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98、内幕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98、内幕


    伍家虽然是工场主,血腥的资本家,可不见得就是没人性的,这不,特意给了他一天休息的时间。

    吃完早饭,伍泊雄兄妹俩开着车带他四处溜达,好熟悉环境。

    乡村不比繁华的香港岛,这里的村落背靠山岭,虽然显得偏僻一点,但是生活环境很好,村里都有祠堂寺庙,烧香拜佛是常事,饭店、麻将馆、商店等,应有尽有。

    一群人坐在排挡里,有剔牙的,有喝酒的,有一起研究马经的,还有研究六合彩的。

    “小子啊,我看你挺顺眼的!”一个打耳钉,黄头发的年轻人揽着他的肩膀道,“以后跟我混,我罩着你。”

    “谢谢山鸡哥。”这是来到养鸡场之后,第二个说要罩着他的人了。

    “那今天,你看我该买几号啊?”山鸡递给杨淮一张马经,见他犹豫,立马从口袋掏出来一叠钞票,“这你先拿着,说实话,昨天那场,我下的少,真没中多少钱。你放心,这场我听你的,肯定下大本钱,赢多了一定带你分钱。”

    “山鸡哥,上次是运气,我是随口一说,”杨淮怪自己太多嘴,“你可不能当真。”

    “瞎说都能中,要是认真了还得了?”旁边一个老头子道,“阿淮,你给我们分析分析,放心,说好了说坏了我们都不怪你,你尽管说就是了。”

    “我真不会。”杨淮想扇自己一巴掌,自己嘴巴怎么这么贱呢?现在这么多人对自己抱有期望!

    要是说对了还好,要是说错了,他可不信这帮人不会怪罪他!

    “是啊,阿淮,你就随便说说。”杨淮被这么多人关注,让伍泊雄与有荣焉,他也鼓动杨淮说一说。

    “哥。”伍泊君戳戳伍泊雄,不让他多说话。

    “阿淮,你说,输钱不用你管,赢钱我跟你七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扯着嗓子道,“你就大胆的说!”

    “我也跟你七三!”

    “七三.....”

    其他人纷纷附和。

    大家对他好像非常有信心。

    要是猜中一场也就罢了,关键是杨淮接连猜中了三场,恐怖如斯!

    “哎,”杨淮自己也是经常买马的,输多赢少,这几场说中了,完全是运气啊!但是现在大家都把他当成了赌神,他就有点哭笑不得了,“无论是看好热门冷门还是黑马,为了降低风险, 100 注都应该分散多不同的马身上。

    即使一匹马很值得买,也不一定要孤注一掷,要说的是,简单的平分显得很盲目,最佳策略是按照Kelly条件来分配资金....”

    “阿淮啊,你知道我们都是大老粗,听不懂你说什么,你直接说哪匹马就可以了!”一个老头子忍不住打断了。

    “是啊....”

    “你直接说...”

    老头子的话切合了大家的心思。

    “不过先说好,”杨淮犹豫了一下,“这次真是最后一次,以后谁问我都不说了!”

    “没问题!”

    “行啊!”

    “你放心吧!”

    “.......”

    不负责任的承诺,大家最容易答应,过几天可能就忘了。

    “那就六号和三号吧。”杨淮选了最保险的两匹马,“还是那句话啊,输了别怪我啊。”

    说完就知道是白说了,大家都忙着打电话投注,谁有功夫搭理他啊!

    “喂,阿淮,股票你懂不懂啊?”一个老太太拿着一张财经报纸凑到了杨淮的跟前。

    “花姐,我不玩股票的。”

    ??作为一名生在新社会,长在资本主义,至今未婚的,有一定的交友经验青年来说,在香港,不管对方多大年龄,称呼对方‘姐姐’是最万无一失的。

    “三元园林我看着不错啊,业绩平稳增长,其在业界具有较强的综合竞争实力,苗木销售创新”老太太照着报纸逐字逐句的念道,“公司业务以风景园林学、建筑学、城市规划学为核心,集成了以地质学、自然地理学、土壤学、气象学为代表的自然科学,以生物学、植物学、生态学为代表的生物科学....”

    她眼神并不好,但是,难为她还是从头至尾给念完了。

    “花姐,”杨淮了解这老太太,是卖菜的,一个月就挣那么点钱,儿子身体又不好,每个月开销很大,要是真买了这园林股,肯定是有赔无赚,日子更加艰难,他不忍心,因此提醒道,“园林的业务与政府预算有关,这家公司的业务基本集中在香港,香港的园林建设早就趋于成熟,我觉得增长空间已经不大了。”

    “阿淮,你说的好有道理哦,”花姐两眼放光,“那你随便给我推荐一只吧。”

    “我真不懂。”

    杨淮赶忙拒绝!

    开什么玩笑!

    他狼窝还没逃离,可不敢再嘴贱进虎穴了!

    “阿淮啊,你看看你说的头头是道,一定是懂的,就不要谦虚了。”这会山鸡等人下完注又凑了过来。

    “阿淮,你就跟我们这些人说,我们不会透漏出去的!”其他人也跟着道。

    头发花白的老头子道,“花姐都快把这辈子的积蓄搭进去了,我们让她不要买,她又不听,你就帮帮她,让她解套就行。”

    “是啊,阿淮,我不贪心的,只要解套就行。”花姐趁机举起三根手指道,“我去年亏了三十万啊!”

    “好吧,下不为例。”杨淮无奈的夺了老太太手里的报纸,在大家紧张的注视中,他盯着报纸看了一会,然后沉吟道,“买这只福高医药吧。”

    “医药股啊?”花姐向杨淮投去了怀疑的目光,“我去年就是亏在医药股上。”

    “花姐啊,你要是信我呢,就买这支,”杨淮耐心的道,“去年医药板块大幅跑输大盘,估值溢价率也处于近7年历史较低水平,资金呢是最灵敏的,会逐渐发现医药板块才是市场的最小阻力方向。”

    “那这么多家医药公司为什么偏偏选这家啊?”山鸡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是一家内地的医药企业,我很了解啊,是全球最大的磺胺和喹诺酮类抗菌药物生产基地。”他总不能跟大家说这家企业是她四姨开的吧!

    如果新药研制成功的利好消息放出来,不得暴涨?

    这算不算内幕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