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93、招工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93、招工


    默默的把左手手腕的手表摘下,瞧瞧的塞进了裤口袋里。

    “咦,你手机最新款啊?”女孩子却注意上了李览的手机。

    “呐,深圳华强北买的一款杂牌机,”李览大大方方的向她展示了一下手机,“五六百块钱就能买一个。”

    “哦,我经常去深圳,有时间我也去看看。”女孩子随意扫了一眼,是她不认识的牌子。继续专心开车,“大屏幕挺漂亮的,要是好用,我也买一个。”

    “现在智能手机五花八门,什么样的都有,”这个手机是大舅送给他的定制机,连个标志都没有,一般人肯定没见过,有钱都没地方买,“有很多手机可以供选择。”

    “哦,对了,你还没说,你去哪里呢?”女孩子接着问。

    “我.....”杨淮看了看手机,已经三点多钟了,下午的会议已经赶不上了,干脆还是不去了,那么现在就回家?好像有点早....

    “奶奶个熊.....”

    有点发懵。

    “你是内地来的?”只靠着这一句话,女孩子立马就判读出来了。

    “是啊。”杨淮没有否认,因为大舅的原因,他一直都没领香港的居民身份证,还是皖北的农村户口,虽然老娘已经在他名下加了十几栋城市房产。

    “刚来香港?”女孩子接着问。

    “是啊。”他从深圳过来还不到一个星期,香港这边他没什么业务,只有一家分公司,这次过来只是来开个会。

    但是朋友和同学极多,隔三差五的就要在一起小聚,他是经常性来香港的。

    “哦,”女孩子试探着问道,“你不是来找工作的吧?”

    “嗯。”杨淮愣了愣,虽然对方好像误会了什么,没有否认,更没有多解释。

    “喂,”在一个路口,车子等红绿灯,女孩子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他,然后道,“呐,这样,不要说我不给你机会啊,我们家在招人,我觉得你挺不错的,看着不像坏人,怎么样,要不要来?

    包食宿哦。”

    “你们家招人?”杨淮哑然失笑。

    “喂,我可是认真的,我们家是养鸡场,工作呢,其实不累,平常的主要任务就是打扫鸡舍、投料,”女孩子顿了顿继续道,“别怪我没提醒你啊,你刚来香港,对这边可能不了解,你不是香港人,肯定住不到公屋,又拿不到综援,自己在市区上班,工资可能会高一点,可是租金同样很高啊,我们包食宿,这个待遇很不错的。

    再说,现在工作可不是那么容易找的....”

    杨淮就那么静静地听她说完,没有反驳,大概是出于好奇心,忍不住问,“一个月多少钱啊?”

    “这个呢,我做不了主,你要和我爸爸谈了,”后面的汽车不停的按喇叭,女孩子这才不紧不慢的继续前行,嘟哝了一句,“真没素质,乱按喇叭。”

    “好啊。”杨淮自己都不明确自己是出于什么心理,就这么答应了。

    “陪着我送我这车货,我们一起回去。”女孩子见杨淮答应了,好像很高兴似得。

    杨淮的手机再次想起,一看是助理的,拒绝后,给发了短信息,交代修车和公司的事宜。

    货车在一个超市的后门停下,他跟着下车,待女孩子拉开后车门,他才发现里面堆满一框框的鸡蛋。

    她麻利的搬下一筐鸡蛋,他不好站着,赶紧帮忙。

    “谢谢啊,”女孩子道谢,“跟着我。”

    “没事。”杨淮跟着她搬着十来筐鸡蛋下来。

    待搬完后,只见她从随身的包里掏出来单子交给工作人员,然后两个人才一起出了超市,继续朝下一家去。

    一连去了好几家超市、菜场、杂货店,用了两个多小时才把车里的鸡蛋送完。他感觉很奇怪,平常他是没有这个耐心的。

    “你每天都是这样送?”坐在车上,杨淮看着她满头的汗水和湿漉漉的头发,对她表示很敬佩,这种活他也能做,但是很难持久,肯定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不是啊,平常还有爸爸或者我哥哥。”女孩子笑着道,“好了,我们现在回家。”

    车子一路行驶,进入元朗新田一带,对面是高楼大厦鳞次栉比的深圳,其繁华远超过这边。

    “这边呢,以前有很多偷渡客都是从这边上岸的,”女孩子细心的给杨淮解释,“我爸爸呢,早先就是从这边来香港的,然后在这边安定下来。”

    “以前听说过这种情况。”离老远,杨淮就能听见一群鸡‘咯咯咯’的叫声,幸亏附近荒凉,没有住户,要不然少不得投诉个噪音扰民。

    养鸡场很大,长长的两排房舍后面是菜园子,里面种的都是夏季的蔬菜,辣椒、西红柿、豆角,自不必说。

    车子停在门口,一条大狼狗对着从车上下来的杨淮狂叫。

    “安静点。”女孩子对着大狼狗佯怒,大狼狗才消停住,一个老头子从屋里出来,她喊了一声,“爸爸。”

    “赶紧带客人进屋。”看到杨淮,老头子很高兴。

    “爸爸,”女孩子小跑两步到老头子跟前,低声道,“他是我帮你请过来的工人。”

    “请工人?”老头子一下子抬高了声音,“我可请不起!”

    “爸爸!”女孩子晃着老头子的胳膊,撒娇道,“你腰间盘不好,可不能再受累了,呐,刚从内地过来,也许工资不高呢?”

    “叫什么名字,哪里来的?”老头径直问闺女。

    “啊?”女孩子这才想起来,她对杨淮一问三不知,扭头望向他。

    “你好,我叫杨淮,老家是皖北的。”杨淮自认为很有风度的向老头子伸出手。

    “什么都不知道,就敢带回家里?”老头子训斥闺女道,“长点心眼吧。”

    被这样晾着,杨淮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解释道,“叔叔,我不是坏人。”

    “那也看着不像好人。”老头子冷哼道,“说实话,打什么注意呢?就你这身行头,手上细皮嫩肉的,就不像干活的人。”

    “爸!”杨淮还没解释,女孩子就不忿的道,“你这人什么都好,就是疑心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