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34、绝技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34、绝技


    清扫完之后,又拿水管重新冲洗了一遍,地面干净如新。

    从门口的菜篮子拿了两根花瓜,水管底下洗了下,递给陈发棋一根,“这都是家里大棚的,吃一根,脆的很。”

    “谢谢,姐。”陈发棋把黄瓜上的水珠子甩甩,和李柯一样,咬的咔嚓响。她跟李柯统共只见过两面,还都是在李家西山的大宅里。

    在她的眼里,李柯一直是个小资范很强的人,想不到还有这么农家的一面。

    “我这老寒腿啊。”陈有利在凳子上坐不住,总要不时的起身,然后活动两下,用手再拍拍,“真怕到时候残废了。”

    李和笑着道,“我给你介绍一个老中医,就在我们隔壁的信阳,开车一个多小时。”

    “那就真好,我这天天吃什么抗炎药,舌头都是苦味,没法吃了,正准备寻思换个地看看病呢,这天天老受罪。”

    陈发棋笑着对李和道,“李叔叔,我爸爸最佩服你的,希望你多劝劝他,有时间也可以去国外看看,毕竟也多一种选择。”

    李和笑着道,“你这是信不过中医啊?”

    陈发棋这点小心思自然瞒不过李和的眼。

    陈发棋道,“我没有这个意思,就是觉得去美国或者英国,也是多一条路子。”

    李柯见陈发棋突然不敢说话了,有意帮腔,和大伯打擂台道,“中医本来就不科学。”

    李和笑着道,“曾经我也搞不明白,要说中医有用吧,它不科学,我是科学派的,我是持怀疑态度的,似是而非的东西太多,什么湿气,什么寒气,没有量化标准。

    肾水,肝木,心火,脾土,肺金,一个比一个玄乎。

    但是,你要说它没用呢,有时候一些病症,比如腰背疼痛,正骨,就中医就比西医利索。

    不过呢,好在咱家有专家在,你四姑不能蒙我吧?

    她跟我这么说的实际上科学并不排斥一门中医是宏观还是微观,是混沌还是清晰,把中医当做一门草药学,就没错了,西医里面也有药物化学、毒物分析学,药剂学领域、动植物学领域相互有一定共性。

    她这么说了一通之后,我才明白大概。”

    陈有利笑着道,“都是小孩子,以为读点书什么都懂,老祖宗几千年传下来,哪里能没一点好,要说它不好,你得首先去透彻了解它,真了解了,你才有资格说不好。”

    王玉兰从后面抱了一大摞的劈材过来,李柯赶忙过去帮忙,陈发棋不好站着,也跟着去搭手了。

    陈有利低声嘿嘿笑道,“什么科学不科学,有些东西不能用数据测的。咱们不是外人,我给你透个实话,我有一过绝招,你恐怕不知道,怕恶心你,都不敢说。”

    “说吧。”李和的好奇心被吊起来了。

    “女孩子从我眼前这么一过,我这么一瞧,”陈有利生怕别人听见,用更低的声音道,“瞒不了我这眼珠子,要是认错了,我抠给你看。你说,这个怎么科学测量?

    全靠经验。”

    “原来真有这么回事啊?”李和惊讶的眼睛都瞪的大了,“只在书上看过,说过去这老鸨,就有这技能。”

    陈有利是皮条客出身,他不疑对方说谎。

    陈有利道,“这不算什么本事,接触多了,自然就懂了。”

    说完瞅了瞅自己的闺女和李柯,“比如,咱们家这俩丫头,就是好孩子,不过也犯愁,这么大了,还不知道谈个男朋友。”

    “你个老不正经。这些就随缘吧,管不了。”李和接着问,“你是真准备退休了?”

    “是啊,”陈有利一边捶腿,一边道,“我比你还大十来岁呢,眼看就奔着七十走了,再不松手,孩子赶不上趟学,等我哪天真没了,来不及教会她一些东西,她得抓瞎。”

    “我是想松手,都松不开啊。”李和想到了李览,这孩子没有一点继承家业的心思,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围棋上。

    陈有利道,“你家李览这孩子聪明着呢,只要肯学,是一把好手,我这姑娘再聪明又怎么样?

    毕竟是个女娃,差的多喽。”

    挨近中午的时候,李览和刘老四等人从县里赶了回来,李和挨个互相做了介绍。

    李柯和陈发棋下厨,做了四五样小炒,加上王玉兰炖的一只老母鸡,算不上丰盛,可也不算差。

    潘广才笑着对陈发棋道,“大侄女,在我们这,不用拘束,这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老叔,能帮一定帮。”

    “谢谢老叔。”陈发棋端起一杯啤酒,“我敬你一杯。”

    “来,我也端一杯。”陈有利不顾闺女劝阻,非常坚持的端起了酒杯,“她年轻,没出过社会,以后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大家多包涵一下。”

    李隆笑着道,“这话客气了,都是一家人,我也是那句话,大侄女以后有事,尽管开口。”

    说着也把杯子里的啤酒喝完了。

    陈有利笑着道,“那多谢各位了。”

    搞定了这一桌子的人,在皖北这一片的生意场上,他闺女算是畅通无阻了。

    李和端起杯子问,“下午就走?”

    陈有利道,“趁着她还没开学,就多走几个地方,不能到时候大水冲了龙王庙,家里的生意,总要让她多去看看,各地分公司的经理也认识认识。”

    李和问,“深圳也去?”

    陈有利点点头,“自然要去的,顺道也要请陈总、于总他们吃饭的。”

    李和道,“陈奎和于德华那边你不用管了,都是自己人,湘南、赣西、浙东那边也不用去,那边不是我学生就是我同学,还有我们一些合作伙伴,我会打招呼。

    至于东三省,你老巢,我就管不上了。”

    陈有利喜形于色,赶忙对闺女道,“还不敬你李叔一杯。”

    陈发棋端起杯子道,“谢谢李叔叔。”

    她父亲早就交代过她,只要有李和的认可,就足矣。

    “慢着点喝。”见她一个女孩子一口闷,李和有点不忍心,再看她面前的空瓶,都有四瓶了,“这酒量真心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