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83、参观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83、参观


    “咱们家搁这块名声难听,”李兆坤愤愤不平的道,“以前我领包往哪里一去,只要一张口,跟打发要饭花子似得。”

    这就是他为什么一直在努力学习普通话的原因。

    被伤害的有多深,就有多难忘记。

    “人跟人就那么回事。”何舟要么在省内,要么在武汉读书,很少感觉地域间的差距。

    “我感觉还行。”无论从口音,还是身份户口,李览都不属于荷兰和皖北,他很少接触到来自社会的偏见。

    话音刚落,门就被敲响了,他去开门。

    “你小子,来了也不知道招呼一声。”站在门口的是潘松和他的小儿子潘少均,以及吴淑屏、陈大地等人,“要不是听陈大地说的,我都不知道。”

    “不用那么客气的。”李览迎他进去。

    “李叔,没去哪里转转啊?”潘松进屋就和李兆坤寒暄。

    “大爷。”潘少均也跟着喊人,然后跟在老子后面,同刘善和何舟、潘应等人一一打招呼。

    “没什么意思。”李兆坤道,“天热,眼睛都花,要不是寻思让他们玩几天,我今个都想回家了。”

    “李叔,晚上啊,我也不安排别的地方,好吃好喝的,大家都不在乎,什么没吃过,什么没喝过,就到我家里去,烧点家常菜,”潘松转过头又对李览等人道,“你们把行李收拾着,不住酒店了,我那里比你吴淑屏阿姨家宽敞,住着的话怎么都比酒店舒服。”

    李览犹豫,一是怕给潘松添麻烦,他们人多,二是怕陈大地多想。

    却听陈大地道,“我也建议你们去,我家要不是地方太小,我早就不留你们在酒店住了。”

    李览跟着何舟等人说了几句,各自回各自屋收拾东西。

    何舟坐在刘善的车上,跟着潘家的车子,感觉这一路都很熟悉,直到穿过一片横七竖八的高架,进入北青公路,看到物流园区的大路牌,他才意识到,这里正是自己上午修车的地方。

    车子行进一座小镇,七拐八绕之后,进入一个类似公园的地方,周围绿树环绕,不久豁然开朗,中间是一栋看不到两边围墙的别墅。

    别墅大门大开,车子直接开进。

    何舟一下车,就听见潘松对李兆坤说话,“这一片地原本是我的,后来政府要搞一个网球中心,公益项目,咱们得支持,是不?

    结果后面呢,没搞成,留了个烂摊子,索性我给建成了别墅区,盖了八栋,我自己留了一栋,有一栋是二和的,还有两栋是李隆和大壮的,剩下的都出让给我朋友了。”

    对于自己家在这里有房子,李览和刘善等人并没有多大的意外。

    “我们家能住吗?”李柯兴奋的问,住自己家总比住别人家自在吧?

    “装修的漂亮,就是长时间没人住,虽然偶尔打扫,可灰尘不少,。”潘松请他们进屋。

    阿姨倒茶,端果盘进来,潘松道,“你们不要客气。”

    “我就去看看,有一家一半漂亮就可以了。”李柯笑着道。

    潘松看着李柯这神色,“我这有备用钥匙,要不要你去看看?”

    “好啊。”李柯欣然同意,趁着潘松去了地下室,她不经意的观察了潘家的装修风格,可谓是富丽堂皇,耀眼璀璨,尽是往豪气里整了。

    潘松从地下室上来,给了李柯一把钥匙,“走吧,我带你们去。”

    “谢谢潘叔。”李柯高兴地接了钥匙,何舟和刘善等人一起跟着去,李览反而留着陪潘少均聊天,同时还要留意在那逗弄阿拉斯加犬的李兆坤。

    潘松走在前面,边走边做介绍。

    “这边是郊区了,没有市区那么繁华,一直是粮食产地,没有地铁,区位优势不明显,嘉定连沪苏,松江通沪杭,青浦夹在中间,很尴尬。

    但是你们也不要小瞧了,这里的上市公司,500强企业可不少,而且小厂小作坊多,物流从业人员多,将来的潜力肯定不会错...”

    “真看不出来啊....”这一路过来,潘应看到的不是民房,就是破旧小厂房,连个稍微像样的中心地标都没有。

    沿着曲曲折折的小道,最后在一栋四成小楼跟前停下。

    “就是这栋。”潘松径直推开大铁门,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正坐在门口拔鸡毛,一股腥气,扑面而来。

    “潘先生...”老头听见响动,抬头一看,赶忙站起身迎过来,粘满鸡毛的双手无处安放。

    “你怎么进来的?”潘松皱了皱眉头,保安是干吃饭的?

    居然能放人进来?

    “是李老板带我们过来的,”老头见潘松不信,慌忙拿出钥匙,“钥匙是李老板给我的,要搞环保,白鹤镇那边的废品站拆迁了,暂时没地方去,李老板就让我先来这里住几天。”

    说完,他又看看李柯,感觉很眼熟。

    “金叔叔,你不认识我了?”李柯笑着问,她是认识这个老头子的,是父亲废品站的老员工,她以前就见过。

    后来,父亲生意慢慢做大,重心已经不在废品上了,不少废品点,都是半卖半送给他手底下的老员工了,这个金老头就是其中一个。

    从父母的闲聊中,她偶尔听闻过这个金老头,光是在省城就有两套房子,儿子开的是三十来万的车。

    “哦,瞧我这猪脑子。”金老头狠狠的拍了一下脑子,“赶紧进屋里坐,我跟我家老婆子没住这里,就住旁边的仓房,夏天凉快。”

    他是见过李柯的,只是次数不多。

    “金叔,这屋子你打扫的真干净。”李柯发现地上还有拖把留下的水痕迹,桌面上一层不染,显然是有人打扫过。

    金老头道,“我这闲着也是闲着,就和你婶子给收拾了一下。”

    “我说老金头,你家在这边不是有房子吗?跑这来住?”潘松往屋里瞅了瞅,都很整洁,没有住人的迹象,往屋外的仓房瞄了一眼,有一张竹席,上面褥着被单,正如金老头所说,是住在仓房的。他笑着道,“你这挺会算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