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37、自己的方法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37、自己的方法


    对于这帮子社会人,李览太了解了,他老舅要不是有老娘和老子扳着,早就往这个方向走了。

    但是他老舅现在依然不少和自己的老乡们接触,今天请一拨人吃饭,明天找一帮人喝茶,享受被大家围绕的感觉,好像真的是北派大哥似得。

    李览理解他老舅,钱赚足了,物质需求已经到了一定程度,就自然而然的要追求一下精神上的享受,而他老舅和他老子又是完全不是一类人,对精神的追求都流露在表层,信奉的是青龙白虎左右站,敬天敬神不敬人。

    偶尔老舅请他吃饭,喝个茶,他又不能不去,毕竟是长辈,每次去了,都是老舅的狐朋狗友一堆,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无非就是些喜欢仗着体力,捞点偏门财的人。

    嘴上常常挂着‘生死看淡,不服就干’,但是受过几次政府教育之后,也开始按照基本法行事,能先逼逼,就先逼逼,能不动手,就先不动手,动手了,也得对方先动手,总之要见风行事。

    所以,李览大摇大摆的坐在这里,一点儿都不担心。

    “小子,你故意找茬?”高大个作势要冲到李览跟前,他身后的人都跟着撸起来了袖子,“跟我犯浑,小子,我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就不晓得什么是规矩!”

    李览身子往他跟前凑了凑,笑着道,“哟,这么凶,吓死我了。”

    “嘿,真没脸了是吧?堵着我大门!”

    看着聚过来的越来越多的人,高个子越发怒了,朝着身后的几个大汉摆手,让他们进了里面的小屋,要不然他这里看着就像以多欺少了,万一引起公愤,他吃不了兜着走,首都可不是让自己瞎逞能的地方。

    李览道,“我的要求很简单,给我钱,我就走人,不给钱,我就等,我相信你们最终会给钱的。”

    “给脸不要脸了是吧?”大高个虽然语气一直不好,可是却刻意压低了嗓门。

    李览道,“有话说话,别这么委屈啊,实在不行,你划地方,咱们出去谈也行。”

    “敢跟我出去?我削不死你。”嘴上这么说,高大个还是没有任何行动。

    李览学着他老舅的调调道,“别这么毛楞,我一般不瞎咋呼,你惹着我,那都不叫事儿,叫新闻。”

    “哪旮旯的啊?”听到李览这专业八级的口音,高大个换了个神色,“别大水冲龙王庙。”

    李览道,“你放心吧,肯定不是和你一个庙的,没这么坑人的。”

    “故意跟我晒脸是不?”高大个又觉得自己脸掉地上了,指着李览的脸,憋了半天,才发狠道,“你再不走,我可就报警了,你这是非法行为,拦着门不让我做生意!”

    对付人,他向来是软硬兼施,先是一通道理,年轻人,特别是读过书的脸皮薄,说不过他,也就自觉的走了。

    要是不走的呢,他就摆出道上大哥的姿态,正常的小青年社会经验浅,吓唬两句也就颠颠的跑了,哪里像李览这种油盐不进,还敢在这里炸毛。

    李览笑着把椅子往后挪了挪,离了大门,坐在边道上,揶揄道,“这里可以了吧,你赶紧报警吧,我求着你报警,谁不报警谁是孙子。”

    “你个山炮,得瑟啊,你尽管得瑟!”高大个气的差点跳脚,要是搁别的地,兄弟们齐刷刷的肯定上去一顿揍。

    可是首都,不比别的地方,过过当大哥的嘴瘾就行,真敢按大哥的标准行事,明天一准的就要去住免费的24小时专门看护的单人间。

    李览发现身旁多了一个人,侧头一看居然是孙浩。

    孙浩道,“要不我们报警吧。”

    李览摇摇头,没说话,把他推到了身后。

    “小子,你有种。”高大个进屋喊,“晦气,关门,回去喝几杯。”

    说完就又冲着李览冷笑,走到李览跟前道,“麻烦让一让,椅子是我的。”

    店里的人陆陆续续从里面出来,关灯,眼瞅就要关门,李览从椅子上起身,慢慢悠悠的道,“弱弱的问一句啊,你们家几点钟开门?”

