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055、早恋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055、早恋


    郭冬云要正要告辞,突然又被李和猛地喊住,“索罗斯这个人的野心很大,肯定会在利益最大化的情况下才会在泰国收手。泰铢现在的汇率是多少?”

    “美元兑换泰铢的汇率现在是26.5,还在继续下挫。”聪明如郭冬云,立刻就明白了李和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让汇率横盘,稳住泰铢汇率,设置阻力位?”

    李和眉开眼笑的打了个响指,爽朗的道,“和你说话就是轻松,一点都不用费力气,这么做有难度吗?”

    “泰国政府实际上与索罗斯交战了三个回合,索罗斯第一次出击就在外汇市场大规模抛售泰铢,换成美元,泰国央行信心百倍的还招,动用20亿美元外汇储备买入泰铢,稳住泰铢汇率。

    这一次双方打了个平手。

    第二次的时候,索罗斯用一系列金融组合拳法,导致泰铢跌势从3月份持续到5月份,而股市更是重挫到450点附近。

    泰国与新加坡组成联盟,动用120亿美元,让索罗斯亏了三亿美金。

    上个月是索罗斯第三次出击,泰国政府彻底弹尽粮绝,怕就怕在央行突然实行浮动汇率,一旦游资跟风,将是一场灾难。”

    郭冬云说出来了自己的担忧。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李和跟着苦恼,他不晓得泰国政府宣布放弃泰铢与美元的固定汇率,实施浮动汇率的具体时间,好像就是香港回归之后的几天,索罗斯在泰国大赚大赚之后,没有休息,在第一时间就把矛头指向了香港。他叹口气道,“那就赶紧连夜调资金,给我大笔吃进泰铢,人家抛多少,咱就先接着,给泰国政府一点信心。”

    哪怕是回光返照也是极好的!

    “我立刻去办。”郭冬云喜上眉梢。

    李和在酒店住到中午,醒来后吃了点东西,就先回到了老俩口那里。

    “乖乖,快追上我了。”他同李沛比量了一下身高,“这都16了?”

    不经意间,李沛都上高中了。

    人生恍然如梦。

    李兆坤得意洋洋的道,“昨个跟人打架,把人摁地上捶的,比他高半个头呢。”

    “打架了?”李和搞不清李兆坤的三观,这有什么好得意,不过李沛蔫吧性子,和李览是一对,能跟人发生冲突,还打架,却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先惹我的。”李沛急忙辩解,“打球的时候,他推我,我忍了,后面又骂人,我才打他的。”

    “多大个事,打了就打了。”李和摆摆手,不以为意,男孩子打个架算什么事。他拔掉正在摇头晃脑的李柯耳朵里的耳塞,笑着道,“这么大了,不知道帮你奶奶做点事情啊。”

    女大十八变,李柯已经亭亭玉立,论脾气与她的小姑姑是不遑多让,唯一的区别就是这成绩两个人就是天上地下了,从小学到初中,她一直是名列前茅,这一点很是让李和欣慰。

    李柯还没说话,王玉兰就道,“她能做什么,都是帮倒忙。”

    宠溺之情溢于言表。

    李和有点吃味,他老娘尽管对他很好,可是从来没有过李柯这待遇。

    李柯趴在他的肩头道,“大伯,我想参加夏令营,奶奶不让我去。”

    “夏令营?去哪里?”李和问。

    李柯道,“美国的暑期夏令营。”

    王玉兰道,“只能她们学生去,大人不能跟着,那能放心吗?”

    “她可不小了,大姐这年龄在干嘛?就是天黑回来,你也没操过心。”李和突然看不惯这区别对待了,只是问李柯,“真的想去?”

    李柯道,“班里很多同学都去。”

    “那就去吧。”参加夏令营的好处,李和是看不见,只是当参加个旅行团罢了。

    “谢谢大伯!”李柯朝着李和的脸上吧唧一下,亲了一口。

    “都是口水。”李和瞎矫情了起来。

    “那我赶紧打电话报名。”李柯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下来,不过没有用客厅的电话,而是腾腾的跑到了楼上。

    “这丫头,太鬼,管不住了。”王玉兰一边抹桌子,一边道,“你跟你兄弟说一声,别回头赖我身上。”

    她给儿子带孩子,不管孩子做什么,她都给交代清楚,哪怕她是做奶奶的!

    李和心血来潮,要看李沛的作业本,只是看完之后,他无奈的道,“一对糊涂蛋子。”

    另外一个,自然是他亲儿子,李览了。

    妥妥的难兄难弟了。

    “我就粗心了。”李沛不想让大伯小瞧。

    “那就继续努力。”李和心下不以为然,估计还是要沿着老五的道路,往新加坡送。

    “你呢?”本着一个都不能少的原则,李和迅速的把目光转移到了杨淮身上。

    “大舅,我的作业本没带回来。”杨淮闪烁其词。

    “蒙鬼吧。”李和自然不信,呵斥点,“快点。”

    杨淮只比李沛小一岁,但是个子窜的比李沛还快,隐隐已经能和李和持平。

    最终,他还是扭扭捏捏的拿出来了自己的作业本。

    “你老牛了,这是蝌蚪文?”只看杨淮的字,李和就气不打一处来,鬼画符似得,说是蝌蚪文都算夸奖了。

    杨淮瞄上李和一眼,然后低下脑袋,揪着衣摆道,“老师布置的作业太多。”

    “所以你就潦草,糊弄人?”李和对这孩子也是没多大指望了,只要不成为纨绔子弟,他就阿弥陀佛了,随即又道,“过几天,你老子估计就来了,看他抽不抽你。”

    杨学文性子很温和,没多大脾气,可是对杨淮,非常的严厉,可是李和有理由相信,要不是杨家老太太和他大姐拦着,杨淮这孩子绝对能被揍个半死。

    所以,这方面他很佩服杨学文,他对李览就下不来这个手,偶尔骂上几句,一看李览委屈,就能心软半天。

    “大舅。”杨淮几乎要哭了,他老娘凶在嘴上,被骂几句不会死,他老子倒是不骂人,只是动手能力比较强,让人猝不及防。

    “哼,别指望我,你在学校谈恋爱,我没告诉你老子,已经是对得起你了。”如果杨淮是个女娃,李和还会紧张一下。

    “你听谁瞎说的!”杨淮浑身多说。

    李和摆手道,“行了,别紧张,我不会和你爸说的。”

    大人恐惧孩子身上一切自己不能掌控的东西,比如看动漫、听音乐、玩游戏,比如恋爱,杨学文和李梅肯定不能例外。

    “什么时候的事情?”王玉兰一下子来了精神,“我怎么不知道?哪家的姑娘?”

    李兆坤裂嘴道,“娃咧,出息了,哪天带给姥爷看看。”

    “学习为重。”李和的眼角还是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