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89、挑衅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89、挑衅


    原本这门亲事,他就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奈何儿子乐意,他也就捏着鼻子认了,亲家穷也就穷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自己就是穷泥腿子出身,现在发家了,也没有看不起别人的道理,找亲家又不是找商业合作伙伴,还要看实力高低,只要孩子开心就好。

    但是,现在,让他决然没有想到的是,他妥协,他认了,这个所谓的亲家会在中途给他难堪。

    “小两口子给个三五套房子都是无所谓,”潘广才站在空调的下面,手里捏着烟,火苗好像在跳跃似得,烧的很快,“可张口要替他两个儿子要两套房,还有给自己老俩口要一套养老房,这简直就是有点不要脸了啊,意思就是我穷我有理,一副天经地义的样子,这要是我亲家,我就大耳刮子抽了。”

    “你还笑?”刘大壮看到潘广才幸灾乐祸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老子喊你来是解决问题的!”

    “滚犊子,多大个事,你气成这熊样?”潘广才笑着道,“主动权还是在你手里,人家能这么拿捏你,还不是因为你想让人家姑娘做儿媳妇,你大不了钓着就是,等那丫头肚子越来越大,看到底谁能着急?

    还不得回过头来找你,高兴捏圆就捏圆搓扁就搓扁,还不是你说了算?”

    “呸!”段梅啐了他一口,“能不能提靠谱的?冯敏这姑娘是个好姑娘,本来夹在中间就够为难了,爹妈拎不清,你以为孩子就好受了,可积点德吧。”

    坐在下首的潘应和李柯对视一眼,终于明白哪里不对劲了,那冯敏笑的这么勉强,原来是有原因的。

    “我就开个玩笑,”潘广才无所谓的道,“其实冯敏这丫头我看着我还真不错,你要是心软,就同意了,反正就是几套房子的事情,媳妇一进门,这门亲以后就直接断了,一了百了。”

    “要是不顾忌冯敏这丫头,这种烂人,我才懒得搭理呢,”刘大壮挠挠头,“可是真要按照对方这么说的办了,这窝囊气,我受不了啊。”

    正如段梅所说,他是顾忌冯敏,儿媳妇是好的,可是要是和她父母闹的太僵,她就夹在中间,两头难讨好。

    “你们就没好好的的谈?”何芳好奇的问,“按说只要不是傻的,都不能这么狮子大开口吧,得罪人啊。”

    正常人的想法是闺女只要进了刘家的门,那就是享福的,这冯家以后只要不是做的太过分,刘家总归也能照顾着一点。

    现在把关系闹的这么僵硬,以后两家是不准备走动的节奏了,等于是一锤子买卖。

    “怎么没谈?我们去她们家的,姿态我们是有的,问题在我们这边,我们担嘛,”刘大壮老婆气鼓鼓的道,“她们家话说的也漂亮,说她们不卖女儿,有就多给,没就少给。

    回来的时候,我还跟大壮说呢,这亲家是找对了,通情达理的,咱们也不能丢场面,肯定是不能亏待丫头的,也得给丫头涨点脸面,娘家那边一定要给好看。

    结果呢,今天老俩口倒是好,一过来就变卦了,尽说些没用的,说俩儿子没结婚,压力大,好像是吃定了咱家似得。

    我跟冯敏说了,我说我们家不是拿不出来这些东西,三套房也才多少钱?二环路附近的房价,哪怕是飙升,也才5000元左右我就是给三套小户型,也才100万不到,你父母就这点出息了。”

    她宠爱的小儿子结婚,她怎么可能才花一百万?

    说出去打她脸呢,以后就不用指望做人了。

    刘大壮接着道,“冯敏这丫头也说了,她愿意跟着佳伟过,可以不管她父母,那我说不行,又不是没有父母,父母再有不是,婚姻这种事不是儿戏,也得经过父母同意,有父母祝福,那是最好不过。”

    “哎,既然觉得这个儿媳妇不错,那就认了吧,”李和处在一堆老烟枪中间,吸了不少的二手烟,索性拿起桌子上的烟,也给自己点了一根,“房子不给就不给了,给折成现金吧,给个五十万,对地点没要求的话,省城够三套房了。

    反正为了孩子,受气就受点气吧,谁让你是他老子呢。”

    “哎,”刘大壮叹口气,除了这么办,还真别的招,“是不能赌气啊。”

    他决定闭着眼睛认了。

    “我来去跟你这亲家唠唠嗑。”潘广才揽下了这个任务。

    “你出马更好不过了。”刘大壮自然是求之不得,他身为男方家长,自然不适合去谈这些事情。

    “我也去吧。”李隆把衣架上的衬衫重新披在身上,跟潘广才一起去了刘家。

    刘大壮的房子是和李隆同时盖的,两家共用一道夹墙,连缝隙都没有,上面四间,下面四间,前面是四间大瓦房,没有美感可言,唯一能称道的就是面积够大。

    冯敏的父母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何老西和李兆坤正陪着聊天。

    “这亲家,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吧?要儿子有个屁用!”一进门,李隆和潘广才两个人就听见了李兆坤在那侃侃而谈,“费心费力的替着儿子买上房子,娶上媳妇,这老子一定是甩的远远的,你瞅瞅我这一身,要么是闺女给买的,要么是孙女孝敬的!”

    自己亲儿子站在门口,他说话照样没有收敛,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潘广才同情的看了看李隆。

    “你说的在理。”冯父木讷的点点头。

    “哎呀,我俩闺女!”李兆坤举起了两根手指头,“我一毛钱也没收人家的,我还搭了百十万出去!”

    他说的倒是实话,无论是老四还是老五,在结婚的时候,他都给了丰厚的陪嫁,倒不是因为多疼爱女儿,而是怕跌面子。

    “我们小门小户的能跟你们比嘛,就这俩死工资。”冯母终于忍不住插话了,“天生就是穷命,饿不死就是不错了。”

    “这话不中听!”李兆坤陡然瞪起来眼睛。

    好多年了,敢当着他的面反驳他的人,都快死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