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01、仙股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01、仙股


    “来都来了,要不进去吧?”花姐不死心,这都到门口了。

    “那就死马当活马医吧,”关老头瞅瞅还在迷糊状态下的杨淮,无奈的道,“走走,先进去让他清醒一会。”

    一行十来个人架着杨淮进了交易大厅。

    证券交易早就使用了计算机,意味着许多人足不出户就可以坐在家里或者办公室里进行操作,但是证券所里依然不缺乏人,主要一些闲暇时间比较多老头和老太太。

    “喂,花姐啊,你这几天真赚了啊。”有跟花姐相熟的老太太一下子就围了过来,“真该跟着你一起买的。”

    “哎呀,一般,一般,”花姐虽然说的一般,可是脸上的得意之情还是无法掩饰,盯着一会翻红,一会翻绿的大厅屏幕问,“今天怎么样啊?”

    “整个上午都很惨啊,没敢下手,”一个穿着红袖衬衫的老太太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内幕消息啊,跟我们说说啊,大家都这么相熟了。”

    “是啊,花姐,有钱一起赚。”其他人也跟着搭腔。

    花姐是什么水平,他们这帮人是很清楚的,年年炒股,年年赔。

    “我就是运气好一点嘛。”花姐急忙否认,说完就扎进了关老头等人那边。

    杨淮迷迷糊糊地,本来是坐着的,但是实在犯困,不自觉的在椅子上躺了下来。

    “都怪你们,非给他喝这么多?”花姐抱怨道。

    “注意可是你出的。”关老头自然不担这个责任,“谁能想到他能喝这么多。”

    花姐对扎马尾辫的女孩子道,“阿眉啊,去给买瓶水来。”

    “我这就去。”阿眉没推辞,转身就跑出了交易大厅。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杨淮却渐渐的躺在椅子上睡着了,甚至有点呼噜声。

    “这快开盘了啊。”山鸡有点着急,“要不给喊起来?”

    “就这状态,喊起来给你选的股票你敢买?”伍泊雄气呼呼的问,“等一会吧。”

    要不是杨淮不肯荐股,他绝不肯陪着大家一起胡闹的。

    大家继续等,终于开盘了,大厅一下子热闹起来,噪杂的很,看着别人热热闹闹的做交易,他们这帮人只能干着急。

    关老头刚张嘴就被山鸡截住话头,“别嚷嚷了,等吧,看他能睡多长时间。”

    正如伍泊雄所说,真把杨淮喊起来,他们也不敢相信一个醉酒状态下的人说的话!

    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有些人注定是等待别人的,有些人是注定被人等的。

    偏偏,他们属于前者,杨淮翻个身,都让他们一惊一乍。

    可是大厅人来人往,不止只有他们这些人,还有其他的股民,都好奇的看着他们,这小年轻是大爷啊?

    都给这么供着?

    杨淮自顾自睡自己的,睡得香甜,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被迫睁开眼,完全是因为膀胱给涨的。

    “淮哥,你醒了?”山鸡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卫生间在哪里?”杨淮坐起身,入眼就是交易厅的大屏幕,没工夫问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这里。”山鸡赶忙在前面带路。

    杨淮跟在后面去了卫生间,闭着眼睛,长出一口气后,洗了一把脸,整个人都还是晕乎乎的,所以不管山鸡问他什么,他都没怎么搭理。

    “我让珍姐给你按个摩?”山鸡用近乎谄媚的态度问。

    “谁是珍姐啊?”杨淮把埋在水池里的脑袋拉出来。

    “就是有这么大的那个啊,”山鸡用手在胸口比划了一下,“淮哥,还是你有魅力,她对你有意思哦。”

    “少扯犊子。”杨淮出了卫生间,发现大家居然都堵在门口,叹口气道,“你们这是要干嘛啊?”

    “淮哥,你看这来都来了。”关老头道,“就随便指点指点我们喽,你看我们真不容易。”

    “大家上次是不是答应过我的,至此一次,下不为例?”杨淮被这帮人实在是弄得精疲力尽,在股票上,他是什么水平,他自己清楚,但凡有点真材实料,他就不会推脱,关键是他没什么水平啊!

    所以,荐股这种事情,做一次就可以,搞两次就有可能捅娄子了。

    “淮哥啊,就当年可怜可怜我们喽。”花姐可怜兮兮的道,“我儿子等着钱救命呢,医生说换肾需要好多钱的。”

    “花姐真不容易,好不容易找到合适肾源,再不手术可就没机会了。”关老头自然在一旁帮腔。

    “是啊,淮哥,你就当帮帮花姐,”珍姐还是一如既往的打扮的花枝招展,拉着杨淮的胳膊道,“好人有好报的。”

    “我真没那个本事啊。”杨淮忍不住朝着她的胸口瞥了一眼,无奈道,“我怕让你们亏钱,大家见好就收不行吗?”

    “淮哥,我们对你信心。”山鸡说的斩钉截铁,“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做就是了!”

    杨淮真的想对他们大吼:我对自己没信心啊!

    “淮哥,你放心,什么事都不能百发百中的,你就是说错了,也没什么,大家这次保证不会多说话,这次不行,不是还有下次吗?”阿眉以为杨淮是有顾虑。

    “还想下次?”杨淮叹口气道,“股市风险很大的,大家还是散了吧。”

    他往外面走,却被花姐和珍姐给拦着,想脱身而不得。

    “淮哥,你就忍心抛弃我们吧?”珍姐的胸口贴着杨淮的身子压着,使上了美人计。

    “淮哥,可怜我一把老骨头....”花姐说着说着眼泪就要下来了。

    “真要我说?”交易所的人慢慢的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都盯着杨淮看,冲着他指指点点,一个小伙子欺侮一个老太太,这太不像话了!

    “淮哥,你尽管说。”山鸡冲着花姐等人使了个眼色,请杨淮坐到了椅子上。

    “那就选这只吧。”杨淮随便朝着屏幕一指。

    “淮哥,你没开玩笑吧?”花姐这次是真哭了。

    “没看明白啊?就是这只中洋置地了。”杨淮有点赌气。

    “淮哥,这只是仙股啊。”珍姐就是再不懂股票,也明白仙股是不能随便碰的。

    “这只我记得清楚,好像是昨日跌幅最大的个股,”花姐熟练的在旁边的机器上敲下中洋置地,哭丧着脸道,“光是昨天就暴跌91.39%,从前收盘5.75元跌至单日收盘0.495元,现在0.4都不到了。”

    “这么便宜啊,”杨淮满不在乎的道,“你们要是真听我的,就买这只吧。”

    “可是...”关老头想反驳一下。

    “抄底懂不懂?想赚钱啊,就得胆子大,要是都敢进场了,还等着你们赚钱?”杨淮振振有词。

    花姐和关老头等人互相望了一眼,一句话没有,默默的在机器上噼里啪啦的瞧了一阵。

    杨淮闷头玩手机,没搭理他们。

    “淮哥....”阿眉绞着手指站在他的面前,“我已经买完了,真的会涨吗?”

    “我买了30万,我的老婆本啊....”伍泊雄紧张的说不出来话。

    “我是50万,拼了这一把!”关老头同样是哆嗦。

    “我是10万,淮哥....这可是我高利贷钱,”珍姐的气喘不匀,“要是输了的话,就等着去钵兰街当头牌,还指望你照顾生意了.....”

    “什么!”杨淮腾的站起来,震惊的道,“你们真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