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069、生僻的行业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069、生僻的行业


    搞半天,这还是受他老子的影响,当然还是这孩子有心,居然能做的起来这么冷门生僻的行业,一般人即使接触了,也不想的起来能靠这个发家。

    大众的东西看起来消费群体很大,但做的人也多,同质化竞争就很容易出现。

    但小众的东西尽管看起来覆盖面窄,其实目标群体非常集中,而且这些行业很容易被忽略,因此做得好利润空间反而更大。

    比如李昂的管道疏通配件、许昌陈友生的档发,看着不起眼,可是真的很赚啊!

    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冷门的行业也会变得竞争起来,想当年,在学校搞维修那会,给人冰箱、空调充氟利昂,三百块一次!

    这可是八十年代的三百块钱!

    相当于普通人好几个月的工资!

    至于现在,哪里还能找到这种好事。

    段梅道,“他娘还说,主要卖给外国人,反正就是出口,不少挣,据说还在深圳买了房子,准备把一家人都接过去。

    哦,谈了一个漂亮的对象,年底就带回来结婚。”

    如今小有身家,可是她同婆婆王玉兰一样,这些村里左邻右舍的八卦从来不少打听,蜚短流长的新闻从来都不会错过,总能在第一时间打听到第一手消息。

    “那估计秋芬嫂子是不能去了。”李和笑着道,“她多聪明的人,哪里肯去和媳妇一个锅里搅食。”

    段梅道,“秋芬嫂子卖乖呢,说什么又舍不得地,又舍不得家什么的,要不是因为将来要寄在媳妇屋底下,保准去,李志哥现在在外面熟悉了,连家都待不习惯了。”

    李兆坤突然道,“这风水还真是有讲究。”

    以前他不信,陪着算命瞎子出去看风水捞外快忽悠人的时候,纯粹是嘴上瞎扯,瞎子怎么交代,他就怎么说,现在他却有点信了,如果只是他们一家,他还觉得是例外,他李兆坤的种好,只是多了一个同样发达的李志家之后,他有点半信半疑了。

    他和李志的是堂兄弟,上的坟头都是一个爷爷,好事都让他们俩家占了,这不是风水好是什么?

    李隆笑着道,“那是咱们自己肯干,哪里有那么多神神叨叨的。”

    “比你肯干的人多了!人家怎么就不行?”李兆坤站起身背着手在屋里来回转悠了一圈,然后拿着手电筒拉开门就要出去。

    李和喊,“这么晚还要往哪去?打牌现在也没局吧。”

    “我还得去找瞎子算算,明天坟头看着添添纸,别在底下没钱用了,一生气,咱们都倒霉。”李兆坤前所未有的认真严肃,这倒是把李和等人看的一愣一愣的。

    在他们的认知里,李兆坤什么时候也没这么正经过啊?

    段梅道,“爸,不急着这一会吧,明天再去也不迟,现在都八点钟了,黑灯瞎火的,走路都不好走。你看看这天,可能要下雨,这天有点寒,别给淋着了。”

    李兆坤呵斥道,“你们小孩子们懂什么!”

    在众人一脸懵逼的情况下,毅然决然的出了门。

    李隆问李和,“咋办?”

    “你们回去睡觉吧,我洗个澡就睡觉。”李和照样没辙,待两口子走了,就插上门,用水冲了个澡。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又打开了电视机,黑白电视机,屏幕小不说,信号不好,成片成片的雪花点,看的那个累。

    索性,又拎出一箱啤酒,倒了袋花生米,一边喝,一边听电视,这个时候外面刮起来了风,像段梅说的,大概真的要下雨了。

    有点阴冷,他披上袄子。

    两瓶啤酒下肚,外面传来一阵接着一阵的狗吠声,由远及近,潘广才家的狗也跟着叫唤了起来,他以为是李兆坤回来了,正准备开门,却又感觉不对,因为好像村子里的狗都跟着叫了起来,李兆坤一个人闹不出这么大动静。

    他拉开门,看见不少人拿着手电筒,好像再找什么东西,偶尔听见喊人的声音,好像是喊春玲。

    潘广才家的灯起来,门也打开了,他看到了李和,问,“桑家这三更半夜的搞什么呢?”

    “我是刚出来,不知道,你怎么知道是桑家?”李和没听出来那是桑永波和桑永阳兄弟的声音。

    潘广才道,“春玲是桑永波家大丫头,这一阵一阵喊的,跟叫魂似得。”

    “是她啊。”李和想起来了在河坡上和她抬杠的小姑娘,心里一紧,难道是出来什么事?

    一个手电筒朝他这边晃过来,待来人近跟前了,他才发现是吴驼子。

    “你们看到春玲那丫头没有?”吴驼子先急切的问了话。

    “没有。”潘广才和李和异口同声的回了话。

    潘广才问,“那丫头皮实的很,又怎么了这是?”

    吴驼子道,“跟她老子犟了两句嘴,他老子大概话说重了,这丫头就跑了,晚饭到现在都没回来,瞧瞧现在都几点了?他老子娘着急了,这前前后后可劲找,连个影子都没有。”

    李和问,“是不是去哪个同学家里了,这天寒了,也没什么地方去。”

    驼子道,“不能,这丫头死要面子,受了气,肯定不能去人家让人看笑话。”

    “亲戚家什么的,总归要找找吧?”潘广才问。

    “她老娘打电话去河西了,没找到。”吴驼子道。

    “走吧,我陪你们找找。”李和趁着两人说话的空挡回屋取了手电筒。

    驼子道,“那麻烦了,这事闹的,这丫头不省心啊。”

    名义上,桑春玲还是他孙女。

    “等我下,我拿个手电筒,”

    李和等着潘广才出来,两个人同桑永波兄弟碰头,打听了大概,分头找,别走重复的路。

    “哎,害的你们也搞不到休息,这丫头逮着了我非给打死。”桑永波尽管说了气话,可是心里肯定也是担心,要不然不会这么大张旗鼓的出来找闺女。

    “行了,明天请我们喝两盅就行。”李和不在意的笑笑,分好路线,同潘广才一起往河坡方向过去。

    风更大了,天更黑了,不一会儿,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