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15、反目成仇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15、反目成仇


    自古以来,为了财富和权势而反目成仇的兄弟姐妹,不知凡几,他不想走这条路。

    那是他最宠爱的亲妹妹。

    李沛拍拍他肩膀道,“甭想那么多,少琢磨些,就当丫头年龄小不懂事,早晚能扳的过来。哦,对了,再提醒你一件事,徐景亮找你什么事,你可都不能应。”

    徐景亮因是杨淮的同学,杨淮与他处的很好,不禁多问了一句,“他是怎么了?”

    李沛道,“阿拉斯加、澳门一阵滥赌,开始赢了点小钱,拿自己当赌王了,现在可好,搭进去了,一屁股债,总之,离他远远的。”

    杨淮犹豫了一下,还是应道,“明白了,不搭理他。”

    李沛了解他的性子,再次补充道,“别现在说好,临了还被他坑,我这么说,这人啊,但凡赌毒沾一样就是废人一个,人也不是以前的人,你还能拿他做朋友?

    我倒是服气你了。

    他老子生意做那么大,兄弟姐妹,家里亲戚个个有钱,都没人管,稀罕你来做老好人?

    你可拉倒,听我的话,你要是帮了,别承望有人感激你,他家里说不准都能恨死你,本指望他没本钱就能戒赌的。”

    杨淮点点头,“那我听你的,一毛钱不给他。”

    话音刚落,电话响了,盯着屏幕一看,望向李沛道,“徐景亮。”

    李沛道,“那就按照我说的做,让他去死好了。”

    杨淮接了电话道,“阿亮,好久不见,怎么今天想起来我电话?”

    “阿淮啊,开门见山,账上转我200万,周转几天就还你。”电话里的男人慢条斯理。

    杨淮看了一眼李沛,然后坚定的道,“你这几天不看新闻的啊,刚收购了中洋置地,穷的就差当裤子了。

    现在除了负债,我是一无所有啊。”

    徐景亮道,“阿淮啊,咱们是什么关系?这点小忙都不忙?收购也是用的公司的钱,跟你个人有什么关系?”

    杨淮道,“抱歉,这个忙我真帮不上,真不怕你笑话,我现在替家里打理公司,领的都是固定工资。”

    “那就是不帮了?”徐景亮的语气有点不耐烦。

    “抱歉。”杨淮说完就挂了电话。

    李沛笑着道,“听见这口气没有,狗急跳墙了,不借钱给他,还恼,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赌红眼的人,简直是六亲不认的东西,你不用叹气。”

    杨淮道,“毕竟是朋友一场。”

    李沛道,“真正的朋友是放心交付弱点的人和可以舒服相处的人。他两样都不占,凭什么还拿他当朋友?”

    “怎么说都是你有理。”杨淮认同他说的,但是还是忍不住嘀咕了一下。

    李沛踢了下他的腿肚子,“瞧你这怨妇样,听哥的话保准没错。”

    “你敢踢我?”杨淮张牙舞爪的一下子扑过去。

    “反了天了!”李沛赶忙抵御,不时的反扑一下。

    两个人在热闹的泳滩上闹来闹去,引人侧目,没有人注意到不远处的相机咔嚓一下。

    第二天。

    “瞧瞧....”杨学文气的把报纸往桌上一摔,“你弟兄俩就不能消停点,一点到晚的就会瞎胡闹!”

    李沛拿起报纸,他怎么有都没有想到,财经版的头条居然是:豪门的家族恩怨。

    不屑的笑着道,“哟,照片拍的这么丑?”

    杨淮不明就里,也跟着拿起报纸看,直接气笑了,“这报纸太会扯了,我俩就在沙滩上闹着玩的,这些报纸只会捕风捉影。”

    杨学文道,“什么风,什么影我不管,中洋置地开盘就跌了3个点。”

    宋友喜在一旁道,“刚好我们可以趁机低吸,弥补在收购时候的损失。”

    见杨学文没反对,就知道是答应了,不再言语,出门就去办。

    眼前要和伍家父母见面,杨学文转而问杨淮的意见,在哪里见面好。

    伍泊君已经回家了,杨淮没有询问意见的人,只能擅自道,“找个大酒店吧,我订一桌酒席,大家饭桌上谈事。”

    杨学文还没说话,李梅就第一个给否定了,“既然是诚心的,就不要在大酒店,不晓得咱们家的,还以为咱们摆架子,好像以为他们没见过世面呢,就普通饭店就可以。”

    杨学文道,“那就索性在家里,你烧一桌酒席,人家来认认门,说明咱们不是那种空口白话的,是有点家底的,自己做饭,又显得咱们重视。”

    李梅望了望儿子,“那就这么办?”

    杨淮点点头,“你们做主,家里缺什么,我去买。”

    李梅道,“你可去歇着吧,用不上你,你跟人家约好时间,明天亲自开车去接过来就可以了。”

    杨淮应了好,随即跟李沛出了门,还没开口,就被李沛打断。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李沛愤恨的道,“这家报纸我去找,奶奶个熊,不整死它,我就跟它姓,太会扯了。”

    杨淮道,“那就祝你旗开得胜。”

    会亲的这天早上,他起来了一个大早,刷完牙,洗完脸,吃了一个早饭,就往伍家的养鸡场方向过去。

    伍泊雄没精打采的站在门口,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烟,见到杨淮从车上下来,勉强的笑笑,没有一句话。

    杨淮抛根烟给他,“雄哥,怎么了?不认识我了?”

    伍泊雄突然木讷的很,不晓得怎么说话,尴尬的站在哪里,无所适从。

    伍泊君听见的汽车的响声后,就急忙从屋里跑出来了,朝着杨淮笑笑,然后对愣在那里的伍泊雄道,“哥,你赶紧换衣服吧,我们就走了。”

    “我....我就不去了吧....”伍泊雄看了看杨淮,然后迅速低下来头。

    杨淮呐喊的问,“雄哥,你这怎么突然扭扭捏捏的了?”

    “不是,家里得留个人,养鸡场离不开人,”伍泊雄转过头,不好意思看杨淮的眼睛,“你们去,你们去。”

    正要走,却被杨淮拽住胳膊,杨淮道,“雄哥,你有什么事,你尽管说,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

    伍泊君进了屋,伍泊雄才低声道,“我少你的钱,我会慢慢还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