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079、殉节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079、殉节


    “什么共同语言不共同语言的,这个我从来没听老穆说过,相信我,他是真心的在乎你,喜欢你的,你说结婚这么多年,孩子都这么大了,他让你受过委屈没有,没有吧?”李和把纸巾递过去,安慰道,“他对你怎么样,咱们这些外人都是看在眼里的。”

    “你蒙我。”杨玲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摇头,表示不相信。

    孟建国道,“这有什么不信的?你们夫妻这么多年,你还能不了解他?他是个傲气的性子,这辈子我就没见他朝谁低过头,除了在你这,你有时候耍耍小性子,是不是都得他哄着你,搁别人,那基本是不可能的。”

    “这倒是真的,老穆这人面上看着温和,实际上跟个倔驴似得,“刘乙博附和道,“你想想,他跟你在一起之后,每天都是笑眯眯的,就没见他发过愁。”

    “你们又骗我,如果他开心的话,他就不能舍得下我们娘俩。”杨玲哭的停不下来了。

    李和又拿了一片纸巾给他,叹口气,然后解释道,“他是得病了,抑郁症,这种病发作起来很严重。”

    “我知道,我看见他吃药了,一晚上一晚上的都睡不好,他跟我说是失眠,可是吃了那个药之后,有时候能睡上一整天,都怪我,那会太大意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走上这一步啊。”杨玲又陷入了愧疚之中,“那晚,他像往常一样吃药,躺下来后,要说跟平常不一样,就是话比平常多了很多,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一会说孩子以后怎么读书,一会说家里的存款情况,那天孩子踢球,整的埋汰,我洗了一天衣服,累的很,躺上就睡着了,没肯听他多说。

    早知道....早知道....”

    泣不成声。

    李和道,“这事吧,怪不着你,你看他给我寄的信就知道了,这是他一早就想好的了,不是咱们能拦得住,其实,咱们退一步说,这对他来说也是一个解脱,人啊,得了这种病,熬的会很难受,你也睡一会吧,孩子不用你管,我们照看着呢。”

    “谢谢。”杨玲侧身躺在最里面。

    李和见她睡着了,就朝着孟建国等人招招手,众人一起出了卧室,他还没出门,却突然又被杨玲喊住。

    “有事?”李和回头问。

    “谢谢你们。”杨玲再次道谢。

    李和道,“说这些就客气了。”

    “这是他的服气,有你们这群好朋友。”杨玲笑着道,“谢谢你们。你们去吃点东西吧,中午到现在都没吃呢。”

    “你好好休息,我给你带点吃的回来。”李和把穆寅拉着,带上门,去了附近的一家餐馆。

    “叔叔,妈妈喜欢吃鱼。”穆寅不忘记给妈妈带吃的。

    “知道了,放心吧,会给妈妈带的。”李和摸摸孩子的脑袋。

    众人吃好饭,给杨玲打包了几个菜。

    到了家门口,穆寅推开门,小跑进去,“妈妈,我回来了....”

    紧接着又传来孩子的一声尖叫。

    “不好。”李和赶忙跑进去。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看到眼前的景象,孟建国不敢置信。

    杨玲横在房梁上,双脚悬空,地上是一把倒地的椅子。

    几个人合力,把他从房梁上放下来,李和摸摸鼻息,叹口气道,“没了。”

    “没事,没事。”刘乙博捂着受到惊吓的穆寅的眼睛,不停的安抚。

    穆寅一直哭,哭的很大声。

    李和点起一根烟,对身后的齐华道,“给施洋打电话,让他来帮下忙吧。”

    这个时候送医院已经是无济于事了,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她一个体面的葬礼,但是对本地的葬礼不熟悉,只能依靠施洋。

    “哎,刚刚还好好的呢。”孟建国恼恨的拍着脑袋道,“都大意了啊,以为她哭出来就没事了。”

    李和点点头,一句话都没说,只是一个劲的在那抽烟,不停的叹着气。

    “我带他出去走走,这孩子吓得不轻。”刘乙博很心疼穆迪,原本就没了父亲,现在更是没了母亲。

    杨玲葬在穆岩的旁边,看着这一对夫妻的墓碑,所有人都忍不住放声的大哭,任谁也想不到,这样一对善良的夫妻会这样命丧他乡。

    穆岩的房子,李和找保洁清扫一遍之后,把钥匙交给了施洋,“租出去吧,房子长久不住人,缺人气不说,还腐烂的更快,有人住大概会好点。”

    他准备等穆寅长大点,再把房子收回来。

    “而且每个月有点收入,可以做穆寅的生活费。”施洋同意这个做法,悉尼的房价和房租都不便宜,这三层小楼租出去,每个月都会有几千块澳元的收入,折合人民币过万,可以保证穆寅吃喝不愁。

    “谢谢。”李和没反对。

    在宾馆住了两天,他打算走人,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他实在是没有心情关注澳洲铁矿的事情。

    只是刚买好机票的第三天,泰利森的主席辛格再次上班,他带着一沓厚厚的计划书,信心满满的向李和宣布,“李先生,只要有15亿美金,我们就可以在铁矿业大展拳脚。”

    “15亿?”李和没去看什么计划书,淡淡的道,“具体说说吧。”

    辛格兴奋的道,“想在澳大利亚获得铁矿的开采权并不难,有许多的矿山和矿主,但是想取得盈利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力拓和必和必拓在皮尔巴拉地区不仅几乎垄断了当地最好的矿山,更为重要的是牢牢控制了当地的基础设施——港口和铁路。缺乏足够的优质资源、如天文数字般的基础设施投入,使后来者无从进入。

    所以,我们可以用很少量的资金取得开采权,主要的投入就是在基础设施的建设,我们需要有自己的港口,自己的铁路.....”

    听着对方滔滔不绝的说,李和似有所悟,良久才对齐华道,“跟他说通过了,先期投20亿,软银集团拿十亿,再让贝那蒂那老头子拿十亿。”

    “啊....”辛格简直不敢相信,就这么轻易的通过了?

    ps:本书至此之后会虚构到底,请勿再找历史依据,拒绝考据党,笑哭....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