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6、守夜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6、守夜


    刘佳伟掏出车钥匙,摇摇晃晃的要出门。

    何舟把他拦住,“干嘛,这熊样,还想开车啊?我先回去,你不需要立马回去,在我这睡一觉,明早走吧。”

    两个人都是喝的面红耳赤,已经是属于醉驾了,何况这冰天雪地,开车更加的危险。

    刘佳伟双眼通红的道,“那你怎么办?这会也拦不了出租车啊。”

    何舟一边穿衣服一边道,“我妈让司机过来了,马上就到。”

    他家有专职司机,只是很少用,他老娘大部分情况下都是自己开车,偶尔出差或者特殊场合下才会带着司机。

    刘佳伟摇摇头,“拉倒吧,那肯定跟你一起回去,回家睡吧。”

    话音刚落,外面传来汽车喇叭声。

    “那就赶紧走吧。”何舟把刘佳伟推出门,关了灯,锁了门。

    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门口,不停的闪烁着大灯,一个矮壮的男人站在旁边,一看到俩人出来,就主动拉开了车门。

    何舟歉意的道,“江叔,这么晚麻烦你了。”

    司机叫江坤,

    “这是我工作。”江坤不在意的笑笑。

    车子开的不紧不慢,何舟在车上直接就睡着了。

    到家的时候,是被司机给拍醒的。

    何维保家门口,里里外外站了一片的人,灯火通明。

    他进了屋,屋里安静的很,何维保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任由着一家人给他换寿衣,同家里人一样,噙着眼泪,没有哭出声。

    他爱老娘,爱姥爷,同样也爱自己的二姥爷。

    他是听着二姥爷的故事长大的,二姥爷读书不多,但是一辈子的经历颇为传奇。

    二姥爷说话的语气很平淡,平淡的向他诉说,他认真的倾听,对历史又多出了一层不同的认识。

    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是由无数小人物的悲欢离合组成的。

    他还在那怔怔的发呆,李兆坤把一份单子塞给他。

    “该买的,赶紧的去买,让你大壮叔开拖拉机去。”

    “哎,我知道了。”何舟接过单子一看,都是一些办丧礼要采买的东西。

    何家的丧事自然需要何家的男人来操持,可是二姥爷都没了,何满军都没赶回来,自己姥爷何老西年龄大了,走道都困难,舅舅又不争气,那么这种事情自然而然就落到了他身上。

    “钱在里面,用多少记个账,”招娣把一个皮包交到他手里,“就累这几天,别偷懒。”

    “好。”何舟点头应了。

    刘大壮开着拖拉机轰隆隆的过来了,刘佳伟缩着脖子一脸幽怨的蹲在里面,显然是不怎么情愿跟着的。

    何舟没犹豫,就翻上了车,他刚上去,发现刘老四和刘善爷俩也跟着上了车。

    他们的拖拉机刚出村子,李隆也开着拖拉机追了上来,后面蹲着的是潘广才和李沛。

    到了镇上,除了路灯是亮着的,一片乌漆墨黑,何舟还在担心商店和寿衣店会不会开门,只是到了地方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白担心了,店门早就开了,不过只有这两家是开着的。

    他正要过去把采购单交给老板,谁知道刘大壮大手一挥,指着门口的东西道,“往车上搬。”

    然后他和李沛等人,开始哼哧哼哧的往车上搬啤酒、香烟、白酒、果子、绿豆圆、纸钱、鞭炮等东西。

    “他们倒是会享福。”刘善一边搬,一边气哼哼的朝着老头子那边张望,他老子他们正舒服的坐在店里和老板喝茶呢。

    李沛笑着道,“不服气,你去说啊。”

    刘善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杂七杂八的搬完,潘广才点了数,就让何舟过去给钱,从始至终,就没需要何舟说过一句话。

    “你们这帮崽子真是废了,连个拖拉机都不会开。”大壮一边摇拖拉机,一边骂骂咧咧。

    李沛笑着道,“老叔啊,你要是敢坐在上面,我现在就敢开给你看。”

    大壮没好气的道,“滚犊子,赶紧上去,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拖拉机接着停在寿衣店门口,这次不需要多说什么,何舟等人主动就搬东西。

    潘广才招呼一声,潘广才就说打道回府,何舟忍不住道,“叔,猪肉没买呢,鸡鸭蔬菜,都没。”

    李隆笑着道,“还没开市呢,现在没地买,已经给过电话,回头让他们送过去,你到时候直接给钱就行。”

    “知道了。”何舟这才放下心。

    回到家,门口已经支起大灶,二姥爷已经被抬到了堂屋,门口是个火盆,一只已经放干血的老母鸡。

    他在大灶上喝了一碗胡辣汤,就穿上孝衣,盘坐在堂屋,一有来客,李兆坤唱礼,他同何满容和舅舅等人一起行个跪礼。

    晚上,守夜,何耀熬不住,早就跑去睡觉了,反正他只是个侄子,不守夜,别人说不出什么闲话。

    何舟心疼心力交瘁的何满容,就过去劝慰道,“小姨,要不你去休息休息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可以的。”

    何满容道,“你一个人怎么行,你不怕?”

    “我二姥爷我怕什么,一直跟着他长大的。”何舟说的满不在乎。

    “真的?”何满容不确定的问。

    “当然。”何舟站起身把她拉起来,“你就进前院休息一会。”

    “那后半夜我来换你。”何满容这才去休息。

    屋子里一时间只剩下何舟一个人。

    一股冷风刮进来,他打了个寒颤,火盆里的火被寒风吹的摇曳不定,突然感觉一股阴恻恻的感觉。

    他往茶杯里加了点开水,就抱着手机在那看新闻。

    水一杯接着一杯的喝,时间一分钟一分钟的过去,他起身去外面上厕所。

    从墙角过来一个身影,要不是对方拿着手电,他差点就吓得转身就跑。

    “喂,这么小的胆子,怎么混的?”门口的灯光下渐渐显出潘应那张脸。

    “人吓人吓死人。”何舟松了口气。

    “就你一个人?”潘应朝着堂屋张望了一下。

    “手电筒给我用一下。”何舟腾腾的往厕所跑过去。

    放完水,他才问,“你大晚上的不睡觉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