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46、各自的苦恼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46、各自的苦恼


    车子停在餐馆门口,两个人下车。

    餐馆里面人并不少,但是不算吵闹,没有包厢,坐在大厅他也就接受了。

    邱亮带着伊万诺夫的两个保镖进了餐厅,坐在不远处,看到李和皱起眉头,立马吓得魂不附体,在服务员好奇的眼神中出了餐厅。

    “看看想吃些什么,你点菜。”李和把菜单递给付尧。

    “你是客人,你点菜吧。”付尧没接。

    “你点,不用这么扭扭捏捏的,”李和把菜单塞到他手里,“地球人都知道我不会点菜。”

    付尧低头笑笑,快速的点了四个菜,对服务员说了声谢谢,就把菜单交给了服务员。

    李和端着茶杯,偶尔不经意间的看他两眼,他不得不自豪,他的儿子虽然偏瘦了一点,可是,确实是个帅小伙,最关键的是,发型和他都是一样的。

    板寸。

    好看。

    这个没法不承认。

    “喝一点?”李和见他点头,就给他启开一瓶啤酒,“不错,我像你这么多大年龄的时候,那年头,条件不好,想喝酒都没钱,就上了大学之后,那才叫喝的欢畅,先喝白酒,白酒喝好了,再用啤酒簌簌口,那一天天的,五迷三道的。”

    “uncle,你的酒量很好。”付尧对李和的印象并不深,也就是最近两年,妈妈总是不时的回国,他会跟在后面,一起拜会妈妈的一些老朋友,其中就包括这位李叔叔。

    “也不行了,年龄大了,身体不如以前,”李和催促道,“倒酒,别客气,来,碰一个。”

    “谢谢,李叔叔。”菜还没上来,付尧空着肚子,一口干下。

    “不错,脸色都没变。”李和竖起大拇指夸赞,“平常喝吗?”

    付尧很腼腆的道,“很少喝的,偶尔朋友聚会,或者心烦的时候会喝一点。”

    “年纪轻轻的有什么好烦的,”李和按下他的酒杯,“空腹喝酒不好,等菜来了,吃两口再喝。”

    “有一点吧。”付尧让了一下身子,让服务员上菜,“谢谢。”

    “可以跟我说说吗?”儿子的烦恼就是他李老二的烦恼。

    “uncle,没什么的,我自己能解决的,谢谢你关心。”

    “你呢,家庭条件不差,人又聪明,我相信你能解决好的。”儿子不愿意说,李和不强求。

    “你吃菜。”付尧只是笑笑,并没有过多的话语,“uncle,你谅解,我不是太会说话,可能情商比较低吧。”

    “不要过于信奉情商,人脉,搞关系,不要为了一昧取悦他人而自我牺牲,做好自己就够了。”李和给他夹了块红焖肉,“你看看我,我也不会跟人打交道,相反,我才是蠢笨蠢笨,情商超低的,像你们年轻人肯定讨厌我这种一把年纪一事无成还喜欢教育年轻人的长辈。”

    “uncle,你说笑了。”付尧这一次是真的笑了,是被逗笑的,“那你觉得什么最重要?”

    “我说‘板板正正?’你能明白什么意思吗?”李和把自己杯子里的酒倒满,接着道,“做人要做正,做事要做好。知道曾国藩这个人吗?”

    “我读课外书的时候,好像是看过这个人的名字,应该是清王朝的一个大官。”付尧说的不是太确定。

    “这是很厉害的一个大官,这是一个很平庸的人,一点儿也不聪明,但是这个人最后确成功了,做了很大很大的官,”越是上了年龄,李和越喜欢曾国藩这样的人物,曾国富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抚慰他们这帮子并不聪明的人的心灵,资质平平一点儿不可怕,伟大是熬出来,笨点怎么了?

    看谁能活到最后才是重要的,老子就是熬也怕你熬死!“他的很多处世之道是值得我们学习的,他就说要抱朴守拙,最聪明的做人之道是让人对你放心。”

    “抱...捉?”付尧挠挠头,他对这个成语很陌生。

    “哈哈,听不懂就算了,”李和不在意的笑笑,并没有再去解释,“这些做法太老成,有点与世无争了,不适合你。年轻人该有年轻人的想法,要有自己的活力,要happy。”

    “你的话对我很有启发意义,虽然我听得不是太明白。”付尧把给李和递了一张纸巾,接着道,“但是,我能够意会到里面的意思,就是老实做人,做事。”

    “能听明白这些就够了。”李和招呼服务员把空盘子收下去,要了花生米和拍黄瓜,然后接着问付尧,“你现在送外卖,一个月挣多少?”

    付尧道,“我就休息日,或者平常没有课的时候,才出来兼职,工资加上小费,一天大概可以有100刀吧。”

    “跟妈妈有那些矛盾?”

    为什么付霞给他生活费他都不要呢?

    付尧抿着嘴,沉默了一会,才抬起头道,“妈妈很好,很关心我,可是,她总把我当做小孩子,我记得,我高中的时候,也不是谈恋爱啊,就是跟一个女孩子关心走的比较近,妈妈怕影响我学习,也知道他是为我好,可是她不该单独找人家女孩子家长的,弄得我很尴尬的,后面,那个女孩子就再也没有和我说过话。

    我朋友不多的。”

    “这就是你非要来美国读书的原因?”李和问。

    “是的。”他想离开妈妈,虽然他很妈妈,会思念。

    “还有吗?”

    “她总以为任何人和我交往,都是图我们家的钱,稍微和我处的好一点的,她就要派人去调查,”付尧不好意思的笑笑,“她把人想的太坏了。”

    “这实在是很令人苦恼。”李和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种事情。

    “对不起,uncle,不该和你说这么多的。”付尧摸摸有点发烫的脸颊,“可能酒喝多了,喜欢说胡话吧。”

    “我在美国呢,有一点产业,”李和想了想,还是道,“在纽约可以给你提供一些工作机会,你愿意去试试吗?”

    “不了,谢谢你。”付尧拒绝的毫不犹豫,这是妈妈的朋友,和依靠妈妈的关系,算不得真正的独立。

    ps:红杏枝头春意闹,愿为土豪捡肥皂....垂死病中惊坐起,笑问票从何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