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104、无妄之灾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104、无妄之灾


    她俩孩子,一个闺女,一个儿子,她没有重男轻女,对闺女,她比儿子还疼的多,总想把自己小时候的亏欠和没有享过的福下意识的补在闺女身上,并不指望她将来有什么大出息,好好上学,安稳嫁人,有的过就行。

    但是对儿子,她是严格要求,费尽心思让他出去读书,总希望儿子能有担当,将来有个大出路,哪怕不能跟两个舅舅比,可也不能学流氓吧!

    这让她很丧气!

    她最怕的就是儿子随了她老子!

    眼前看这趋势,已经有这个迹象了!

    要不然她哪里能气成这个样子!

    杨淮用手护着头,荆条甩在手背上,出现一条条的血棱子。

    “得了,有什么大不了的。”李和一看,不得不上前拉架,夺了杨学文的荆条,拉起杨淮道,“谁让你一天天吊儿郎当,没个正形的,胆子挺肥啊,调戏人家姑娘,别说你爸,我都想抽你。”

    这俩崽子可以说是他看着长大的,本性善良,说当街调戏人家姑娘,李老二还是有点怀疑。

    “我没有!”杨淮欲哭无泪,“小沛瞎说呢!”

    “你弟还能污蔑你不成!”要不是荆条被李和给夺走了,杨学文就继续抽了,他是被气的够呛。

    李和按下杨学文举起来的手,“让孩子说话。”

    杨淮懦懦的道,“我吹口哨是没错,可不是对人家女孩子吹的,我俩就在人家店买完擦炮,正放着玩呢,刚好那丫头出来,听见我口哨,捂着脸莫名其妙的又往屋里跑,他老子被她给撞了,然后看我继续在那吹,就神经病要来打我!”

    “是这样?”李和看向李沛,和李沛说的完全是两个版本。

    “我也以为他对人家女孩子吹呢。”李沛尴尬的很。

    “谁对女孩子吹了!”杨淮对李沛很不满,要不是李沛乱说话,他老子能这么抽他嘛!

    说着说着眼泪水就不争气的下来了。

    “就你会胡说八道!”李隆没好气的朝着李沛的脑瓜子拍了一巴掌。

    “就你还委屈了!”杨学文对着杨淮踢了一脚,“好的不学,就学一些歪门邪道的,跟谁学的吹口哨啊!这是臭流氓才能干的事!”

    这下子包括李梅在内的老李家一家人终于不说话了。

    除了李兆坤还能有谁啊!

    甚至,李和在这一刻才意识到,他老子对他不是没有影响的,潜移默化中,他的口哨技能居然是跟着李兆坤学会的。

    仔细想想,他老子确实是个全能复合型的人才,会吹唢呐,会柳编、竹编,会唱小调,会吹口哨,就是不会过日子,不会种地。

    特别值得一提的就是这吹口哨的水平,李兆坤不懂什么旋律,也不明白什么叫曲谱,就是根据自己广播和大喇叭听过的然后吹出来,还特别好听,在口哨这一项,李和至今没有发现能超过他老子这水平的。

    所以,现在,杨淮会吹口哨他也不觉得奇怪了,如果口哨算音乐,他们家好歹算是音乐世家了!

    他想不到为什么都喜欢把吹口哨和没教养,甚至和耍流氓联系起来,他就挺喜欢吹口哨的,大概是一个人的时候也能给自己一点乐趣吧。

    想当年,他李老二可是当着全班姑娘的面吹口哨的!

    像王慧这种活波一点且会吹口哨的,直接就跟着吹,反调戏回来!

    当然,要是在不认识的人面前吹,就有点骚扰的嫌疑了,挨揍是挺正常的。

    “吹个口哨而已。”李梅重重的咳嗽了一下,她这等于是护着她男人,要不然真的可能惹恼她老子,这是变相的骂他老子是臭流氓啊!

    “哪家批发部的?”李和问李沛,既然孩子受了委屈,他得给找回来。

    李沛挠挠头,“庆华批发部。”

    “原来是这狗东西。”李兆坤狠狠的道,“老子得找他去。”

    李和道,“我去吧。”

    他老子去了并没多大用处。

    “不好麻烦你。”杨学文准备自己去,如果这点小事自己都解决不好,在洪河桥他就算是白混了!

    “张庆华是我初中同学。”李和叹口气道,“这小子不分青红皂白就下手,我还得找他麻烦去。”

    如果真是杨淮俩孩子错了,他不但得捏着鼻子认,还得带孩子上门道歉,但是现在明显不是俩孩子的错,受着了委屈,总要过去讨个说法,否则两家在洪河桥的名声就算完蛋了,说不准还得被戴个仗财欺人的帽子,他们可担不起。

    “给我好好教训一顿。”见俩儿子和女婿都去了,李兆坤就不再坚持要去,只是气呼呼道,“白瞎了老子每年从他那买了那么多东西,老三这次办酒席,烟花炮竹,烟酒糖果全是他家的,奶奶个熊,现在一点人情都不讲了!”

    李和见老娘还在那发呆,就道,“那你们准备晚饭,一会就回来。”

    杨学问也对李梅道,“你回家吧,准备在这过年啊?”

    今天是年三十,可不是像往常一样想待到什么时候就能待到什么时候。

    路上雪大,开汽车是不可能的,李隆把刘大壮家的拖拉机给开出来了,然后把俩孩子给推了上去。

    镇上冷冷清清,大部分的店铺和公家单位都关门了,只有一些前店后家的店铺还在开着门,后院的烟囱还在冒着烟。

    张庆华的庆华批发部是典型的前店后家,前面是三间门脸,后面三间是一家人吃喝睡的地方。

    已经是二点多钟的样子,店面还没有关门,因为零零碎碎的还会有几个客人,比如偶尔会有缺蜡烛的,缺红灯泡的,会进来店里,蚊子再小也是肉,能多赚一毛钱自然是一毛钱。

    张庆华三十来岁,前额光秃秃的,只有顶上还未谢,穿着黑色皮袄子,正坐在柜台后面抽烟,猛然看到从门口进来的李和的时候,吓了一跳。

    他想不到老李家的人来的这么快。

    “哟,二和,来了。”张庆华打完招呼,又对着李隆和杨学文尴尬的道,“坐,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