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139、火眼金睛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139、火眼金睛


    “想什么呢。”余德耀一脸嫌弃的推开了他,然后笑着道,“我的意思是你启发了我,让我一瞬间豁然开朗。”

    “余秘书,你可别这么抬我,集团上下谁不知道你最能耐,”刘经理笑嘻嘻的低声道,“卢总有时候做不了的决定,都得问你意见呢。”

    “滚犊子。”余德耀气的踢了他一脚,赶忙拉开门,脑袋探出外面左右瞅瞅,见没有人,才松口气,重新合上门,回头骂道,“这事能乱说吗?让人听见了,那还得了。是你们了解卢总,还是我了解卢总?”

    “当然是你余秘书。”刘经理自然不敢再开玩笑。

    “那不就得了。”余德耀没好气的道,“我自己几斤几两我自己心里有数,跟卢总是完全的没法比,卢总虽然没什么文化,可高屋建瓴,眼界开阔,是我这种纸上谈兵能比的?”

    “我这不是开玩笑嘛...”刘经理被说的有点难堪。

    余德耀道,“玩笑可不能乱开,常言道天下事,除了上天难,就数赚钱难,跟着卢总这些年,我可是亲眼见着那么多企业,要么改弦更章另换其主,要么干脆支持不住,被滔滔商海淹没得尸骨无存……

    特别是零售百货行业,这些年外资汹涌,正一点一点被这些外来企业所蚕食,堪称是九死一生啊!

    反观,只有我们四季集团蒸蒸向上。”

    世界上每样东西都包括生死未定,都充满了风险,那些不接受风险,不了解命运的人,那些蹲在角落求安稳的人,最终还是经不住风吹浪打。

    “是,余秘书你说的对。”刘经理赶忙附和。

    “所以,正像你说的,咱们要理解卢总,商场上能做到如今这地步,是真心的不容易啊。”

    余德耀真正的开始站在卢波的角度去理解卢波的人生。

    卢波是典型的从小缺爱,长大缺钙,性格过于自卑,但是偏偏却又是要强的,要赚最多的钱,娶最漂亮的女人!

    他现在才发现,他得多笨才能劝卢波在离婚这件事上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哎,可不是,卢总能熬到今天,是真心的厉害!”刘经理竖起大拇指。

    “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晚上请你吃饭,”余德耀笑着道,“这个一定不能推辞。”

    “吃饭不吃饭,咱们回头再说,先看看这个怎么处理吧,要不现在去找卢总?”刘经理此刻才真正的有点着急,进门到现在,耽误了十来分钟。

    余德耀道,“去找卢总?那是给自己找不自在,没那个必要,还是我去吧。”

    “也对,没必要再给卢总添麻烦,”刘经理想了想道,“每次跟卢总说完,卢总还是让你去给钱了事,这次来,无非也是要钱,你给完钱跟卢总汇报一下,也是一下的。”

    “给钱?”余德耀冷哼道,“做他的春秋大梦吧。”

    “那....”刘经理还要追问,余德耀已经出了办公室,他只得赶忙追上,刚出门,发现门没关,又慌忙转回身带上了办公室的门。

    保安经理办公室在一楼超市的隔壁的一个小拐角,虽然不起眼,可是也是一个权柄很重的部门,除了维护本大厦的次序和安全事故意外,还负责整个四季集团的的安全防范、车辆交通、消防年度、季度工作计划及部门日常管理事务。

    所以别看刘经理对余德耀这么恭敬,其实手底下是管理着上千号人的。

    办公室走廊的尽头是一道小门,小门的外面是一座露天停车场,五六个保安热的满头大汗,正挤在门口一边抽烟,一边蹭屋里窜出来的冷气,看到余德耀和自己的经理过来,一时间有点慌张不知所措。

    “外面热,就朝屋里来,”余德耀不甚在意,“挤在一起不是更热。”

    这鬼天气,他表示理解。

    “叮嘱好兄弟们别搞中暑了,外面时间别待太长。”刘经理也跟着吩咐了一句,对余德耀的理解表示非常感激。

    夏季高温,对于门卫、停车场的保安员而言,是巨大的挑战。

    由于客观条件限制,部分执勤点无法配备降温设施,而超市和大厦的车流量和人流量又非常巨大,他们通常都要在毒辣的太阳底下执勤好几个小时,那点遮阳伞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站在经理室的门口,余德耀反而不着急进去了,点着烟,漫不经心的听着里面的吵闹声。

    “姓刘的死哪里去了!你们赶紧打电话催催,这都二十分钟过去了!”办公室里传来一个男人的高昂声,声音中透漏出极度的不满,“你们别忘了,这是我弟弟的公司,我找自己的兄弟,碍着你们什么事了?每次都拦着老子,不知道老子很忙吗?瞎耽误事情!”

    “正哥,你等会,我们刘总马上就回来...”里面有人在尽力安抚。

    “我不用猜都知道肯定是先去找余德耀那小王八蛋了。”被称为正哥的男人依然不高兴。突然门被推开,他看到了余德耀,显然他刚才说的都被听见了,不过却是依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冷哼道,“余德耀,我弟弟呢?”

    “卢总不方便见你。”余德耀的脸上依然保持着笑容,对于卢波的这个哥哥卢正,他站在外人的角度是觉得讨厌无比,无比讨厌。

    但是他站在卢波的角度,却又是替卢波多出了一种无奈,拥有一个不争气的亲哥哥,真是打不得骂不得。

    卢正问,“听说他和王竹君那娘们离婚了?”

    “是。”余德耀没否认,卢波离婚这件事从早上开始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卢波是从家族内部开始宣布的。

    卢正恨恨的道,“早就该和这女人散了,我都跟老二说过好多次了,这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分明是奔着咱家钱来的。

    就为这,他还敢冲我吹胡子瞪眼,现在才晓得我火眼金睛吧!

    我老卢家的人,这次是真丢干净了!”

    余德耀道,“脸是靠自己挣的,可不是别人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