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140、不需要了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140、不需要了


    卢正不屑的道,“丢脸就是丢脸,还拿这种话遮掩什么?我本来打算今天去试试手气,就因为怕人家问东问西,我这都没敢出门。

    哦,对了,我去看看我家老大怎么样,要让他明白,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不能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放过那个女人,要个给她一点颜色瞧瞧。”

    说完拉开门就要走。

    “正哥。”余德耀伸手拦住他,“我觉得卢先生需要单独冷静几天,你还是不要去打扰的好。”

    “我说,余德耀,你很讨人厌,你知道不知道?”卢正板着脸道,“什么叫我打扰他?我是他亲弟弟!我不关心他,谁还能关心他?起开,好狗不挡道。”

    “正哥,你这手气又不顺了?”余德耀动都没动,个头比卢正矮了不少,但是站在卢正的身前,气势上却是一点都不输。

    卢正身材高大,国字头,五官齐整,端端的一副好相貌,可却偏偏让人感觉很猥琐,气质这东西,有时候很玄妙。

    “看出来了?”卢正无奈的搓搓手道,“最近走背字,连着几场都不顺,跟着了邪似得,你还是让开吧,我上楼去看看,非拦着我干么事。”

    余德耀把烟塞到他嘴里,给他点着火,笑着道,“正哥,我拦着你可是为了你好,你想想,卢总现在可是正在气头上,你去安慰安慰我不拦着,可要是打着要钱的心思,我估计是很难,一毛钱都拿不到。”

    卢正信心满满的道,“那他就没功夫和我磨叽,快点打发我才好。”

    “正哥,信心十足是好事,有信心就等于向成功迈出了第一步,当然,光靠信心是不够的,最重要的还是要靠实力,实力是什么?”余德耀把手放下,也给自己点着了烟,笑着道,“请吧,考验你们兄弟感情的时刻到了。”

    “咳咳....”听了余德耀的话,卢正反而不动了,拔一口烟,沉吟了一会,然后眼神一亮,笑呵呵的看向余德耀道,“小余啊,你说的对,我哥正是伤心的时候,我不能去打扰,反正每次我找我哥,我哥都吩咐的你,要不,你自己给我,省的我再去烦他?”

    他是有自知之明的,他们兄弟俩哪里有什么感情,不干仗就是阿弥陀佛了!

    至于明明没有感情,他哥哥还这么由着他,也是有原因的,他哥哥得顾着老卢家的脸面!

    要不然就他这样不务正业,胡吃海喝的,到处一屁股债,肯定是要给卢波丢脸的!

    现在,他卢家的染料坊刚刚开张,一片绿,已经丢了老脸!

    所以,他敢肯定,他哥肯定不会再顾忌他会不会再给他丢人了!

    已经丢过一次了,再丢一次又能怎么样?

    “你太高看我了,我可做不了这个主。”余德耀摇摇头。

    “不为难你。”卢正爽气的道,“我不要多,就一万块而已。”

    “一万块?”余德耀笑着道,“你知道一万块意味着什么吗?是许多人一年的收入,正哥,你一年输了多少个一万块?少说也有五六十万吧?”

    “这关你什么事?你只是个秘书,少拿鸡毛当令箭,再怎么说,我都姓卢。”卢正有点生气。

    “正哥,没什么,只是给你提个醒而已,适可而止,这么多年,可是卢总给你养着老婆孩子的。”余德耀一直是笑嘻嘻的。

    “那又怎么样?”卢正不知耻的道,“我老婆照样对我百依百顺,可不像他那么没骨气,连个娘们都收拾不了。”

    余德耀脸色一变,“卢总是你亲哥,这话说出来不妥当吧?”

    卢正道,“嘿,真是给你脸不要脸,我自己去找他,不跟你废话。”

    刚迈出一步,余德耀朝着门口的两个保安使了个眼色,两个保安径直堵住了门口。

    “干什么?这是要造反啊。”卢正面带怒色。

    余德耀对两个保安道,“送正哥出去,以后没有卢总的吩咐,不准放进来,不,是不准靠近这个大厦一步!”

    他才是真生气了。

    “我看你们谁敢!也不看看我是谁。”卢正扫视两个保安道,“得罪了我,没你们好果子吃!”

    两个保安一下子就犹豫了,这个人再不怎么样,也是大老板的弟弟!

    可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他们为难的看向了刘经理,得听直属领导的。

    “愣着干嘛,听余秘书的,”刘经理没好气的道,“得罪他,也许可能大概会丢工作,但是不听余秘书的,你们现在就得丢工作,这还要掂量?”

    他虽然觉得余德耀的做法欠妥,可是没反对,得罪余秘书和卢正之间孰轻孰重,他分得清。

    何况,他同样对卢正非常气愤,应付了这么多年,攒了一肚子的怨气,此刻也乐意借余德耀的手发泄出来。

    两个保安不再犹豫,一人架起一只胳膊,不管卢正如何挣扎,硬是给拖出了办公室,往小门过去。

    “你们两个狗杂碎!”卢正咆哮大骂。

    两个保安没法还嘴,手上加大了力气,拽到门口,一下子就给甩到了地上,卢正甩了一个大马趴,水泥地坚硬,他的嘴唇,胳膊都摔出血了。

    “好...好,你们好胆...”手一摸,全是血,卢正又惊又恐。

    余德耀冷哼道,“不要再让我看见你,更别人卢总看到你,请选择相信我,卢总不会像我这么好脾气的。”

    这么一瞬间,他很笃定,如果卢波在这里,大概比他还要狠,说不准一怒之下,把他的亲弟弟也敲成一个瘸子。

    他余德耀是知道的,为了维护卢家这个大家庭的安定团结,卢波费了操了多少心,受了多大的委屈,花了多大的力气,做这一切,无非也是想间接向王竹君证明自己是个可靠的大家长,是有能力,有爱心的,所以,现在离婚了,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咱们就等着瞧!”卢正放完狠话,捂着腮帮子走了。

    余德耀上楼向卢波汇报完,并且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你应该揍他一顿的。”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卢波还是赞赏的看了他一眼,“不但公司不让他进,以后我家里也不准他进。”

    余德耀犹豫了一下,然后道,“万一....”

    “没有万一。”卢波叹口气道,“即使是我父母过来,都不行,照样给我拦着。以后,每个月给他们送三千块钱,有大病就送医院,要是蹬腿,我给送行。其它就不用管了。从此父母与儿子的缘分也就尽了...”

    还未说完,眼泪水顺着脸下来了。

    他永远忘不了只因为他偷吃了弟弟碗里的鸡蛋,他的母亲是如何又打又骂,甚至诅咒他去死,又因为不小心打碎了暖水瓶,他的父亲是如何逼迫他拖着瘸腿在雪地里跪着的。

    弟弟受了别人的欺侮大哭,他也得跟着挨打,都责怪他没用,连弟弟都护不住。

    妹妹丢了头绳,他也得跟着挨打,都说他眼瞎。

    他是多余的人。

    只因为她需要公公婆婆,儿子需要爷爷奶奶,他想让她看见一个表面上看起来正常的家庭。

    但是,儿子出国了,老婆跑了。

    他什么都不需要了。

    从此,他卢波就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了。

    余德耀一声不吭,递过去一张纸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