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786、有票人终成眷属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786、有票人终成眷属


    “呦呵,挺结实的。”李和挡在中间,假装给赵春芳的小儿子的擦眼泪,使劲搓了他脸皮,“男孩子大丈夫,哭算什么,你还算舅舅呢,你外甥哐当摔地上不也没哭嘛。”

    “别哭,给你拿麻花糖吃。”赵春芳不停的哄着小儿子,看到李和在这,倒是不好多说什么,拉着儿子就走了。

    “摔得疼没有?”李和揉揉小何舟脑瓜子,心疼的不要不要的,不亏是他的种,不服就干!给点一百个赞!

    “不疼。”何舟回答的奶声奶气,口吃很清楚。

    不一会儿,赵春芳的小儿子何耀也不哭了,手里拿着麻花糖对着何舟耀武扬威,嘴里嚼得咔咔响。

    “就你一个人吃啊?”来弟看不过眼,要上去掰一个下来,结果何耀哭闹着死活不乐意。

    “你这死丫头,就见不得你弟好。”赵春芳对着来弟就骂。

    李和在一旁看的来气。

    不过他还是没吭声,从何舟口袋里找到了两个弹珠,在门口挖了个小洞,带着他玩弹珠。

    “对,就是这么玩,不能用手抓。”

    还不时的给他讲规矩。

    何招娣把面包车停在巷口里,远远的就看到了这撅着屁股的一对。

    及至走近了,她也没有吭声,就那样看着玩的不亦乐乎的爷俩。

    “姐,你回来了。”来娣从院子里出来打破了这个沉默。

    “嗯。”招娣看到李和望过来,赶紧用手抹了抹迷糊着的眼睛。“二和,来了。”

    “哎。”李和简单机械的应着。

    “怎么屁股上这么多泥。”招娣往何舟的棉裤上一摸,皱着眉头道,“怎么湿了?”

    “他也没说他要上厕所,怎么尿了呢?”李和责怪自己的粗心。

    招娣责怪道,“去球吧,我儿子会走后就没尿过床,大白天的就更不会了。”

    来弟在旁边噗呲笑道,“刚刚跟耀孩在那玩,推地上坐着了,那边坑洼积水,我刚刚也没注意看。”

    “这死孩子真是欠揍了。”招娣皱着眉头,尽显无奈,然后对来弟道,“给换个裤子,我陪你二哥叙会。”

    “好。”来弟把何舟抱走了。

    左右再也无人,李和点着烟,然后深吸一口气道,“陪我走走?聊会天。”

    “行,聊什么。”何招娣没拒绝,还是跟在了他身后。

    “随便聊,聊天又不收你钱,你怕什么。”李和突然间觉得何招娣也在变。

    “怕对你影响不好而已,这边可都是认识我,也认识你弟弟。”招娣还是紧紧跟着他,偶尔遇到熟人还会热情的打声招呼,在这边住的时间长了,左邻右舍基本都认识。

    “你是怎么想的?你弟弟都那么大了,你老娘也挺宠着的,我觉得这样对何舟不好。”李和终于实话实说。

    招娣笑道,“没事,我马上就搬到油脂厂了,这个房子就给我老娘他们了,分开住就行了,没什么大问题。”

    “你搬到油脂厂干嘛?”李和好奇。

    招娣道,“因为我承包了油脂厂。”

    “这个厂子不是亏损吗?”李和想不到招娣会给承包下来。

    “养着那么多光吃饭不干活的,能不亏钱吗?现在粮油市场开放了,市场大着呢,我早先跑船运的就算油料,这块客户我都认识,只要有货,不瞅销不出去。”她说的很自信。

    李和道,“你有进口大豆的配额吗?如果没有,这个想做成规模很难的。”

    每年的进口大豆配额基本都是在中粮这样的大鳄手里,地方上的油脂厂要是没原料,很大做大做强。

    “我可没你那么大心,我赚一点就知足。棉籽、菜籽、油葵我哪里收不到?什么配额不配额的,管不着我。”

    “那也是。”李和终于发现这个女人变化在哪里了。

    不止是剪了个耳的短发这么简单,她开始有了自己的主见,越来越多展现她精干独立的一面,她变得越发迷人。

    但是不再附和他,依赖他。

    他又开始回想当年。

    想当年...

