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39、互相伤害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39、互相伤害


    李和说的轻描淡写。

    在远大集团、地大集团等他旗下公司的带动下,从2000年开始,中国全球资产配置势头不亚于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企业“走出去”步伐较快、规模较大,面临的外部环境与当年日本有诸多相似之处。

    但是,受制于外汇储备,政府对海外投资的新的审批制度以及外汇管制,导致钱汇不出去,不少收购和兼并案最后都是不了了之。

    这个时候,很多人自然来找李和,因为清楚他的人知道,只有他和他旗下的中国通商银行,才有大把的外汇。

    李和不管是从个人角度,还是从国家的层面,都没法拒绝,就是借,国企也好,民营也罢,来着不拒,当然,还能顺势掺合上一脚。

    “那资金方面?”苏明抬起头,希冀的看着李和。

    李和笑着道,“旗下随便包装一家公司到香港上市,你资金也就够了,还用来找我?”

    苏明苦笑道,“哥,哪里有你说的这么容易,就这么随随便便就上市了,我跟香港方面的投行谈过,最快也要半年,米高梅一旦进入破产程序,我可就没那个机会了。”

    李和问,“找黄炳新商量吧,他要是肯借你,我没二话。”

    苏明举起杯子道,“谢谢哥。”

    只要肯点头,这件事就成了一半。

    这些年,他一心在影视和音像、院线全线扩张,是中国唯一一家具备全产业链布局的、具有发行能力的传媒娱乐集团。

    但是,他还有更大的野心,他想在退休之前,把明和集团打造成一家具有全球影响力的财团。

    李和道,“以后能自己做主的就自己做,别再来问我,说句实话,即使黄炳新不肯帮忙,你出去随便哪里不能调个几十亿了。”

    苏明嘿嘿笑道,“还是需要你主持大局的,不然我们都没方向。”

    “嘴上是这么说,心里还不晓得怎么诋毁我这么个甩手掌柜呢,”李和同旁边的卢波碰了一杯,接着道,“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有没有我,都是无所谓的,不用说这么多虚的。”

    苏明听了这话,心里咯噔一下,很认真的道,“哥,我这话都是出自真心的,大航航行,光有我们这些水手有什么用?还需要靠你这样的舵手,不然哪里有我们的今天。”

    “是啊,我们只会做事,动脑子还需要你,你说往哪里打,我们就往哪里拼,眉头都不带皱的。”卢波跟着附和。

    “行了吧,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李和无奈的摇头,他已经听不到真话了,其实扪心自问,他这个年龄,已经听不得真话,他已经这么牛逼,谁还有资格教训他,再说,脸面还是要的,“来,再喝一个。”

    他举起杯子,大家跟着一起碰杯。

    不到九点钟,各个都喝的醉醺醺,小威甚至扯开了嗓子唱小调,大家替他鼓掌。

    李和发现,众人开怀大笑,乐乐呵呵,唯独他小妹婿方堂进愁眉不展。

    他先到门口,然后冲着方堂进招了招手。

    方堂进跟上李和,两个人就在小路上漫步。

    李和丢给他一根烟,然后给自己点上,笑着问,“两个人是不是又闹矛盾了,一个大男人,天天哭丧着脸,过不过日子了?”

    “哎,”方堂进长叹一口气,“我俩冷战半年了,没说过一句话,我找她答话,都不理我。”

    “怪谁?”李和掸了掸身上不注意落在袖口的烟灰,“当初你俩结婚的时候,我就提醒过你,好好处处,别头脑一热就结婚,现在后悔了。”

    “二哥,你听真话?”方堂进的个子和李和差不多,戴个眼睛,斯斯文文。

    “那就是后悔了。”李和直接替他说了答案,一切都不出他预料。

    妹夫虽然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但是性格相差无几,他估计最终的道路也是一致的,因为没有几个男人能吼得住老五这性格。

    “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我从来就没想过她是这种性格,”方堂进觉得自己是被那张漂亮的脸给迷惑了,如果现在还有的选,他肯定觉得有趣的灵魂更重要。他苦涩的道,“现在家里我都不敢说话了,一说点话,她就能揪出错处。我不跟她吵,不跟她闹,她非追着吵,追着闹,没有一点消停。”

    “怪你自己,我怎么说来着,不要惯着她,你没有一样是听的,现在尝到苦头了吧?防线让人给破了!”李和也恨他不争气!

    怎么一个女人就治不了呢!

    “我这真是没辙了,跟你说个实话,每天下班,楼底下不呆个个把小时,我都没那勇气进门。”方堂进不敢拿李和的话当真,真要把家里娘们揍了,老李家的人肯定饶不了他,特别是他那老丈人,跟自家娘们一样,没理可讲!

    李和道,“哎,我尽量说说她吧,但是,我给你个建议,实在不行,你俩就离婚吧,这日子过得,我都替你难受得慌。”

    “哥,你理解就好。”方堂进舍不得离婚。

    “回去吧。”

    李和进了屋,看到老五在厨房里洗碗,就走了进去,顺手把推拉门合上了。

    “他找你告状了?”老五闷头洗碗,涮筷子,“一个大男人,就那么点本事了。”

    李和沉声道,“你要是真嫌弃人家,就赶紧的离婚,别再祸害人家,你自己不快活,何必再让人家不自在。”

    “你什么意思?”老五回过头,怔怔的看着哥哥,她想不到哥哥会说这种话。

    李和严肃的道,“婚姻从来就不是儿戏,我见过太多的人婚前对另一半满意的不能再满意,却在婚后有了一堆对婚姻的不满和抱怨,既然你们已经心生厌倦,那就不要将就了,对你俩是好事,对孩子更是好事。”

    老五愣了愣,然后道,“他跟你说要跟我离婚?”

    李和盯着她道,“他没有,这是我的意思,人家说最好的婚姻是相互欣赏,看对方的长处,婚姻才能长久,可你俩呢,这样互相伤害,就没什么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