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137、绝人之路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137、绝人之路


    “君姐,君姐,你还在吗?”听不见王竹君这边的动静,小文有点急忙催问。

    “这是让我做活**?”王竹君站立的摇摇晃晃,及时扶住了电话亭的栏杆,才得以避免摔倒。

    这一天经历的太多太多,之前经历的每一件事对她来说都是重锤,但是因为还有工作上的依仗,自己安慰自己,她是可以完全独立的!

    可以不依靠任何人!

    但是,现在,她什么都没了,她不但没了家庭,也没了事业。

    小文道,“君姐,现在怎么办啊?”

    “小文....”王竹君很是郑重的问,“我平常待你怎么样?”

    “君姐,有什么吩咐你尽管说。”小文很豪爽的道。

    王竹君犹豫了一下,然后问,“小文,我记得你是一个人住吧?”

    “是啊...”小文疑惑的问,“君姐,你有什么事吗?”

    “我这家里有点矛盾,不方便再回去,我想去你那里住几天,”王竹君见对方没有反应,就补充道,“你放心,我只借住一周,等我这边安排好,立马搬走,绝对不多打扰你的。”

    “君姐?”

    “什么?”王竹君有点不高兴,这是她第一次求助于这个一直让她瞧不上眼的小助理,平常她都是命令,需要的是对方毫不犹豫的执行。

    “那台里的传闻都是真的了?”小文小心翼翼的问。

    “什么传闻?”王竹君问。

    “都在传你和卢总离婚了,而且....”好像故意似得,她没有把话说完。

    “是离婚了。”王竹君没有否认,没有听下半句,她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心里一凛,想不到才一天的时间,这个消息就在台里传开了。

    小文道,“君姐,卢总对你可是不差,我们都是看在眼里呢。”

    “怎么?你想教我怎么做人?”王竹君不喜。

    “那倒不是。”小文笑嘻嘻的道,“我就是想说怕委屈了你,你可是住惯了豪宅的,家里还有仆人伺候,我这老小区,附近都是拆迁工地,乱糟糟的,出入也不方便。”

    “只住一周。”王竹君压抑自己的怒气。

    “你可是千金之躯啊。”小文语气很畅快的道,“真接待不起。”

    “小文,我平常待你不薄吧?”

    语气不快。

    “卢总待你更不薄吧?”小文反问,论薄情,不讲良心,她是差的远了,“君姐,说实话,我这些年可是给你做牛做马,凭良心来说,我是尽了自己的本分的。”

    “小文,你很好,是我一直小看你了。”王竹君内心血气翻滚涌上头顶,狂躁,愤怒,一触爆发的感觉。

    “彼此,彼此。”小文满不在乎的道,“不过我还是更佩服你,说抛弃阔太太的身份就抛弃了,这可不是一般人做的出来呢。”

    “你...”王竹君还要继续说,却听见了一阵嘟嘟的声音,投币额用干净了。

    啪嗒一声,电话一摔,蹲在地上,抱着头,嘤嘤的哭了起来,路人纷纷朝她投去好奇的眼光。

    大概是哭的累了,好久好久,她才站起身,翻来覆去的翻包,一个硬币都没找到,本来想想到小商店换硬币,结果发现里面就要电话,跟老板招呼一声,就径直拿起了电话机。

    “姜姐?”王竹君撑起脸上的笑容。

    “王大主持人啊。”

    “姜姐,在哪呢?我去你那住几天。”这是她的好朋友,所以她说起来话很随意。

    “你跟老卢离婚了?”电话里的人女人直接问。

    “你都知道了?”王竹君惊讶。

    “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不知道?”女人大大咧咧的道,“老卢好多是知名人物,你又是大主持人,记者都堵着你家门口了,老卢都搬家了,你这心也够大了,这么大事情也不仔细思量,瞧瞧你现在闹的。”

    “是不是好姐妹吧?能不能帮我一次?”王竹君没了耐心。

    姜姐苦笑道,“你忘记了啊,咱们家老方就是你介绍到四季集团的,你说你跟老卢过了这么多年,你还能不了解他?

    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老方这要是因为这个丢了工作,你也知道的,我这一家老小,就指望他一个人呢。

    王大主持,你可理解一下。”

    “理解,当然理解..”王竹君冷哼道,“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我算知道了。”

    然后咣当一声砸了电话。

    “喂,砸坏了你赔啊。”商店老板拿起话题拍了两下,确定没有问题,才嘟囔道,“一块钱。”

    “我还要继续打。”王竹君不顾老板的的脸色,翻电话本,继续打下一个号码。

    又接连打了两个电话,并没有打通,继续打,焦急的等待中,她终于接通了一个号码,迫不及待的道,“喂,黄总,还记得我吗?王竹君?”

    这一次,她刻意不找夫妻二人都认识的人。

    “哦,王小姐啊...”电话里是浓重的湘南口音,“你好,你好,好久不见。”

    “黄总,谢谢你还记得我...我....”

    不等王竹君说话,黄总就赶忙打断道,“抱歉,抱歉,王小姐,我有个会,稍后我给你回过去...”

    王竹君还没说话,就听见了一阵忙音。

    隐约中,她感觉到了古怪,难道这又是卢波捣的鬼?

    她不信邪,接连拨通了五个号码,态度有好有坏,可是结果都是一样的,没有一个人愿意提供工作机会。

    “瘸子,你够狠!”王竹君突然觉得偌大的首都,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在内心里,她把卢波骂了一百遍。

    “阿嚏!”在冷飕飕的空调办公室里,卢波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他骂骂咧咧的道,“犯小人了。”

    余德耀递给他一张纸巾,“黄总、齐总刚刚都来了电话,她给他们电话了。”

    “人家以前恭维她两句,她就真不晓得天高地厚了?以为自己真是个人才了。”卢波擦了一把鼻涕,咬咬牙道,“电视台的名录给齐全了吧?把电视台的广告客户,还有她采访过的那些人都给我务必交代一遍,不能有一个遗漏,就是给我明着告诉他们,谁跟王竹君沾上,谁就是跟我姓卢的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