    他说东....

    他还爱着她的单纯与执着。

    “我自己有办法着呢,你放心吧。”何招娣笑道,“走吧,回吧?晚上喝两盅。”

    “不了,你开心就好。”李和摇摇头,然后又试探着问,“要不行,孩子给我?”

    “想什么呢你?”招娣气的拍了他一巴掌,“忙你的去吧,我走喽。”

    “慢走。”看着她那挺拔的背影,连烟蒂烫手都不自知。

    他去找回手扶车,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准备晚上在李隆家里对付一晚,在县里溜达溜达再回去。

    拒绝了过来找喝酒的刘老四等人,他自己在小炉子上熬了一锅的稀饭,里面加的红薯、绿豆都被炖的烂烂的,他就抱着碗在那喝,意犹未尽。

    刘老四等人在那喝酒,又实在惹他眼,他忍不住喝了一杯,后面就坚决不喝了。然后不管他们划拳喝酒到什么时候,他自己打水洗脸洗脚,到李沛的屋里,门一插,倒床上就睡。

    第二天,他神清气爽,李隆看到他哥那一脸的蜜汁自信,感觉莫名其妙。

    李和道,“摩托车钥匙给我。”

    李隆道,“开我面包车吧。”

    “那你开什么?”

    “我又不止一辆车。”

    “你不早说!”李和气的踢了他一脚。

    “哎,门口一直停着的呢。”李隆委屈。

    “过年也没开回去。”李和往门外的巷子一探头,确实是一辆银色的公爵,旁边还有一辆灰不溜秋的面包车。

    “那路怎么开啊.....”李隆心疼车。

    “那钥匙给我。”

    “哎,什么车的?”李隆发现他哥的眼神在银色车上面。

    “磨叽。”李和没好气的夺过了面包车的钥匙,“开面包车多跌你李老板的份,还是我自己开面包车吧。”

    李隆看着远去李和,然后问段梅,“我招他了?”

    段梅也阴阳怪气的道,“你李老板的事情,我哪里知道啊。”

    “我勒个去,你们作吧。”李隆气的跺脚。

    太阳慢慢地划出一道亮光,慢慢升高,在热热闹闹的大街上拉开了一天的序幕。

    李和喜欢这热闹劲,有这劲,人活的高兴自在。

    一大早上的,遇到好几次吵架的,他还特意从车上下来围观,结果都是动嘴不动手,他在旁边看着干着急。

    “说明我县人民群众的素质得到了提高啊!”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背着手发表了感概。

    李和正准备点头认可,却又听见了一声惊呼。

    “抓小偷!”

    人群如同锅里沸腾的饺子,上下乱窜,也分不清谁是小偷,谁是受害者。

    李和索性不管,开车往叶芝那边过去。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叶芝一边吃着油条,一边摆货,听见急促的汽车喇叭声,抬头一看是李和,高兴的很,“你昨天走了也没打声招呼?”

    李和把车子停好,过来笑着道,“看你生意那么忙,我帮不上忙,更不能打扰你了。”

    “谢谢啊,昨天多谢你帮忙了。”叶芝笑的很开心,“你真有本事,那么好的托词都想的出来,你说,是不是真有江别鹤这个人?拿这么多钱带小姨子跑路?”

    “我也是在外地听见的,现学现卖,哪里知道什么实际情况。”李和被问得有点懵。

    “那倒也是,我就觉得不真实,3.5亿啊!那得多少钱?”叶芝的眼里直冒小星星,“你数学好,你算算有多少个零?”

    “8个。”李和连个迟钝都没打。

    “真的?”叶芝掰着手指头在那算,“个十百千万....还真是哎。”

    “你当年成绩可比我好,还来问我。”李和看她这蠢萌蠢萌的样子,忍不住翻白眼。不过对男人来说,就挺有成就感。

    “人家是女孩子嘛,哪里能跟男孩子比啊。”

    “大姐?”李和被他这卖萌的口气整的起鸡皮疙瘩,想问她要不要吃药。

    “去球!你喊谁大姐呢?我那么老啊!”

    “还好,还好。”李和松了口气,这脾气才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