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1、聚头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1、聚头


    “谢谢,妈。”何舟没有丝毫的动容,因为等他娶妻生子估计也要十来年的时间。

    何况,他想做一番自己的事业,这是一个男人最本能的想法,他不想依赖老娘。

    他更不想老娘为了他而过早的放弃自己热爱的事业,他实在无法想象,习惯整天忙忙碌碌的老娘,一旦清闲下来会是什么样子,那样对她不公平,会很残酷。

    他心疼老娘。

    “傻子。我是你亲妈,”招娣一脸宠溺的道,“我做什么不都是应当应分的吗?我拼死累活争下这份家业,也是为了你,等我退休了,不求你进取,只要能安稳的守住就行。”

    “妈,我还是想出去锻炼几年,我不想再让你护着,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何舟还是很坚持自己的想法,“社会瞬息万变,我觉得互联网行业会有一轮爆发,我想做互联网的行业。”

    他现在没事就翻开他老子的笔记,愈发坚定了他布局互联网行业的想法,要是能得到老娘的资金支持那就再好不过了。

    “你也知道瞬息万变,外面做事有容易的?”招娣笑着道,“相信妈,妈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都多,好好学习,等你毕业了,在妈身边,妈就安心了。”

    何舟明白这是说不动老娘了,只能无奈的点点头,以后见机行事。

    他陪着小丫头玩了一会,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汽车喇叭声。

    他出门一看,刘佳伟的车停在门口。

    刘佳伟的脑袋探出车窗道,“走。”

    何舟以为刘佳伟找他是去打牌,摸摸口袋,然后摊摊手,“你借我啊?”

    年三十晚上,本来有发财机会的,可惜被老娘给搅和了。

    刘佳伟奚落道,“瞧瞧你这怎么混的,别磨蹭,走吧。”

    “去哪?”他问。

    刘佳伟道,“我开车,咱们去县里搓一顿。”

    “你请客?”何舟还是谨慎的问了一句,刘佳伟每个月的零花虽然有两三万,但是交际广,派头大,每个月零花钱一到手,月中就光了,没到月底就嗷嗷待哺,甚至还好意思朝他这个每个月只有500块零花的人开口借钱!

    他有时候都不明白,这么多钱是怎么花光的!

    反正,贫穷限制了他的想象!

    “想多了吧你?”刘佳伟苦恼的道,“我口袋钱早就花光了,昨个晚上在镇里输了一万多。”

    何舟讥笑道,“所以,还不如跟我玩两块的,输给我个几十块钱,我还能记着你人情。”

    刘佳伟摆摆手,“你可拉倒吧,要不是那年三十那晚央不过,谁和你玩那么小的?”

    “行了,废话少说,谁请客?”何舟还是很关心这个问题,好几次吃完饭钱不够,最后还是大家伙一起凑的份子,他好不容易存起来的积蓄就这么没了。

    刘佳伟挤眉弄眼的道,“李沛和杨淮,还有吴悠姐,她们都去,你说还需要咱掏钱吗?”

    “嘿,还真是。”有年龄大的顶在前面,他们这些年龄小的自然可以躲在后面。何舟为了保险起见,又接着问,“谁张罗要去的?”

    “喂,去不去啊,啰嗦个没完。”刘佳伟看看手表,还是道,“潘应张罗的,你说,摸摸哪个不比咱富裕?也就咱这些穷人才需要为谁买单这些破事操心。”

    何舟道,“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穷人。”

    刘佳伟眼前是大四,一考上大学,他老子刘大壮就送给了他一辆宾利。

    何舟不想还好,一想就是人比人气死人。

    “你知道潘应一个月零花多少吗?”刘佳伟一脸羡慕的道,“潘老抠给她办了附属卡!随便花!相比之下,我觉得这外号应该送给我老子,叫刘老抠!”

    “小心他们听见了扒你皮,有你这么埋汰自己老子的吗?”

    何舟大笑,他同样一脸向往,他有时候都不好意思在这个圈子混了!

    “哎,说多了都是眼泪,”刘佳伟长叹一口气,“我车子加油钱都是从我家老大那里死皮赖脸的缠着要的,我想好了,实在把我逼急了,就从老娘屋里偷个房产证,卖他一套房子去,整他个几百万。”

    他老娘炒房,不少产证上都是他和他家大哥的名字。

    何舟冷笑道,“你敢吗?”

    他家里的产证也基本都是他的名字,只是老娘都放在保险柜,不是为了防他,而是为了防着舅舅,舅舅偷过好几次东西了。

    刘佳伟的电话突然响了,接起来道,“来了,来了。”

    挂掉电话对何舟道,“快上来吧。”

    何舟没辙,推却不过,只得回屋里跟姥姥交代了两句,然后迅速的钻进了车里。

    “下雪开慢点。”何舟对刘佳伟开车不放心。

    要不是加不起油,他就自己随便找一辆家里的车开了,家里什么不多,就是车多。

    “我开车,你放心吧。”刘佳伟浑然不在意。

    李庄的路是村里的土豪凑钱修的,比国道的路况还要好,想在村里找块泥巴路都不容易。

    村口一溜排停着八辆车,十来个人正缩着脖子,靠在车子上,有的在抽烟,有的在聊天。

    刘佳伟把车子停在旁边,何舟从车上下来,拒绝接过杨淮递过来的烟,“不抽,抽会了不得了。”

    潘应道,“你俩可够磨蹭的,等你们好一会。”

    何舟哈气,搓搓要冻僵的手,“真的要去县里啊,这么冷,就为了吃口饭,值得吗?”

    他真不想大老远的往县里跑,何况还是蹭吃蹭喝,他总没那个脸。

    一个染紫色头发的年轻人道,“镇上有啥好的?就那俩馆子,没啥好吃的。”

    何舟道,“来回跑多麻烦。”

    和他说话的是刘老四的儿子刘善,陡然看这么一个人并不招人喜欢,但是,俩人从小玩到大,他了解刘善,刘老四是中年得子,而且就这一个儿子,自然是娇惯了一些,人其实很好相处。

    潘应道,“趁着大家人齐全,咱们就去县里好好玩几天,按我的意思,本来想去省城的呢。”

    各家在县里都有房子,哪怕不住宾馆,住自己家里也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