    高大个问,“干嘛?”

    李览笑着道,“明天我得继续来啊,我说了,这钱你不退,我天天来。”

    高大个道,“不怕热死你!”

    他不信高温酷暑的天气,李览还敢站在门外面。

    手一挥,招呼身后的人,哼着小曲就要走,却又听见李览道,“谁说我要亲自来了?”

    故意大着嗓门道,“明天我雇十个人,在这里举牌子,上面写‘此地是黑中介’,我一人给一千块钱,就不信没人愿意试试。”

    “骚包的不轻啊。”高大个倒是乐了,花一万块钱却只为了讨一千块钱回去?哪里有这样的傻子。

    因此更是不信了,哈哈大笑,转身就走。

    旁边看热闹的人也不信,没热闹看了,慢慢也就散了。

    孙浩问,“怎么办啊?”

    刘璇也懦懦的道,“要不就算了吧。”

    李览道,“按照我的办法就行,你们别管了。”

    他发现他还是单纯了,太嫩了,白瞎了他那么多的优势,其实他完全是可以一个电话搞定的。

    但是,他不想那么办,也许是矫情,也许是自尊,总归他想展示自己的存在感。

    见他这么说,孙浩、刘璇不再多说,一起返校。

    李览没有和他们一起走,他还在合计找谁去店门口举牌子,找学生明显不合适,只能是社会上的人,他一直是乖乖学生,社会上认识的,大多是他老子的关系,可是这样又违反他的本意。

    灵光一闪,突然想起来一个人,翻了翻手机,又没电话,干脆拦了一辆出租车往百子湾去。

    在广渠路上下了车,到处在拆迁,到处是工地,顶上是车轨道,一列火车轰隆隆而去。

    前面有个人影,追上去问了下地址,沿着一边违章搭建的低矮房子走,一边走一边打听。

    终于在一个类似于停车场的地方,在两间石棉瓦围的房子的门上看到一个汽车租赁公司的牌子,依稀感觉这是自己要找地方。

    他敲门,开门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看到他,先是愣了愣,然后高兴地把他迎了进去,“你这是....”

    李览接过他的烟,凑上他的火机,笑道,“特意来找你的。”

    “哎呀,荣幸,荣幸....”中年人把屋里的三四个人赶走,又急忙给李览泡了一杯茶,“是龙哥让你来的?”

    “跟我舅没关系。”李览在屋里打量一遍,“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处地,这么乱,没人管吗?

    中年人叫吕索,他是在他舅舅的饭局上认识的,当时刚好在一起坐着,聊了几句,他才知道这个人路子野,奈何他舅舅是个心高气傲的,根本看不上这号人。

    他要不是有事,也想不起来找到这里。

    “王四营乡和高碑店乡交界,上面那个铁路线属于热电厂,完全三不管地带,都是外地人。”

    李览开门见山,直接说明了来意,“钱这方面我出,麻烦你帮我找几个人就行。”

    吕索道,“兄弟,多大个事?龙哥一个电话的事情,保证让他小子哭爹喊娘,店也别指望开了,那一片是平虎说了算,龙哥和平老板简直是称兄道弟的。你这么弄不是不行,就是花钱还麻烦。”

    李览道,“我不想家里人知道。”

    吕索脑子一转,如果不然何龙知道他在里面做的人情,他做什么都是做无用功,还不如赚点钱来的实在,因此道,“其实不用举牌子,举牌子是犯法的,别说给一千,给一万也没人干,算聚众闹事了。

    我给你找五六个阿姨,让他们搬个小马扎,打个伞,蹲店门口坐着,这比什么效果都好使。”

    李览道,“这样也成。”

    从口袋掏出来一叠钱放桌子上,“托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