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071、被耽误的篾匠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071、被耽误的篾匠


    “二和,老潘,你们受累了。”桑永波看到在地上蹲着的闺女,没有先搭理,而是很是不好意思的向潘广才和李和道谢。

    “再欠,我抽你。”把桑春玲拉起来的是她叔叔桑永阳。

    李和对桑永阳道,“这丫头是要管管了,要不是我爸,今天她非交代在河里。”

    “这丫头真的是反了天了。”桑永波这会才注意到一直吊儿郎当的走在后面的李兆坤,待听李兆坤说完,浑身打摆子,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吓得,指着桑春玲说不出来话。

    潘广才见他嘴唇发青,就插话道,“都赶紧回去吧,下雨淋着,别都感冒。”

    “你们先回去吧,不耽误你们。”大晚上的闹腾这么多人出来,桑永波的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李和道,“那你和她好好说,不要再吓唬孩子。”

    嘴上是这么说,其实心里巴不得桑永波把熊孩子给好好抽一顿,不然真不晓得天高地厚了。

    他没再和桑家的人多寒暄,同李兆坤和潘广才先行回去了,没走多远,就听见了桑春玲狼哭鬼嚎般的哭声。

    潘广才笑着道,“这丫头是该削。”

    李兆坤突然道,“你家那小犊子也该管管了,前天我看躲墙根底下抽烟呢,多大呢。”

    他可不管什么脸面不脸面,耿直的性格,注定有什么说什么。

    “孩子嘛。”潘广才讪笑,他家的儿子抽烟,他当然知道,只是管不了而已!

    李兆坤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自己的娃都管不了,能有什么出息?

    回到家,爷俩从也不管天冷不冷了,就在井边冲了个凉水澡,冲完澡,就各睡各的。

    第二天一早,爷俩肯定是没有一个肯做早饭的,很默契的一起往李隆家蹭饭。

    李隆正坐门口修坏了的大桌子腿,敲敲打打的,李兆坤一碗稀饭喝完,见他还没弄好,就皱着眉头把他赶到一边,“你说你能干什么,这点事都做不好。”

    “那你弄,随便整下就行,反正家里不常住人。”李隆把锤子和钉子都给了李兆坤,自己去吃饭去了。

    反正他无力反驳,他老子缺点很多,但是不能说没有优点,比如手就比较巧,这在李庄是得到公认的,要不是被懒惰给耽误了,绝对会是一个好木匠或者篾匠。

    李和吃了两碗稀饭,本来吃饱了,但是奈何咸鸭蛋太好吃,他又忍不住磕了俩,只是单独吃太咸,不拌稀饭,根本就吃不下去,只得又盛了一碗稀饭。

    “桑家那丫头昨晚闹腾了一夜?”李隆端着稀饭挤到了李和的跟前问。

    李和点点头,“没轻没重的,这丫头。”

    李隆道,“我们昨晚睡得死,没注意,刚刚冬梅来,我才听她这么说一嘴。”

    李和问,“她来干嘛?”

    冬梅家离李隆家有点距离,即使是窜门子,也得下晚吧,哪有大早上没事就来的。

    李隆不是太确定,只转过头问段梅,“冬梅早上来干嘛的?”

    段梅道,“来借2000块钱。”

    李和好奇的道,“他们家应该不差这三五百吧?”

    她开着村里唯一的代销店,虽然赚的不多,可是在村里也算是殷实的人家,何况多年平稳,没什么大事,手里肯定有积蓄。

    何况,她儿子家有货车,每个月的收入也不低,即使给她帮衬不大,可也没有拖后腿的。

    段梅道,“说是要投钱做什么保健品,她代理的什么国外大品牌,又能治癌症,又能治冠心病、高血压什么的,还拾掇我跟着做,我说这是万能药还是什么,钱借给她后就没搭理她了。”

    “她连自己名字都不一定会写,怎么还搞什么国外大品牌?”李和忍不住笑了,感觉很违和。

    想当初,村里办扫盲班的时候,冬梅和她老娘一样,大字压根就不认得几个,写自己名字都困难。

    段梅道,“她去了一趟深圳之后,整个人都变了,在厂里只上了两个月班,后来说要出来自己做生意,就是这个保健品。

    反正我就乱七八糟的听她说了一通,说只要用心做,几个月内收入便可达万元,甚至数十万元,再拉人进还能得到购货款佣金。

    她说的天花乱坠,1人拉5人,5人拉25人,下线越多,提成的比例也就越高,以后躺家里也能数钱。?”

    “这是掉坑里了啊。”李和明白了怎么回事,“村里跟着做的人多不多?”

    段梅笑着道,“又没傻子,要是直接分钱,大家伙肯定跟着做,但是要投钱,可没人干。

    何况冬梅自己都没赚到钱呢,谁肯信她的。”

    李和对李隆道,“你等会跟刘传奇他们这些大队干部说一声,到冬梅家做做工作,这天下哪里有这么多掉馅饼的事情,简直一点都不靠谱。”

    李隆犹豫了一下道,“上次在县里,也有人找我呢,大概就是这个模式,说是全球最有前途的一种销售方法。”

    李和道,“脚踏实地才是最有用的方法,老老实实的做你自己的,别掺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你现在自己又不少赚。”

    李隆道,“我脑子没病,肯定不会搞这些,我自己稳稳当当的多好。”

    李和吃好早饭就回了家,把昨晚的脏衣服找出来,在门口的水渠里随便哐当了两下,差不多就行。

    刚晾上衣服,桑永波就过来了。

    “二和,你爹呢?”他左右看看,然后接着道,“中午去我那。”

    “中,菜不用弄多。”李和笑着应了。

    “那就这么定了,我不来二趟了。”桑永波说完,就又接着去喊潘广才了,昨晚给他家出力的人,他一个都不能落。

    李和把屋里屋外清扫一遍,喝完两壶茶水,潘广才过来,两个人一同去了桑家。

    潘广才看到桑家里间小屋紧紧关着门,就问桑永阳,“那丫头还没消气?”

    桑永阳道,“脾气大着呢,打都没用,你瞧瞧,这回来后,一直关着屋门,连饭都没吃。”

    他替着他兄弟犯愁。

    “老子非饿她两顿。”桑永波气的咬牙切齿。

    ps:重感冒,低烧,酸痛无力。

    晚上先睡一觉,今天就此一更。如果明天无更,请报警,别一个人烂屋里,没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