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062、虚惊一场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062、虚惊一场


    其实,她没有说的那么直白,这是替你李老二挣钱!

    “我怕到时候挨骂啊,以后房价窜的快了,老百姓一旦买不起房子,咱们这些人肯定会被骂的狗血淋头,说不定还要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想到后世互联网上对地产商祖宗八代的问候,李和心有余悸。

    “李先生,这倒是不至于吧?”郭冬云不以为意的道,“房地产的波动主要是房地产的供给和需求两种力量共同作用的结果,我们的进入是有利用增加供给,稳定房价的,如果大家都不搞房地产,面临一房难求的状况,房价会涨的更快。”

    她理解不了李和的想法。

    李和问,“你是重新组建新的地产公司?”倒是没有再反对的意思,反正他中国地王的名头已经坐实了,多做或者少做,还是一个结果。

    “平松还能再还给我?”郭冬云笑着道,“我们原本就有房产部门,业务扩张起来会很快。”

    “我不干涉。”李和起身,伸个懒腰道,“但是我有要求,地大集团的主营业务还是要放在机械、资本投资、信息技术、医药等领域,不能舍本逐末。”

    郭冬云道,“这个你放心吧,我们各项业务都是在稳步推进,目前已承担国家重点科技攻关、“863”计划专题研究25项,重大基础性研究、高新技术研究与开发等项目15项,不少技术已纳入纳入了国家科技部“十二五科技攻关”开发项目。”

    “挺好。”李和赞赏的点点头,他旗下的前苏联专家,这些年虽然流失了不少,可是依然留存有六成以上,即使这些人在研究领域毫无建树,可是光凭着翻译出来的一摞摞资料,就够消化十来年。

    他在深圳待了一阶段,正准备往浦江跑一趟,就接到李福成生病的消息,他本是不以为意,因为他记忆中,爷爷是在2000年以后才过世的,但是他不敢赌,他带来的变数太多了,现在有些时候,有些状况,已经说不准了,比如,记忆中,压根就没生病这回事。

    他带着李兆坤,连夜回了老家。

    李福成躺在县里的医院里,吊着点滴,脸色蜡黄,看到爷俩进来,嘟囔道,“还没死呢,这么着急干嘛。”

    “没事吧?”李和关心的问。

    “咋了这是?电话里说的不清不楚的?”一夜没睡好,李兆坤不停的打着哈欠。

    奶奶道,“他啊瞎逞强,当自己小伙呢,盖猪圈搭棚,从上面掉下来的,腰伤了,看以后还折腾不折腾。”

    “爷,你这挺牛的啊。”李福成虽然面色不好,但是精神头还是挺中,李和这下子放心了,开起玩笑道,“这么摔都没怎么的,真经摔,回去多喝点骨头汤补补。”

    李福成叹口气道,“医生说要躺一个月,这真要老命了。”

    奶奶道,“伤筋动骨一百天,让你躺一个月已经是不错了,还要怎么样。”

    “二和,也回来了?”推门进来的是李和的姑姑李兆云。

    “老姑。”李和笑着招呼。

    “中午都到我那,听说你们回来,你姑爷老早就把菜买好了,已经做饭了。”李兆云很热情的邀请李和等人去吃饭。

    李隆和李梅看看李和,而李和只能看着李兆坤哥几个,这事还得这哥几个说了算。

    李兆坤兄妹四人,也就一个李兆云混出来了,成了工人,吃了商品粮,不但没有帮着自己兄弟,还处处想压着一头,这让三兄弟肝火旺盛,所以原先相互间很少有走动,只有结婚、乔迁、升学,大家才会联络一下。

    只有这十来年,兄弟三个,熬出头来了,这李兆云才渐渐高看一眼这几个哥哥。

    李兆辉和李兆明没有说话,都等着李兆坤发话,夫凭子贵,李兆坤的意见很重要。

    “别太麻烦,吃不完糟践。”李兆坤难得的宽容了一回。

    李兆云笑着道,“麻烦什么,都是家里人,没搞那么多,就你们哥几个,好好的喝一盅。”

    奶奶是最喜欢这种兄友弟恭的场面,一时间老怀深慰,乐呵呵的道,“要吃饭就赶紧的吧,时间不找了,你爹这边,俺留着就行。”

    “去吧,给俺们带点饭就行。”李福成和老太太是同样的心思,儿女之间闹矛盾,他们做老人的又能怎么办?最终苦的是老人。

    “我留着吧。”二婶主动要求留下来陪着老太太,“你腿脚可不好。”

    “俺还没到不能动呢。”老太太嘴上是这样说,可是也没有强行撵她走的意思。

    二婶表面笑着,不经意的瘪瘪嘴,做了几十年的婆媳,她太了解她家这老太太了,她现在要是真跟着大家一起走了,背地里这老太太还不晓得怎么编排呢。

    精明的婆婆难伺候,有钱的精明婆婆更难伺候。

    从医院的病房出来,李和上了李隆的车,李兆坤自然而然的也跟着上来了,他看到李冬也开着一辆车,就问,“那小犊子啥时候买的?”

    李隆道,“没俩月呢,买个车而已,又不是多稀罕的事。”

    李兆坤冷哼道,“你二叔能舍得给十来万买车,能不稀罕?”

    李冬在粮站上班,一个月就几百块钱工资,肯定是买不起的。而他自己的兄弟李兆明,他更是了解,炒个菜放盐,都要琢磨是放一勺还是两勺,能这么豪气的给儿子买车?

    不可能的!

    李隆道,“他已经不在粮站上班了。”

    “不在粮站上班,他干嘛?”李和好奇的问。

    李隆吞吐吐的道,“跟着我呢。”

    “跟着你?”要不是在车里,李兆坤就能一蹦三尺高,“那小犊子可不是好东西?你和他沾啥沾啊!”

    “阿奶找我的,我能推的了吗?”李隆有苦难言。

    “都是自己家兄弟,能帮就帮一把。”李和替李隆说了一句话,接着问,“跟着你做什么呢?”

    李隆道,“市里原先的招待所关门了,我给并给过来了,就让他管着,算兄弟俩合伙,他拿小头,我拿大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