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067、对天发誓....除了求票...别无所求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067、对天发誓....除了求票...别无所求


    既无乡村的质朴也无城市的时尚,处在土不土洋不洋的中间地带,乡里人看着是妖魔鬼怪,城里人看着是邯郸学步,两头不讨好。

    那一撮紫色的头发,超短的黑色马甲,厚底鞋,破洞宽松牛仔裤,这姑娘要是再敢化妆扑粉,他李老二就敢当场报警!

    每一种气质都和成长环境有关系,出生在什么家庭,多少都受家庭和周围环境影响,就算成年之后发达了,身上浓浓的城乡气息还是遮掩不掉的。

    就比如他李老二现在就活得很痛苦,名牌大学毕业生,读书没有万本,也有七八千了,还当过老师,身价过亿,往来无白丁,谈笑有鸿儒,可是看到自己的脸想着自己的人生,就觉得气质这玩意纯属就是玄学!

    把他往人堆里一丢,抛开他所有的身份,就一路人甲,属于懒得让人看第二眼的!

    李和板着脸道,“你小孩子家家的,乱打听什么。”

    “你家这么热闹,你不回去啊。”小丫头好像没看懂脸色似得,自顾自的在那说。

    “家里有人招待。”

    这就是李和躲出来的主要原因,他最怕的就是热闹,打秋风的,拉关系的,讨人情的太多,让他烦不胜烦,他想不到他爷爷生个病也能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小姑娘继续锲而不舍的问,“听说你很有钱?”

    李和本来想随口说和你有什么关系,但是一考虑到对方毕竟是个小孩子,哪怕是熊孩子,也该给个应有的尊重,因此就笑着道,“这是大人的事情,你不上学,瞎打听这些干嘛?”

    小姑娘道,“读书不就为了考个大学嘛,考大学不就为了好工作,最后还是图个钱。

    我提前出来工作,早赚钱多好,干嘛还要在学校拼死拼活,再说我只是个女孩子,我娘说的,早晚要嫁人的。”

    “中考也好,高考也罢,这是会成为你人生中次数多不多的不看脸、不靠社会关系就能成功的机会!只要你肯努力就行。

    所有的努力,不是为了让别人觉得你了不起,而是为了能让自己打心眼里看得起自己。”只要涉及到教育问题,李和向来很有耐心,“你娘没跟你说什么是门当户对吗?

    不努力的女人,只有逛不完的菜市场,买不完的地摊货。”

    小姑娘不服气的道,“你家老四老五,都比我强,还有李柯天生就是贵小姐的命,我们努力的天花板,只是他们的起点!条条大路通罗马,她们就出生在罗马,我们不值钱,努力还有什么用!”

    李和笑着道,“那么你知道我们以前是怎么过来的?我是不是也该向你这么抱怨?

    抱怨父母没有出息?可是我们从来不抱怨、不难过,只因为从出生就习惯了。

    认清事实比盲目攀比更为重要。”

    “哼!”小姑娘落个没趣,生气的转过头。

    李和接着道,“丫头,对有些人来说,对我们这代人来说,能吃饱饭就已经是运气了,再看看你们现在的条件,吃的好,穿的好,该知足了。

    如果有不知足,那更该是你努力的动力,缩小你和别人的差距。”

    “说的容易。”小姑娘瘪瘪嘴,显然对李和的话嗤之以鼻。

    李和无奈的摇摇头,又被鄙视了,要知道,想和他搭话,愿意听他讲课的人可是排着队呢!

    他不愿意再和小姑娘多说,看到了吴驼子的船过来,脱了鞋,卷起裤管,跳到了船上。

    船的前后仓堆的都是沙子,柴油机轰隆轰隆的响,李和大声的喊,“你现在也吸砂了?”

    驼子大声的回道,“赚一点算一点。”

    见李和听得不是听清楚,就上前把柴油机给关了。

    “戒烟了。”李和拒绝了驼子递过来的烟。

    “戒了好。”驼子又把烟装回了口袋里,笑着道,“自从戒烟后,我嗓子都好多了,早上起来不犯恶心,舒服的很。”

    “你这船都换了?”

    “没换。”驼子笑着问,“是不是看着新了?新上了桐油,涂了油漆。”

    “我说呢。”李和左右看看,“胖子他们在哪里吸砂呢?怎么没看见。”

    “你不知道?永强的船卖了,跟着李辉进省城搞拆迁去了,他老子和他媳妇给他养猪。”

    “我说呢。”

    村里的年轻人基本都不在了,能出去闯事业的就出去闯事业,能出去打工的就都打工了,剩下的不是老人就是妇女儿童。

    驼子道,“还是年轻好,脑子活络,舍得下本。就连李志家那小子都做起来了,瞧着那闷不吭声的样子,也是有胆气的,五一回来的时候,开的车都是几十万的,什么牌子,我还记不清了。”

    “李昂?”李和问。

    “小的还在上学呢,今年大学毕业。”驼子感叹道,“你说李志这老小子也是能耐,俩儿子,俩大学生,整个洪河桥,除了你家就是他家了。”

    “这俩小子不错。”对李志家的俩孩子,李和的印象都不错。

    跟驼子落了会家长,就回了家。

    晚饭是在段梅做的,家里眼下除了老太太,就她一个人会做饭。

    饭桌上,重新提到了李志家,李和问李隆,“他家大小子做什么生意,发这么大财?”

    纯属是好奇。

    李隆道,“就五一回来那趟,我遇着了,开的是奥迪,挺有排场。我问了,说在深圳开了一个厂子,做那个下水道弹簧。”

    李和没好气的道,“做下水道哪里用得上弹簧了?”

    “是下水道疏通弹簧,好像是安电钻上才能用。”段梅在一旁补充道,“好像只要能通下水道的东西,他们都做。”

    “这小子还真有脑子啊。”李和夸赞道,“这么冷门的行业都能想起来做。”

    李兆坤冷哼道,“他老子是搞什么的,你忘了。”

    李隆见李和还在那迷茫,就解释道,“地里不忙的时候,就去城里给人通下水道、刮大白、铺地砖,寒暑假的时候,把孩子都带着,给搭把手。”

    “我说呢。”李和了然。

    ps:希望在没有遇见我的日子里,你非常非常非常的孤独,然后我就气喘吁吁来到你的面前,装作和你偶遇的样子,告诉你我一不小心很喜欢你,也愿意和你一起孤独,你回应说:巧了,我这里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