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093、为中华之崛起而担忧啊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093、为中华之崛起而担忧啊


    “自己家里人,要那么多事干嘛。”李兆辉亲自把买来的烟酒从车上拎了下来,然后又对李燕道,“帮你娘把咸货拿下来,看中午来不来得及。”

    “咸鹅啊,还有咸猪肉,好久没吃了。”李和从三婶子手里帮着提溜了下来,没有一点推辞的意思。

    农村人喜欢养鸭、鹅、鸡,一般平时都舍不得吃,一般都是过年钱把鹅给杀了,然后腌制好以后等过年过街家里来亲戚的时候再吃,如果年夜饭上少了盘咸鹅,那就不是正宗的年夜味。

    很多人家年货从腊月能吃到来年夏天,区别于腊味、卤味、烧味,咸肉不管是炒着吃还是蒸着吃味道都是极好的!

    即使是保存不当,走味了,但是走出来的味道对李老二来说,也是喜欢的不得了。

    “别门口站着啊,赶紧进来吧。”何老太太也出来招呼。

    “他老婶,你身体还好吧。”三婶从来没有见过何老太太,但是不妨碍她能认出对方。

    “好的很呢,就是年龄大了,做不了什么活。”老太太待李兆辉老俩口进屋,又是给泡茶,又是给拿水果。

    李和不辞辛苦,亲自把咸鹅送到了厨房,并且不厌其烦的告诉何芳怎么做。

    “老鹅不能直接剁,也不能直接炒,太咸,得炖一遍,滤除咸味。咸肉可以剁,然后直接在米饭锅上蒸就可以。”

    “我知道怎么弄了。”何芳被他啰嗦的烦,见他还在一边盯着她下刀子,就没好气的道,“要不行就你来做。”

    从内心来说,她是很难接受咸肉的,每年的春节回到皖北的乡下,最大的煎熬就是吃不习惯,那口味太重了!

    这个时候,三婶和李燕娘俩进来厨房,三婶见何芳在那剁咸猪肉,就把咸鹅在水池里洗了,然后问,“有大锅吗?先炖,炖完了才好剁。”

    “婶,锅有。”何芳从下面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大锅。

    三婶道,“俺来吧,你整其它的。”

    见三婶子插手了,李和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太馋了啊!

    红烧肉好吃,粉蒸肉也好吃,但是都是不及蒸出来的咸腊肉啊!

    这种被时间赋予的特殊咸香,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舌尖享受。

    他从厨房出来,李兆辉道,“你往厨房跑干什么,让你老婶他们忙活就行。”

    李和道,“没事,我就去看看。”

    男人不进厨房好像成了老李家的祖训,不管是懒散的李兆坤爷俩,还是勤快的李兆辉和李兆明哥俩,都不是油瓶倒了能扶起来的主。

    不像后来,男人不会做饭是没有小姑娘喜欢的。

    所以像那种不会做饭的人,即使很有钱又能怎么样,没什么了不起,也只能得到她们的肉体。

    “这样啊,二和,李阔找的那丫头你也见过,你觉得怎么样?”李兆辉终于说到了正题。

    李和笑着道,“李阔喜欢就行,咱们看上不看的上顶什么用。”

    李兆辉道,“我是担心人家父母能不能看得上这小子,毕竟首都户口呢,闺女还是大学生,咱就是个乡下人,这家庭没法比。”

    他还是把户口看的最重。

    李和道,“人家也是农村的,虽然是首都户口,何况咱这家庭情况能比人家差了?就怕他不看条件,要看条件,还真没几个能跟咱们这种家庭比的。”

    他有自信说出这种话。

    “就是,我大小还是个老板呢。”因为开了个超市且生意不错,李阔现在说话都有底气了。

    “少扯这些没用的犊子,你什么底细你不清楚?你还少一屁股债呢,什么时候把你哥的钱还了,你说话才能大声。”儿子借李和100万,李兆辉一直都是搁心里呢,万一儿子生意做砸了,顶不上帐,他就得随时给兜底。

    “那不是早晚的事情。”李阔表示不服气,他现在生意可是不错,他自信一定能还的上李和的钱。

    “都是一家人,说这些干什么。”李和压根就没指望李阔还,说是借,就是让对方有点压力。

    “你俩兄弟得把帐整明白,一是一,二是二,从燕子做生意开始,你就开始贴钱,我跟你老婶心里明白,小数你不计较了,大数哪里还能含糊,你钱也不是大风来的。”李兆辉尽管是个精打细算,一分钱都不错花,甚至家里感冒药过期害怕浪费,没事都要嗑上两粒的人物,但是他有一点比较通透,就是从不不占人便宜。

    恰恰,他占得便宜最多的还是自己亲侄子,这让他心里很不安。

    从他倒腾水产生意,再到闺女开办公设备店和儿子开超市,仔细算算不止欠李和的,连李隆的都没少欠。

    有时候愁的睡不着,这么多的人情和债务可怎么还!

    是以,闺女的设备店一赚到钱,他就催促着还李和的钱,如果不够,他再给垫上,最后李燕还完之后,他睡了几晚上安稳觉,可是哪里能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儿子又借了李和的钱!

    这把他愁的!

    “那就等他赚到钱再还给我,我暂时不着急。”李和同两个叔叔还能勉强聊个天,而同他老子并聊上几句,李兆坤纯属是个杠精,虽然这两年明显好转。

    饭菜端上桌,何芳拿酒,李和要启开,却被李兆辉给拦住了。

    “万一人家姑娘下午要来,我喝个面红耳赤的像什么样子。”李兆辉私下里早就得了李燕的悄悄话,李和在戒烟戒酒,还是不要惹的好。

    所以,此刻找了一个借口,坚决不喝酒。

    三婶道,“要俺说,酒不是好东西,喝两泡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李和把架子上的一罐子米酒抱了下来,笑着道,“那就喝这个吧,没什么度数,连啤酒都不如。”

    这下子李兆辉没有拒绝,只是和李和一样,喝的寡淡无味,所以,下晚的时候,无论如何都要走。

    没酒?

    那还活个什么劲!

    李和戒烟也能忍了,眼前戒酒发闷,一晚上睡不着,总想呷两口解解乏。

    何芳道,“怎么了这是?”

    李和叹口气道,“我们每天睡觉的时候,美国人民都在工作和学习,为中华之崛起而担忧啊。”

    ps:本书目前有36万收藏,昨晚做了一个梦,大爷们一人一张票把老帽砸醒了....没票...头发都白了...才19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