992年8月,中日两国联合在大草原草原的夏令营活动中,中国孩子病了,就回大本营睡觉,日本孩子病了却硬挺着走到底;

    日本家长乘车走了,只把鼓励留给发烧的孩子,中国家长来了在艰难路段把孩子拉上汽车。

    所以,日本人公开说,你们这一代孩子不是我们的对手。此报道在全国激起了强烈的反响,自1993年秋冬以来被广泛转载介绍,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成为一个被热烈讨论的公众话题,尤其是主流媒体的报道影响很大。

    实行计划生育后的第一代独生子女八零后就这么成为了“垮掉的一代”、被溺爱的一代”,是“娇生惯养”、“自私”和“懒惰”成了他们的代名词。

    由此讨论出教育的核心不是传授知识,而是培养健康人格,大肆的开始批判应试教育。

    总之,从文化反思、政治反思潮的余热未过之后,在教育上,中国人再一次输了。

    “大家从不同的角度审思教育现状,反思对下一代的培养问题,这有什么问题呢?”江映雪被气笑了,她觉得李和固执的有点过分,“此文反复读了几遍之后,一个巨石般的问号沉甸甸地压在心上,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们普遍重视为子女创造安逸的环境,我们还要不要让孩子多一点自立意识,我们的教育应该朝着什么方向走。”

    李和长出一口气,还是忍不住点了一根烟,淡淡的道,“反思没有问题,指出错误也没有毛病,但是基于主观臆测的杜撰,那你说我该不该骂?”

    “报告文学本身就是文学的一种,哪怕是纪录片,也会基于客观事实做一些文学性的修饰。”江映雪想了想道,“这篇文章的是在揭示中国教育的危机,而非对中国孩子的贬低,难道你认为中国当前的教育尽善尽美吗?”

    “当然不是,问题还有很多,比如教育不公平。”李和看着她,直言不讳的道,“随着社会的发展,经济发展的不均衡,会逐步导致教育资源的不均衡,中国的高考录取率在城乡之间的差距会不断拉大,农村子弟上大学的机会相对下降,高等教育机会不平等的状态不但没有改善,而且城乡之间的不平等反而有所加剧。

    中等教育的不平等是城乡教育不平等的关键,早期农村教育政策与日益加深的城乡二元结构正将农村教育一步步边缘化。”

    江映雪道,“你看问题的角度和我不一样,这么说你是不支持当前的全面发展素质教育的政策啊?”

    “支持啊,怎么不支持,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本来就是教育之道,但是侧重点还是要放在课本上,放在应试教育上,有些人甚至要叫嚷高中就取消数学,因为买菜用不到,会四则运算就够了,还有说取消英语,因为这辈子不可能出国。”李和说着说着自己都笑了。

    江映雪促狭的道,“这个决定我倒是支持呢,我上学的时候感觉最难的就是数学了,想不到上大学以后还在学。我想如果真的搞投票的话,我想会有八九成的人支持这个决定。”

    李和笑着道,“1991年,三南改革,这么大的事情你不可能不知道吧?”

    1991年湘、琼、滇三省进行了教育改革,文史类不考数学,医农类不考语文,致很多数学、语文基础较差的学生进入高校。这些学生的学习能力与其他省份考生相比,有明显差距,不能很好地适应基础学科的学习。

    所以这项改革进行了两年也就废纸了。

    “略有所闻。”江映雪定了定神,接着道,“好吧,最后说一句,我还是想给你做一期专访,我觉得一定会非常有意思。不管你的想法是对还是错,我觉得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何乐而不为呢?总比你在会场上骂人效果好的多吧?”

    李和还是笑着摇摇头,“恕难从命,如果只是表达我的一些想法,文字就够了。不过我知道现在的媒体断章取义的恶习非常严重,那样就不好了。”

    “你连我都不信?”江映雪反问。

    “说笑了。”李和喝完一瓶啤酒,朝着服务员招手,然后道,“添饭。”

    江映雪饶有兴趣的道,“其实你没怎么变化。”

    “怎么可能没有变化,三十以后的男人,不在是一个人,有着自己的家庭、儿女和老婆。得想着赚钱养家,老婆要购物,孩子要上学,柴米酱油都得去考虑。”李和不经意的摸摸额头,皱纹深了。

    “你真幽默。”

    都世界首富了,哪里还需要考虑柴米油盐酱醋茶,她自然认为李和说的是玩笑话。

    接着又絮叨了一些闲话,握手告别。

    何芳拿着报纸道,“你还要不要名声了,什么都往外面乱说。”

    李和浑不在意的道,“历史终将证明我说的是对的。”

    “你这脾气也改改,你乱说话,对我们学校的影响很大的。”何芳对于李和的倔脾气也是没辙,吃软不吃硬,只能是以劝导为主。

    “放心吧,这是最后一次了,以后不会再接受媒体采访了。”

    李和觉得现在是该收敛一下,不能为了逞口舌之快,而不顾后果。

    李阔用三个月时间谈了一个女朋友,没有人反对,小年轻谈谈恋爱很正常,但是看到李阔给女朋友洗衣服、一个月工资花的一文不剩的时候,李燕炸了。

    “这还没哪跟哪呢?就这么惯着了?”

    李阔反驳道,“我在乎她,为什么不能?”

    何芳道,“傻小子,这就是不读书的后果。《菜根谭》没看过吧?恩宜自淡而浓,先浓后淡者人忘其惠。威宜自严而宽,先宽后严者人怨其酷。”

    “姐,你尽说我听不明白的。”李阔不敢和何芳顶嘴。

    何芳看了一眼李和,然后笑着道,“如果用讨好和溺爱去维系一段感情,注定不会有好结果。”

    李燕更是冷哼道,“降低自己的自尊,然后期待对方会给予你感情上的施舍?别这么幼稚好不好?”

    经历过一段感情之后,她更加的明白,什么叫‘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