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107、偏心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107、偏心


    她本是气冲冲而来,可是真面对俩哥哥的时候,她又甩不下脸子,怎么说都是自己亲哥不是?

    何必弄得那么僵?

    王玉国的老婆道,“可没少收拾,年前你没回来的时候,我一个人整整给收拾了一天,被单被罩、衣服,足足洗了好几大盆。”

    “那柜子里的老鼠可不是跑了一天两天了,估计都下几窝崽子了,衣服都没有一件好的。”见自己家的娘们接不上话,李兆坤就开腔了,他可不是王玉兰,因此说话没有一点顾忌,“尽管糟蹋,老头子能撑一天算一天,眼睛一闭,大家都少了麻烦,省的这点事天天推来推去的。”

    他是有理由鄙视这王家兄弟的,简直是连他都不如,他虽然经常因为不务正业惹老子娘生气,可从来没有一点不孝顺,都是嬉皮笑脸,尽力哄着点。

    而且,他们李家哥三哪怕是有矛盾,可压根就没动过手,甚至吵架都没有,如果有什么不快,大部分都是这妯娌三个之间斗斗嘴。

    当然,他妹婿黄国柱除外。

    “兆坤,这话怎么说呢。”王玉善老婆一直在外面没有进门,就等着王玉善提东西出来在外面接着的,刚好遇到李兆坤俩口子过来,索性跟着进门口了,“说的好像俺们盼着老头子早点死似得。”

    “大嫂,她没这个意思。”王玉兰急忙替李兆坤辩解。

    王玉善道,“玉兰,都是做儿女的,按说老人都有一份责任,可这么多年,一直都是我和老二的,没使唤过你们,前些年,老太太总是生病,今天这里疼,明天那里痒的,药就没有断过,有个头疼脑热的,不管是多晚,都得往医院送,寻思都是一家人,就没给你们诉过苦。”

    “那屋里都漏雨,就没一个一块干地方,天天潮湿的很,身体再好,都经不住那么熬。”这是他拿李兆坤当傻子呢!

    他当然不乐意!

    他们家前前后后给了老俩口好几笔修房子的钱,结果老俩口都没修,硬是把钱分给了儿子,最后逼的李和没办法,把这钱给了喜子,才重新给翻盖了三间大瓦房!

    在老太太生病的时候,俩儿子手里都有钱,可是没有一个想起往医院里去的,最后还是他小儿子给送到的省城医院!

    “你们要是现在要是腾不开手,太忙的话,老子就在我那住着吧。”听了她男人的话,王玉兰终于又感觉到心痛了,她老子娘可没少受俩哥哥折腾!

    她现在下定了决心,老子就归自己养着!

    以前她顾忌着俩哥哥的脸面,也就出出钱,没做多余的事情,现在,她算是看明白了,她这老子再交到哥俩手里,是活不过多长时间的。

    她已经没了娘,不能再没老子了。

    “说的好像老子是你一个人的,我们就是白眼狼?”受过老李家的恩惠过多,王玉国不好和妹妹说重话,只是道,“孩子开学,你们就要跟着走的,让他一个人住在你们那,还不是一样。”

    王玉兰道,“这你甭管了,反正啊,以后算我的事情。”

    “糊涂话呢,这是。”王玉善从来没有见过妹子这么坚定的一面,向来都是唯唯诺诺的,人家说好,她就跟着说好,哪里能有什么主见。

    他真的有点心慌了,他们这些年之所以还能和李家扯点关系,就是因为他老子还在,要不然,他有理由相信,这老李家以后是不能再踏这门的。

    这日子刚没好两天呢,就断了关系?

    他不能接受!

    “以后再说吧。“李兆坤今天很欣赏自己娘们的态度,“反正我们现在不打算走不是?”

    老俩口趾高气扬的回了家,不再搭理王家的人。

    整个一下午,王玉兰都忙着给他老子洗弄,烧了三大桶的水,才把他老子从泥浆里捞出来,像点人样子。

    “亲家,在这好好住着,咱老哥俩,没事还能喝上几盅。”李福成看着黑乎乎的洗澡水都有点不落忍。

    对于这个亲家,他天热就有一种负罪感。

    毕竟,他儿子,李兆坤,开启了洪河桥‘自由恋爱’的先河,俘虏了人家闺女的心,虽然后面正儿八经的提了亲,可人家是无奈,因为闺女是铁了心要嫁他二流子儿子。

    所以,亲家俩一直都没有怎么往来过,一个是气,要脸,一个是愧,没脸。

    当着李福成的面,姥爷不好再让王玉兰给他擦头发,好像自己不能自理似得,强夺了闺女手里的毛巾,自己一边擦一边笑呵呵的道,“那中,咱们好些年没喝了。”

    “小览,把屋里的火腿肠拿出来给你妈炒了。”准备晚饭的时候,王玉兰没有亲自下厨,随着年岁的增长,她开始慢慢端着婆婆的架子了,比如今年的年夜会,都是两个媳妇操办的,她就在旁边动了动嘴皮子。

    这是她男人给她的交代,有媳妇不使唤,那是傻!累坏自己,糟心去吧!

    开始,她试了两天,感觉不错,现在越发指挥的顺了,一日三餐,全交给了俩媳妇。

    何芳和段梅是无所谓,反正常年都不是和婆婆住在一起,让她当两天大爷又何妨,就当是给照看孩子的回报了,再说,婆婆年龄越大,越加的不利索了,让她们看着着急,不如就自己做。

    晚上李和打完牌回来已经是十一点多,发现老娘还在姥爷的屋里絮絮叨叨的没完,就推门进去了。

    “赢了没有?”姥爷问。

    李和道,“输了点,你们还不睡啊?”

    王玉兰道,“跟你姥爷说呢,让他就搁这边住。”

    “像什么话呢。”姥爷道,“可没那么大的脸。”

    李和道,“那有什么,咱们现在条件好了,孝敬你是应该的。”

    “那也不像话。”姥爷还是拒绝的很干脆。

    李和想了想道,“大舅和二舅现在压力都大,喜子和军子他们这两年也是刚出头,你回去的话,他们肯定有照应不到的。

    我的想法是呢,大舅二舅我都一人给十万块钱,拉他们一把,带着他们做点生意,等他们赚到钱条件好了,就让他们接你回去。”

    心里感叹,这老头子是得多偏心儿子,之所以不愿意留在闺女身边,怕人家闲话是一方面,更怕的是挨着闺女身边,闺女以后就不给孝敬了,他就没法帮衬儿子了。

    所以,他直笑自己前些年傻,居然没看明白这一层。

    “这个好。”王玉兰见她老子有松动的迹象,就急忙道,“说句难听的,你回去了是给他们拖累。”

    “那你钱不是大风刮来的。”老头子反而扭捏了起来。

    ps:求票!莫名其妙的有了企图心,干他一票!明天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