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22、债有主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22、债有主


    十几年来,他一直憋着一口气,没有去找她,他在等她电话,等她认错,等她回头,可是一直没有等到。

    此刻,李秋红在他面前,他想把十余年来的满腔怒气都发泄出来,可是又不敢,万一再次不辞而别呢?

    这是他看着长大的亲妹妹,当着闺女养的亲妹妹,看着她憔悴的样子,他的心碎了。

    大概是因为愧疚心,李秋红的眼泪水刷拉拉的下来了,背着身道,“对不起,哥,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没脸回去啊,我只恨当初没有听你们的,不该那么忍心的,后悔了,真的后悔了。”

    一边擦眼泪,一边抽泣道,“哥,我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们啊!”

    李爱军不经意间用衣袖擦了眼,然后问道,“那个男人呢?你在美国待的好好的,怎么跑到香港来了。”

    他现在只想找到那个男人,把他挫骨扬灰。

    李秋红闭着眼,抽噎道,“他说不想看到我,对我脾气越来越大了,我不知去哪里好,就来香港了。”

    李爱军很生气,很愤怒,咬牙切齿的恨,恨谁呢?

    恨妹妹不争气,恨那个男人的绝情,恨自己的不作为?

    “跟我回家。”

    此刻,他满脑子的懊恼,多余的话根本说不出来。

    “回家?”对她来说,‘家’已经成为一个陌生的词。

    李爱军道,“爸妈身体并不好,爸爸今年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不能生气,医生嘱咐多休息,我不知道他还能再活几年,跟我回去吧,我只希望在他临终前,你能守在他身边,他不至于有遗憾,你也不会有遗憾。”

    “对不起,大哥,我知道我很不孝顺....”李秋红哭的更大声了,“可是我不服气啊,我什么都给了他,我却落到这么田地!

    我对不起爸妈,对不起孩子,更对不起你,哥,我让你失望了。”

    李爱军紧紧的捏着拳头问,“孩子是谁的?你和他的?”

    李秋红摇摇头,“不是,来香港后,我死心了,心灰意冷,觉得这辈子大不了就这样,随便找了个人嫁了,他对我挺好,只可惜好人不长命,阿玲刚满周岁,他就出车祸走了。”

    李爱军松口气道,“那就跟我回去吧,孩子回内地读书,手续我都会办好,不用你操心。”

    李秋红犹豫道,“哥,我真的能回得去吗?”

    李爱军道,“你爸妈的女儿,是我的妹妹,这个家永远都欢迎你,听话,别再固执了。”

    他很温柔,他能想到她这些年肯定吃了很多苦,都是因为那个男人,毁了他妹妹的一生,接着问,“他人在哪里?还在美国?”

    李秋红道,“他现在发达了,成了什么著名企业家,我常常还能在新闻上看到他。”

    李爱军问,“你还恨他?”

    李秋红道,“我好想他死,老天爷怎么不劈死他!”

    李爱军再次点起一根烟,沉默了一下,拍拍她肩膀,坚定的望着她道,“还相不相信哥?”

    李秋红重重点点头。

    李爱军道,“那就好,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他把拳头捏的更紧了。

    他开车送她回去,让她先收拾东西,等他来接她。

    “哥。”他刚出门槛,就被李秋红喊住了。

    李爱军回头问,“怎么了?”

    李秋红笑着摇头,“没事,开车注意安全。”

    李爱军笑道,“等着我,晚上来找你一起吃饭。”

    他去找李和,一进门就要求先摆一箱子啤酒出来。

    “家里就是酒多。”李和把饭桌底下的啤酒挪了出来,一人面前启开了两瓶,“好多年了,没看你这么暴躁了。”

    李爱军先大口大口的自己灌了三杯,才道,“太憋屈了啊。”

    李和自然是明白因为什么,“说吧,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李爱军道,“钱我有,但是在美国整个人,还没那个实力,也没那个关系,花钱都找不到门路。”

    他是实话实说,如果不央求李和,他要报仇,是需要一番手脚的。

    李和道,“知道我最欣赏资本主义社会哪一点吗?”

    李爱军同他碰碰杯子,“金钱至上。”

    李和道,“听你的意思是他是个什么传媒公司的老板,卖广告的呗,那就妥当了,这事交给我办,要人命不现实,但是让他在美国混不下去,分分钟的事情。”

    李爱军道,“我本来也没想要他命,我要让他生不如死,他只求着他这辈子不回国吧。”

    他不想让李和的手沾人命,俩人的关系再好,也不能这么做,如果他真想要人命,他一定亲自动手。

    李和问,“秋红答应跟你回去了?”

    李爱军点点头,“哪怕是她自己不想回去,为了孩子,她也得回去,一个女人拖个孩子,哪里是这么容易的,她一个月工资就那么几个钱,交往房租水电,一个月就没几个钱,回去了,起码我能给孩子一个好的生活环境。”

    李和道,“挺好,她是真受苦了,你说这时间也过得特快,一不注意都过来了半辈子,孩子都快要到成家立业的年龄了。”

    李爱军道,“谁说不是呢,现在只求平平安安了度余生了,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李和又在他面前放了一瓶啤酒,问道,“你那个基金会怎么样了,我给你捐点?”

    李爱军道,“钱多的花不完,董浩、丁世平、兰世芳他们这些人,每年都给个五六百万,不需要你的,再说,你搞教育,办学校,哪里不花钱,不用搭理我这边。”

    他从战场上留了一条命回来,可好多战友却永远回不来了,生命只能定格在二十来岁,留下孩子、留下老人,很多生活过得很艰难,以前他没能力帮,现在他有能力了,自然要尽力帮。

    两个人一边喝,一边聊,一不注意就喝完了一箱子的啤酒。

    李和拍拍肚子,“以前我一个人喝完一箱子啤酒都不带跑厕所的。”

    现在两瓶下去,就要跑两趟厕所。

    李爱军笑着道,“你以为你还年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