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123、别等了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123、别等了


    发自肺腑。

    他可跟许多人不一样,凡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许多人都解决不了,而他不费吹灰之力。人世间大部分的烦恼,都可以用钱解决,还有一小部分,需要用更多的钱。

    他自己的亲戚也好,何家的亲戚也好,向来是能帮一把是一把,而从来都不嫌弃麻烦。

    “所以,你是世界上最好的那个,对我来说,你弥足珍贵。”何芳一下子勾住他的脖子,双眼迷离。

    “让老太太看见不好。”李和被她呆在了沙发上,压在了她的身上。

    “怕了?”何芳的嘴贴着他的耳垂。

    “谁说的?”结婚这么多年,他是第一次被她这么调戏。

    心有不甘。

    “没意思,起来吧。”何芳把他推起来,

    “你突然良心发现,让我受宠若惊。”李和感觉有点凉,把沙发的外罩披在了身上。

    “没个讲究。”何芳顺手给他扯了,拉开墙边的一个柜子,丢了一件毯子给他,“一天到晚邋里邋遢的。给你点好脸,你就开始喘,告诉你啊,不许骄傲!”

    李和嬉皮笑脸的道,“我不是骄傲的人,我现在可是谦虚的很。”

    做人一定要谦虚,多听听别人的意见,然后认真记下来,看看有意见的都是谁。

    他都这么成功了。

    成功了说什么都是对的,失败了做啥也是错的。

    放在烟灰缸边沿上的烟头烧了一半,何芳捡起来,又吸了一口,认真的道,“我想了想,龙子他们都不小了,他比你还大一岁呢,咱们还要管到70岁吗?

    以后他再有什么事情找你,你都推给我,让他来找我,到时候我来做恶人。”

    李和愣了愣道,“一直不都是这样?”

    一般情况下,事关何龙的事情,他可不敢一个人做主,得先征求何芳的意见才行。

    比如上次何龙跟李和说要加盟陈有利的KTV,李和建议他做超市,甚至可以借钱给他,但是何龙还没开始就被何芳给直接否决了。

    何芳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大事情你还能跟我说说,小事情你什么时候问过我意见?东四那套房子,原本不是说租给他开分店的吗?

    结果现在他分店也不见开,房子也没说还回来,房租没收到他一分,两口子那么会算计,居然还租给了别人。”

    “都是自己家人,计较这些做什么,他租给别人就租给别人,房租才几个?”李和很是无所谓的道。

    “你真不生气?”何芳认真的看着李和道,“给我说实话。”

    李和苦笑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他李老二又不是真是好脾气!

    “对不起,”何芳摸摸他的头,“委屈你了。我说的,以后不惯着他们这臭毛病了。我现在明白了,善良比聪明更难。聪明是一种天赋,而善良是一种选择。”

    “这有什么好委屈的。”嘴上是这么说,李和心里其实是大感欣慰,终于找到理解他的人了。

    “我以后就不能让我老公,还有我儿子、闺女受委屈。”何芳昂然道,“以后换我给你们遮风挡雨。”

    “姐啊,凭你这句话,我以后就跟你混了,别说我的心,我的命给你都行。”李和装作小女人装,依偎在她的肩头。

    “乖啊,那以后就姐罩着你。”何芳似模似样的安慰,又喃喃道,“李老二,我求你一件事。”

    “什么?”

    “别等了。”

    “嗯?”李和有点雾里云里。

    “有些人是等不到的。”

    “对不起。”李和低着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也一直在等你。回忆里的人是不能去见的,去见了,回忆就没了。”

    李和低声道,“谢谢。我保证,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开你,离开孩子。”

    “其实我有时候真希望你能走,不然总担心你会走。”何芳哭了,像个孩子。

    “不会的。”李和把她搂的更紧,没有说出口的何止是心酸。

    为了抵消愧疚,自然是一番温存。

    三更。

    何龙一会把钥匙在锁孔里使劲转来转去,一会急切的拍门,“开门啊!”

    “这玩意反锁干嘛!”吴春强被亲妹子堵在门口,同样是很生气,“娟子,小虎,你妈不开门,你们给大舅开门!”

    “这俩犊子没这么大胆子。”何龙终于意识到权威在家庭的重要性,闺女和儿子在关键时刻还是站在了她老娘的这一边!

    宁愿他这个老子在外面喊破嗓子,也没有开门!

    “你们都消停啊!让不让人睡觉了!”吴春燕从屋里喊。

    “开门,跟你说个事。”吴春强继续拍门。

    “有什么事,明天说。”

    吴春燕没有开门,亲哥怎么样?大义灭亲!

    何龙看看大舅子,吴春强看看他,俩人面面相觑。

    吴春强无奈的摆摆手,“得,去我那对付一晚上。”

    “得了吧。”何龙看看时间,“我得去早市买菜,你也别想睡了。”

    “四点钟了?”吴春强往何龙的手腕瞄了一眼,“这个还睡什么,我得赶紧去面馆和面。”

    两人又匆匆走人。

    吵架归吵架,闹归闹,可是日子得过,生意得做。

    早上,打着哈欠去办公室,昨晚没有睡好,那娘们居然这么疯狂,结婚以来,缴械投降,他这是第一次。

    他突然有点恐惧,害怕还有第二次。

    万一再有第三次?

    甚至第四次?

    他这男人的脸面要不要了?

    男人啊,不作不死。

    出来混的,总要还的。

    本来想吃个红薯,结果烤红薯的老头不在了,旁边的卖炒米粉的老太太告诉他,老头不在这边做了。

    他无奈打包了一份米粉上楼。

    “周总昨天把钱转给了庞修杰,”齐华把一份文件递给李和,“这是庞修杰转让股权协议,需要你签字。”

    “回老家办离婚证了?”李和唰唰的在文件上签了字。

    齐华笑着道,“农村有结婚证的有几个?”

    “也对。”李和想想褚秀红和何满军,打个包袱离了何家就算离婚。再想想自己老爹和老娘,因为到香港的需要,后来才去了县里的民政局补办了结婚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