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135、见死不救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135、见死不救


    “什么?”王竹君有点不详的感觉。

    她老娘左右看看,见没人说话,只得自己开腔问,“你跟卢波出矛盾了?”

    “你们知道了?”王竹君把拖鞋换好,把包披在肩头。

    “这么大事能不知道吗?”他老子气急败坏的道,“你昏了头啊!放着好好的日子不好!”

    “我跟他没有感情了,勉强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王竹君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用平缓的声音道,“这是我和他之前的事情,跟你们没有关系,你们就不用操心了,我不是孩子了。”

    “你一个人的事情?”王竹连气的笑了,“你不想想大家都在这闲着没事干,都是为了什么吗?”

    王竹君道,“你们愿意上班就上班,不愿意上班就消停着。”

    她对这个家庭的贡献最大,家里人多仰仗她,习惯了说一不二,陡然被这种语气对待,心里很不爽快,亲哥哥都不能这样!

    王竹连气呼呼的道,“你有脸说,要不是因为你,我们能闲着?我跟竹新,跟你大侄现在都没着没落了!”

    “你们店里的生意都不做了?”王竹君看向弟弟王志新,显然不信任他大哥王竹连这话。

    王竹新叹口气道,“两个月之前,,超市的租期眼看就要到了,我提前一个月去四季集团的物业部去续期,人家说负责人不在,让我缓一阶段。

    我去第二次,刚好又赶上不在。

    后面吧,我就没去了,怕啥啊,当初是余德耀带我去的,都知道公司是我姐...哎,反正想我租我亲戚家的房子,还能出问题?

    谁知道,下午就有人来收我房子,我急的打你电话,一直就打不通。”

    现在,称呼姐夫,他有点难以启齿了。

    “我手机没带。”她的手机放在卢波的车上,走的时候根本没顾得及拿下来。

    王竹新叹口气道,“我就接着打卢波的电话,余德耀接的,他说,限我三天搬干净!然后,说你和她离了婚,以后就没瓜葛了,啪嗒挂了电话。根本就什么都不愿意说。”

    王竹连道,“哼,我跟你大侄这边也差不多,淀粉厂里的客户宁愿赔钱也要取消订单!你算过没有?这是多大的损失?

    “你们这些年可没少赚吧?”王竹君不用猜都知道是谁做的手脚,是卢波无疑了,“自己有手有脚的,男子汉大丈夫,总不能依赖别人,不能连一个瘸子都不如吧?”

    “你说的简单。”王竹君的大嫂子冷哼道,“前些年是挣了一点钱,可去年不都投到装修上了吗?就是现在货架上压着的货都是银行贷款!

    你富贵太太做习惯了,哪里懂我们这些穷人的辛酸。”

    “大嫂,说这些就没意思了吧?”王竹君的胸口一起一伏,“当初说要开超市,可是你央着我的,自己没本事,赖上我了?”

    王竹新道,“不是赖你,但是你要明白,要不是你,我们咋能这样了?我寻思了,瘸子是故意下套,之前没琢磨过来,为什我这个月的订单会这么多,一个月顶我之前半年的呢,但是都是瘸子介绍过来的老客户,而且不着急要货,我就没多想,单子接着了,有的我连连定金都没收!

    淀粉厂这次可是进了好多货,资金全在上面呢!

    你说,这怎么处理吧?”

    “学艺不精,能怨谁?”王竹君幻想的家庭温暖没有出现,她反而感觉更累了。

    王竹连道,“后来,我们想,就是个离个婚,不至于这么大仇怨吧?就让咱爸给卢波打了电话。

    “丢人啊!”一提到这个,她老子腾的一下子站起来,指着她道,“你说我这老脸以后往哪里搁!”

    “不能为了你的脸面就牺牲我的幸福吧?”王竹君精疲力尽,懒得和他们多说,对老娘道,“妈,我很困,我先回屋睡会。”

    “你要搬回来啊?”她老娘很是犹豫了一下。

    “谁住我这间屋里了?”王竹君推开自己平常睡的那间屋门,发现里面的被罩和床单都换掉了,甚至墙纸都换了。

    她老娘为难的道,“你这阶段没回来,忘记和你说,你大侄媳妇不是怀孕了嘛,你二嫂平常比较忙,没时间照顾,我就想让她搬回来,和我们住在一起,都有个照应。”

    “那我住哪里?”王竹君微闭着眼睛,不让自己发脾气。这个房子虽然是老房子,两室一厅,面积不大,可是是她出钱买的!

    现在居然没了她的一席之地!

    “要不让你爸睡沙发,咱娘俩晚上对付着睡,”老太太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案。

    王竹君刚要勉强应好,一只手已经搭在她老娘卧室的门锁上,却听见她大嫂道,“爸身体本来就不好,可别折腾了,万一搞出好歹算谁的?”

    王竹君气的浑身发抖。

    转过身,抱着胳膊道,“怎么?这么快就落井下石了?我还没倒呢。”

    “这话说的,好像故意针对你似得,”王竹连好像意识到什么,赔笑道,“你大嫂子说话直,你又不是不晓得,再说都是为爸好。”

    王竹新也跟着道,“是啊,大家都挺上火着急的,你说,好好的遇到这种事情,我们全部身家本钱可都砸里面呢。”

    王竹连犹豫了一下,然后问,“妹子,这一次你无论如何得帮哥这一把。”

    “嫂子跟你道歉,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大嫂心不甘情不愿的低了头,听了她男人的话,她才明白过来,即使是离婚了,王竹君的腿毛也照样比她们的腰粗!

    “我能怎么帮你?”王竹君冷冷的问。

    王竹连道,“借我三十万,我得重新寻个地,不然我压那么多货可怎么整!”

    王竹新道,“我这边差不多也就三十万能转的动,不然没找到新客户之前,我就铁定破产了!”

    “我没钱。”王竹君对着兄弟俩希冀的眼睛视而不见。

    “怎么会没钱呢?”王竹新讪讪的笑,以为王竹君是和他赌气。

    王竹连道,“我是你亲大哥,你不能见死不救吧?”

    “是啊,姑,你不帮忙可就真指望了。”她侄子第一次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