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7、继承者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7、继承者


    哪怕把这一池塘的鱼都给他又何妨啊?

    “多了也吃不了。”何舟坚决不再钓了,把鱼竿缩回去,放进了屋里。

    潘广才把泡好的茶推到他跟前,笑着道,“来捂捂手,外面冷。”

    接着又把炉子上的茶炊去掉了,拎到桌子边上。

    “不用这么客气。”何舟受不了这热情。

    潘广才道,“快毕业了吧?”

    何舟道,“还有两年。”

    “嗯。”潘广才点点头,“毕业了,去你老娘公司,也能给担待点事情,老是靠她一个人也太累。”

    “看情况再说吧。”何舟不愿意给他老娘在一个锅里磕磕碰碰,他很敢肯定,他他要是真去自己家公司上班了,他老娘敢不给他发工资!

    给自己家干活,要什么钱啊!

    而且,他老娘还能振振有词的说,反正将来都是他的!

    可是,他关注的是现在啊!

    潘广才道,“你不是想学李沛这犊子吧?嫌弃这个,嫌弃那个的。你可别小瞧你家那一亩三分地,其它什么棉纺厂,油脂厂、电子厂先不说,就说你家这最不起眼的运输公司,那就不得了,仓储中心、堆栈齐全,从全省看,有这规模的都没几家,省内这些快递、物流公司用的基本都是你们家车子和场地。”

    “这些我都清楚。”他高中毕业那年暑假还被老娘安排进了省城的货运周转站打工,美其名锻炼,得益于太子爷的身份,天天吃的好,喝的好,站长和颜悦色,但是工作是坚决不能打折扣的!

    最关键的是吭哧吭哧的累了一个多月,没拿到一毛钱工资!

    他图个啥啊?

    亲妈也不能这么虐待啊!

    潘广才道,“也不怪你娘管你管的严,你家就你一个,她对你期望很高,可不能滑坡,将来家业发扬光大都靠你了,你要是顶不住大梁,你老娘哭都没眼泪。”

    何舟硬着头皮道,“肯定好好努力。”

    “你们啊,现在这条件,搁我们年轻那会想都不敢想,说句难听话,我二十郎当的时候,衣服都没一件新的,全是补丁,逢年过节才能吃上一顿白面,见点油荤,住的是土房子,一下雨,屋里都漏雨,没一块干净地方,”潘广才感叹道,“所以啊,还是得珍惜现在。”

    “我们现在这条件是好。”其实心里不以为然,如果这一代还不如他们上一代,那是历史的倒退!

    他家的条件当然是好,上最好的学校,住最好的房子,吃喝穿衣,老娘也舍得在他身上下本钱,可是唯一的问题就在于,他没有流动资金啊!

    上高中那会,把老娘给新买的鞋子折价卖给同学,五六百的鞋子,只卖199!

    他就干过一次!

    只为了凑钱买他喜欢的游戏机。

    这些‘玩物丧志’的东西,他老娘是不可能出钱给他买的!

    两个人正说着话,从外面进来一个高个子女孩子,面容精致,短发利索,一身红色的羽绒服也没有掩盖住她姣好的身材。

    “何舟也在啊?”她先打招呼。

    “哎,”何舟一时不晓得怎么称呼,这是潘广才的小闺女,按照年龄,得喊姐姐,但是又不好意思,“潘应你坐这。”

    他主动让出凳子。

    “凳子多的是。”潘广才又拉了一条凳子出来,然后问潘应,“这么冷出来干嘛?”

    潘应道,“你这么长时间没回去,俺娘怕你喝醉掉河里,让我出来看看。”

    潘广才没好气的道,“淹死倒好,省的她天天啰嗦,烦死个人。”

    “不让你喝酒是为你好。”潘应笑着坐下,然后问何舟,“你快开学了吧?”

    “今天不算,还能在家呆十天。”何舟不敢看她。

    潘应道,“那比我早点,我起码还能在家舒服半个月。”

    “你大二了吧?”何舟问。

    “大二了,不过跟你比,她高中复读一年才考上的。”潘广才嘴上是这样说,其实心里是说不出的骄傲,他老潘家出个大学生真不容易!

    出个大学生,比他挣个几千万还要高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李庄出现了一股读书的热潮,家里不出个大学生,都不好意思出门和人打招呼!

    大儿子是木头疙瘩,在读书一事上,简直是油盐不进,所以最后他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女儿身上,为此还特意在省城买了房子,让老婆去陪读。

    女儿高考第一次就失利,他虽然失落,可是没有气馁,他就不信桑永波家的桑春玲都能考上大学,为什么他的闺女就不能?

    他让女儿继续复读,庆幸的是,女儿没有让他失望!

    老潘家终于出了一个大学生!

    结束了老潘家五代文盲大老粗的不堪历史!

    何舟谦虚的道,“我是运气。”

    “第一年我是不走运,数学很难,我本来数学就不好。”潘应很不高兴她老子当面揭短。

    何舟道,“我数学也不好。”

    潘应道,“蒙谁呢,你高考数学满分。”

    那一年,何舟的分数一出来,招娣满天下的宣传,大摆宴席,深怕别人不晓得她儿子多厉害似得。

    “嘿嘿...”何舟挠头,“我觉得数学考试,考147分是实力,剩下的3分就靠运气了。”

    潘应愤愤不平的道,“咱俩一起进的考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我记得当时只考了103。”

    外面接着传来一阵狗叫。

    潘广才一看,招娣过来了,把狗喝退。

    “怎么跑这来了,找一圈,人家说你来这里了。”招娣同样担心喝了酒的儿子。

    何舟道,“我跟潘叔学钓鱼呢。”

    “老婶,你坐。”潘应给搬了个凳子。

    “不了,让他回家睡一觉,”招娣看着满面通红的儿子,心疼的道,“不能喝,还那么瞎逞能。”

    潘广才道,“他酒量可不差,好的很呢,那一斤酒下去都没迟钝。”

    “小孩子家家的,哪里能喝这么多。”招娣看了一眼地上装满鱼的水桶,笑着道,“拎着吧,回头睡醒了把桶送过来。”

    何舟把桶拎了。

    娘俩一起回家。

    ps:“进前十,裸奔...”没有比这更天长地久海枯石烂的承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