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86、给瞎子看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86、给瞎子看


    “疫苗都打齐全了吗?”潘应问那个卖狗的中年人。

    “这是疫苗证书,”中年人慌忙从随身的包里拿出来一摞纸,“等一岁的时候,做个全驱虫,再打一次就最好了,这里还有血统证书,你查查.....”

    “血统不血统的不所谓,喜欢就行。”潘应只接过来了疫苗联,像他这种家庭出身的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拿血统说事。

    他们老潘家泥腿子出身,五代贫农,也就是在他父亲这一辈才发迹而已。能有什么血统?

    “对,喜欢就好。”对于这个本家的侄女,潘松是打心眼里喜欢。他同样不追求什么血统,只是发家之后,出于暴发户的心理,追求格调,只买贵的,不选对的?。

    但是,时间长了之后,他才意识到一件事情,人的生活品味随着他的成长一旦形成之后,一般不再会发生大的改变,即使有意识的训练与熏陶,也没什么卵用。

    其实,有时候自我心理安慰:他好歹是在城里长大的,相较于李老二和刘老四、潘广才、徐国华这帮人其举止和品味简直是‘普通人’的本色,他简直就是贵族典范!

    偶尔还会沾沾自喜。

    但是,随着社会改革浪潮的推进,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他才发现,他侮辱了‘普通人’这个词。

    因为普通人都在努力扮演他们想象中的上层人的生活,住什么样的房子,开什么样的车,穿什么样的衣服,用什么样的手机,甚至吃喝上都是在追求所谓的品味,时尚明星,社会名流,屁大一点事,都能津津乐道一整天。

    而他们这帮真正的有钱人,却吝啬和小气的令人发指,家庭支出与收入比例可谓是非常之低,远远达不到普通人的水平。

    后来,李老二给了他一句话:没有人富到可以赎回自己的过去。

    他才释然,之后,彻底我行我素了,脱下了西装领带,怎么舒服怎么穿了。

    “那我就抱回家了....”何舟喜欢归喜欢,可是他在考虑的是能不能负担的起狗粮开销,哪怕是穷养,每个月也要千把块,他立马决定带回家交给老娘处理。

    他家也是有养狗的,他姥爷喜欢,家里有两条土狗,好养的很,人吃什么,它们吃什么,没有宠物犬这么难伺候,经济能力要是差点,简直是狗吃什么,人吃什么。

    下午午睡的午睡,打牌的打牌,聊天的聊天,这么热的天,没有一个人愿意出去找不自在。

    “我告诉你们啊,买什么东西,先跟我说,我这边能弄到打折,”潘松老婆向李柯和潘应等人灌输省钱的诀窍,“比如别人打9折,我就给弄到8折,这钱不就是这么省下来的嘛。”

    “阿姨,你可真厉害,认识这么多人。”潘应用崇拜的眼光看着她,“关系真广。”

    “很多店长和经理都租着我家房子,”黄佳佳振振有词的道,“让他们给我打个折不是很正常嘛。”

    李柯和潘应对视一眼。

    “........”

    一行人白天出去逛街购物,晚上出去吃饭喝酒,不知不觉中在潘家住了三天。

    “回去吧现在就回去。”

    这天晚上,大家都陆续睡下,李兆坤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都是睡不着。

    终于烦躁了,敲开了李览的房门。

    他从来没有这么迫切的想回家,再多待一分钟都觉得是煎熬。

    “李叔,明天回吧,现在都这么晚了。”潘松也听见了这边的动静,赶忙过来安抚。

    “我们上次也是夜里来的。”李兆坤坚持己见。

    “潘叔,那我们回去了,我收拾行李。”李览转身回屋收拾东西。

    “那我安排司机送你们。”潘松瞅瞅李览的脸色,酒劲还没有退下去,显然不能开车。

    “没事,我没喝酒,能开车。”李柯也穿着睡衣出来了,对李兆坤道,“下楼等我们,我们马上就走。”

    她们大包小包买了很多的东西,要搬到楼底下,自然要花点功夫。

    何舟和刘耀等人的门也被敲响了,李览问,“你们要不要在这里玩一阶段,我们先回去。”

    潘应道,“你们都回去了,我们还在这里干什么。”

    众人说走就走,一会儿就整理好了东西,开车的重任落在了潘应和李柯的身上,连夜往老家赶。

    抵达李庄,正是早上五点多钟,在村口,李兆坤就要下车。

    “憋屈的慌,”李兆坤从车上下来,舒展了一下身子,然后想起来车上还有自己的那条阿拉斯加犬,赶忙抱出来放在地上,“乖乖,别扭坏了吧,下来跑跑吧。”

    王玉兰早上起来的很早,正赶着大白鹅往河里去,陡然看到背着手,眯眯眼的李兆坤,以为自己看花了眼,而李兆坤也看见了,往她这边小跑,及至越来越近,她才敢确认了,“你们怎么现在回来了?”

    “老子回来碍你事了啊!”李兆坤很不高兴,难为自己这么担心她,急吼吼的回来,却是抛媚眼给瞎子看。

    “哟,这狗是买的啊?”王玉兰没搭理发脾气的李兆坤,反而对误入鹅群,被啄的乱窜的阿拉斯加犬很感兴趣。

    “赶紧把鹅赶走。”李兆坤赶忙上前两步,轰走大白鹅,把狗抱起来。

    “奶,我送鹅吧,你们回家吧。”李览接过来王玉兰手里的竹竿,赶着一群大白鹅往河坡那边去,路上遇着人,还不时的打下招呼,寒暄两句。

    “那你赶紧回来吃个饭睡一觉。”王玉兰交代完孙子,却是上了孙女的车,绝尘而去。

    李兆坤气的不轻,只留下他一个人,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抱着狗,他的心受伤了!

    气呼呼的回到家,王玉兰递给他已经挤上牙膏的牙刷,他没接,只吼了一句,“老子没长手啊!”

    “毛病!”王玉兰给扔到了窗台上。

    “奶奶个熊。”李兆坤看看王玉兰满不在乎的脸色,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捡了起来,狠按着牙刷头,赌气似的刷着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