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6、良言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6、良言


    当然,这也属于大逆不道,再怎么说,这都是他亲舅舅,能动嘴就尽量不动手,从小到大,他都是秉承这个原则。

    “我老儿回来了。”何舟刚提到姥姥,赵春芳就挎着一篮子的大白菜出现在门口,对着何耀道,“门口这么冷,站着干嘛,进屋。”

    何耀道,“刚回来,想找口水喝都没。”

    赵春芳立马对何舟道,“你也酒足饭饱了,赶紧的去给你老舅烧水去。”

    “知道了。”何舟径直去了厨房间找了热水壶开始烧水。

    对于姥姥,只有尊敬,而没有爱。

    毕竟,这偏心偏的没边了。

    在厨房里待水开,冲进暖水壶,然后提到了客厅,说了一句水开了,头也不回的出了家。

    这个家,他暂时不想呆。

    走着走着就到了河坡,河坡上的风更大,刮的脸生疼,他并没有在意。

    “何舟,你没回家睡会?”潘广才扛着铁锹过来。

    何舟道,“没,潘叔,你下桌这么早?不继续喝会?”

    潘广才道,“喝什么喝,现在血压高,喝两盅就差不多了,陪不起他们,我去看看鱼塘。”

    何舟闲着也是闲着,没有地方去,索性道,“我跟着你去看看你家鱼塘。”

    “走吧,我那仓房有鱼竿,没事在那钓鱼可以。”潘广才高兴应了。

    “中。”何舟高兴地很。

    两个人边走边聊,不一会儿就到了潘广才家的鱼塘。

    鱼塘就在河坡的下边,是淮河水流冲击形成的洼地,面积很大,周围都是二米来高的防护网。

    边上是彩钢夹芯板搭建的两间小屋,两条狗大老远从屋里跑出来,对着何舟先是叫了两声,待被潘广才呵斥了,才蜷着尾巴跑远了。

    潘广才从房里搬了一袋子的糟糠出来,何舟帮着投喂。

    不少鲫鱼从水底泛到水面,“叔,不少鱼啊。”

    潘广才道,“没多少了,年前就让他们给我快捞没了,现在没多少了。。”

    何舟顺口道,“那没少挣呢。”

    潘广才道,“挣什么挣,从养鱼开始,我就是尽赔钱,你胖子叔、李辉叔他们来捞鱼,你看什么时候给过钱?自己捞不算,还带朋友来捞,我啊,我这是学**做好事,全替他们忙了。”

    何舟笑着道,“叔,你也不能差这点钱。”

    李庄人的发财致富的故事,他有意无意中听过很多,比如在八十年代就开始倒腾国库券,买股票,而且他大字不识得几个的姥爷也参与过,一提到当年的辉煌,老头子满脸骄傲。

    在债券和股票市场上攒的第一桶金后,李庄人迅速的向货运、旅馆、废品和地产行业迈进!

    李庄这才得以成为有名的土豪村。

    潘广才也是李庄的大土豪,如果有李庄富豪排行榜,他是可以进前十的,但是他的致富之路又和大家不一样。

    他是李庄唯一一个完全依靠证券市场成为亿万富豪的。

    在所有人都从债券、股票上退出,转投其它行业的情况下,只有他坚持证券市场大有可为,这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农民,买回来一大堆关于证券的书,没日没夜的研究,如今,许多上市公司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单中常见他和他旗下公司的名字。

    “嘿,就是个玩劲,闲着也是闲着。”潘广才默认了何舟的说法,他真不差钱,不管何舟抽烟不抽烟,丢了一根烟给他,“有火吗?”

    “我自己点。”待潘广才点着烟后,何舟接过潘广才的火机,给自己点上,见左右没有其他人,才敢送进口里。

    “放心,不会给你老娘说。”潘广才笑着道,“还是年轻好啊,以后就是你们的天下了。”

    “我还什么都不懂呢。”

    潘广才道,“不会就学啊,你是大学生呢,大学生好,学东西快,哪里像我们,没文化,不晓得吃了多少亏,想想以前,跟二傻子没区别,做什么都凭着一股热情,撞得头破血流之后,才记住这个亏,下次啊,就能绕着走。”

    何舟笑着道,“叔,我跟你学炒股呗。”

    “别,大侄,这条路千万别走,那是尸山血海,再说,现在也没以前那机会了,一地鸡毛,用网上的流行语来说,还是安静的做一股美男子就好。”潘广才接着道,“耐心做自己能力所及且可以理解的事情,你呢,以后就等着接你老娘的班。不用想着一些不靠谱的事情。”

    “叔,那你炒股有什么诀窍没有?”何舟倒不是真的对股票感兴趣,其实更多的是没话找话。

    潘广才认真的道,“周一到周五,不穿绿色的衣服。”

    何舟哈哈大笑。

    “叔,你真逗。”

    潘广才也跟着笑道,“我搞证券二十来年,开始赚,之后赔,甚至一阶段赔的没感觉了。后来我就明白一个道理,追涨杀跌永远没有前途,我啊,就买一些自己懂的板块,比如白酒,就闭着眼睛去买,现在条件好了,吃饭哪能缺酒?还有这个医药,是人他就得生病,就得用药。

    还有这个煤炭,那煤老板多阔气,我早就见识过了,铁定赚钱。

    我持有时间最长的几支股票,都超过15年了。”

    “叔,你可真厉害。”何舟表示由衷的敬佩。

    15年前的股价和现在的股价?

    这得翻多少番?

    “我这是笨人笨办法,ST和退市也遇过。”潘广才无奈的摆摆手,然后从屋里拿出来一根鱼竿,递给何舟,“钓会玩。”

    何舟道,“我还没钓过呢。”

    潘广才笑着教他怎么用饵料,怎么抛开。

    “等着就行了。”

    不一会儿,一条三斤多的大鲢鱼就被何舟从水里拖了出来,他兴奋的很。

    进入状态之后,就是一条接着一条,他都不好意思再继续叼了。

    潘广才道,“不错,拿回去晚上添菜。”

    何舟道,“那这就够了。”

    潘广才道,“还跟我客气?没事,继续钓,我可没少吃你家的饭。”

    何况,他资金紧张的时候,从招娣哪里经常性的拆借上百上千万,从来就没给过一毛钱的利息!

    现在,几条鱼才值几个钱?

    ps:来,有票的大爷出来走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