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5、午夜噩耗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5、午夜噩耗


    迷迷瞪瞪的刚睡着,家里院子的门被拍的砰砰响,还有人喊他的名字,一个骨碌起来,怒气腾腾的打开屋门,朝着院子外面吼,“佳伟,搞什么啊!三更半夜的!”

    “到你这借宿一宿,冻死我了。”门刚打开一个缝,刘佳伟就飕飗的钻进了院子,然后跑进了屋里。

    何舟朝巷口张望了一下,见没有其他人,才重新锁上门。

    这会,他才发现自己是光着膀子出来的,冻得一个哆嗦,赶忙回了屋里。

    “你脑子有坑啊,自己家不去,跑我这干嘛。”

    他又急忙躺进被子里。

    刘佳伟道“我没带钥匙,要不然你以为我稀罕来这里啊。”

    何舟没好气的道,“你和李沛家就是一左一右,你不能去他们家睡啊,早上找个开锁的就是。”

    刘佳伟把桌子上的半杯茶灌进自己肚子,然后道,“李沛去杨淮那里了,本来想想去跟刘善挤挤,结果他老子在那,我哪里还敢去,别到时候说是我把刘善带坏了。”

    刘老四是公认的和善、慈祥,好说话,但是也分人,对于他,向来没有什么好脸色。

    何舟道,“有一种地方是专门提供安全、舒适休息的,你不去了解一下?”

    “奶奶个熊,我口袋要是有钱住宾馆,还能来你这?”刘佳伟把口袋抖落的底朝天,只有一盒烟和一个火机。

    “就你这穷嗖嗖的样,还好意思说我。”何舟指着屋门道,“去隔壁屋去睡吧,洗个澡再上床,别把我被子弄得臭烘烘的,就这,你出去吧,门给我带上。”

    “你以为我愿意跟你多说。”刘佳伟点着一根烟,转身就要走。

    “等下,给我一根。”何舟喊住他,突然又没有了睡意。

    “给。”刘佳伟把自己嘴里的给何舟。

    “你跟你女朋友的事情怎么样?这大过年的,不去老丈人家一趟?”何舟没嫌弃,接过就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

    刘佳伟把垃圾桶踢到床头,给自己点着一颗烟,长闷一口烟,然后道,“我估计我老子不能同意,我在想怎么跟他说呢。”

    何舟往垃圾桶里弹了弹烟灰,好奇的问,“你女朋友不是被你说的天上有地下无吗?怎么到了你老子面前,就没底气了。”

    刘佳伟在他们这些人面前提的最多就是他这个女朋友,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学霸,善解人意,知书达理,是让所有人羡慕的。

    刘佳伟用何舟的杯子续了一杯茶,叹口气道,“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咱们这种家庭,婚姻是能随便的事情吗?”

    何舟淡淡的道,“所以,我不谈恋爱。”

    偶像剧里,常爱塑造“王子爱上灰姑娘、公主爱上穷小子”这样的情节,而故事的结局,总是那句“他们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但现实呢?

    他心里明白,他老娘再宠着他,再惯着他,都不会让他的婚姻自主。

    刘佳伟突然眼泪婆娑,吓得何舟赶忙起身给他擦眼泪。

    “哥啊,你出息点行不行,我这小心脏可不行。”

    “她家虽然是城里的,可是现在一家五口人口人还租住着房子呢,上面二个哥哥三十来岁还是光棍,还是没什么出息,父母呢,还体弱多病,你说吧,就这种家庭,我老子虽然不是什么势利眼,可断然也不能同意的,我妈就常说,找个弱一点的家庭,这一辈子就全是事,万一两口子处的不好,后面更是事。”

    “你比我好多了,老子不惯着,还有老娘惯着,老娘不惯着,还有哥哥,爷爷奶奶惯着,我有什么?”何舟尽管替他苦恼,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劝慰。

    同时,他也理解父辈的想法。

    如果对方家境一般,就意味着要承担资产缩水一半的风险。父母赚钱不容易。没人愿意分对方一半财产。尤其还是跟对方离婚的时候。

    “可是我已经认定她了,死都要和她一起的。”刘佳伟再次点着一根烟,“你跟我不一样,你老娘再生气,都不能不管你,我家还不一样,我老子不一定要把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

    他上面还有一个哥哥。

    他哥哥是名牌大学毕业,留学海龟,为人稳重、成熟,他比不了他哥哥。

    何舟问,“你想好了?”

    有人选择放手,妥协于事业;有人大胆追爱,以致家族生变……

    “鬼知道呢?”刘佳伟突然站起来,“酒搁哪呢?”

    “客厅架子上。”

    刘佳伟拿了一瓶白酒和两个杯子问,“再陪我喝点。”

    “中。”何舟没犹豫,主动拧开瓶盖,一人倒了一满杯,“你看看冰箱,里面应该有成袋的花生米,你去拆一袋。”

    刘佳伟把花生米抖落到盘子里,落了一地,要捡起来吃,被何舟给拦住了。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刘佳伟依然往嘴里塞了几颗。

    何舟无奈的摇摇头,“你比我幸福,真的,不要抱怨,有一本书,我找给你看,叫《不抱怨的生活》,我们该知足,要是抱怨,人这一辈子肯定一事无成。”

    “少掉书袋。”刘佳伟摆摆手,“大道理谁都懂,可是能做到的有几个?来,整一个。”

    两个人一边喝,一边聊,不注意,半瓶白酒下去了,花生米倒是没动几个。

    何舟道,“以后啊,尽量靠自己,自己要是没本事,家业也守不住。哥,我记事早,我老娘多辛苦,我心里明白,三五岁的时候我就亲眼看到百十斤的油料头桶,她一个人搬,工人干多少活,她就跟着干多少,她说这叫以身作则。”

    “我老子也不轻松啊,早些年跟着李沛他老子搞废品站,又脏又累又苦,那一天下来,汗擦不停,地上坐上十分钟,就能打起呼噜。”

    一瓶白酒整完,两个人都准备睡觉,可是两个人的手机几乎都同时响了起来。

    “我二姥爷没了。”接完老娘的电话,何舟还在发愣。

    刘佳伟无奈的道“走吧。”

    通知他的是他哥哥。

    ps:汪...汪汪....

    大爷...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