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我的1979TXT下载 > 我的1979 > 168、流水无情落花也无意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168、流水无情落花也无意


    刘波拉着他挨着自己坐,然后又起身从酒架上拿一瓶白酒下来,在手里晃了晃,笑道,“你试试这个特曲,刚参加工作那会买的,比你年龄还大,才六毛钱一瓶,买了不少放家里,你阿姨嫌弃妨碍她打扫卫生,就给放进了自行车库里,后来在外地的时间比较多,就一直没得着机会喝,刚好你来,咱爷俩来喝一瓶。”

    李览接过刘波的酒瓶,先给他倒了一杯,然后笑道,“陈年丝呢?很漂亮的。”

    明明是白酒,却和红酒一样,出现了挂杯的现象。

    “张力越好,酒花越细,酒就越好。不能因为它便宜,就瞧不上了。”刘波压着手道,“你也坐,别站着,不多喝,爷俩把这一瓶喝完,一人也就三两左右,不会上头。”

    李和冷哼一声,表示不屑,自己家里地下室最多的就是酒,还都是陈年好酒,而且他名下还有酒厂、世界级的酒窖。

    只是很可惜,他现在不能喝酒了,只能放在那里,全便宜了别人。

    想到这里,悲从中来,拿着筷子在那干巴巴的吃。

    “来,咱爷俩端一杯,馋死某些人。“刘波不等李览反应过来,就先举起来杯子。

    “谢谢刘叔。”李览欠了欠身子。

    洪辛也拿着一瓶红葡萄酒,三个女人挨个倒了一杯,对何芳道,“我们就喝这个,我知道你酒量的,就怕委屈了你。”

    何芳笑着道,“我啊,真不能喝了,前晚跟同事们喝了一点,两瓶啤酒没喝完,就晕乎乎的,在以前那是不可能的。”

    刘柏道,“何姨,大家都夸赞说想当年你是女中豪杰呢,论喝酒一个人可以喝翻一桌子。”

    何芳道,“五十来岁了,哪里有那么多想当年。”

    她掉转筷头给刘柏碗里夹了块鸡腿,笑着道,“多吃点,这一趟比上次回来瘦的多了。为了看李怡,去过好几趟纽约,那里的餐馆我知道的,中国人不耐糖不耐乳,就一点都吃不下去。”

    刘柏道,“我刚去是不习惯,天天找中餐馆吃,可那些中餐馆都有点变异,是按照美国人的口味来的,之后才慢慢习惯的。

    我才慢慢知道,那些吹嘘说老外喜欢吃中餐是假的,他们一点儿都不喜欢,他们喜欢的是美式中餐。”

    何芳道,“那胃长的不一样,互相都勉强不来,他四姑不是开医院的嘛,我就听她说很多老外是过敏体质,来中国吃东西,稍微不注意就会过敏,严重的躺地上起不来了,她们医院接诊了很多这种病例。”

    刘柏道,“我们宿舍里虽然女生关系都挺好,但是我的零食从来不给她们吃,一个投喂不好,说不准还要担上责任呢。”

    何芳道,“所以啊,还是国内舒服,明年毕业的话,收拾收拾就可以回国,外面呆着总不是事。”

    刘柏道,“何姨,你不知道,我得先做点事业出来,省的我妈天天说我不顶用,国内呢,暂时就业情况我还是不太了解,美国多少我还清楚一点,可能先在美国发展试试。”

    何芳道,“不管男女,都得有自己的一份事业,这个阿姨支持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就找我和你李叔叔,你李叔叔在美国也有不少生意的,认识的人也极多,大的帮不了,小事情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刘柏道,“谢谢何姨,你放心吧,有事我不会客气的。”

    吃好饭,她要收拾桌子,被何芳推到了一边,何芳道,“这点小活我跟你妈是忙惯了的,用不着你。”

    洪辛也跟着道,“李览是好不容易来咱这边,你带他去后海转转,吹吹风,醒醒酒,走累了,那边咖啡店、茶馆多的是。”

    刘柏道,“那二位辛苦,我们就先走了。”

    李览先进卫生间洗了一把脸,然后搓搓额头,跟着她出了屋子。

    刘柏穿着一件藏青色牛仔短裤,露出的笔直的长腿,水蓝短袖衫,小白鞋,两只手插在裤兜里,只留着大拇指在外面,背靠在路边的一颗梧桐树上,笑问,“去北海吗?”

    李览掂出来一根烟,举着问,“抽吗?”

    “谢谢。”刘柏接过来,熟练的点着,舒服的吐个烟圈,笑着道,“你也抽烟了?记得你以前还向我们宣导‘吸引有害健康’呢。”

    李览道,“以前是学生,学生时代以学习为主,现在是社会人,爱咋样就咋样喽。”

    “走吧。”刘柏和他并排走在一起。

    一边走一边聊,穿过一道小门,沿着小径走上几步,就是北海的河堤。

    两个人找了一个凉亭的石凳坐下,一人占据一角。

    李览问,“你什么时候走?”

    刘柏道,“大概就是这个月吧,天天吸雾霾,我可受不了,特别是早上那一段,要戴口罩才能出门。”

    李览道,“习惯了就好,从小到大,不都好好的嘛。”

    刘柏道,“我可不像你这么淡定,其实我有时候挺服气你的,像潘均、庞宇这种小瘪三都能风生云起的,怎么你就能按耐住的?”

    李览道,“各人性格不一样,各人有各人的活法。”

    刘柏道,“哦,对了,潘均他妹子叫什么来着?”

    李览道,“潘措。有事?”

    “小丫头崽子仗着家里有点钱,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前个晚上,在酒吧跟我一个朋友瞎磨叽,要不是看你面子,我早就大耳刮子抽了,出来张狂,连我都不认识,你说可笑不可笑?”刘柏把烟头在地上摁灭了,手一抬,扔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李览淡淡的道,“她好像比你大,而且我和她是同类人,她是我的朋友。”

    刘柏大笑,“我说,你也太敏感了吧?”

    “我是实事求是。”

    刘柏道,“大人们的想法我倒是不怎么在意,我只想知道你怎么看?”

    李览道,“我觉得咱俩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绝配啊。”

    “去你的。”刘柏噗呲笑道,“我是研究透了,我妈和你妈是想把咱俩往一块搓,不过你别把锅甩给我,不然到时候你爸妈肯定说我目中无人呢。”

    李览白了她一眼,“那你爸妈就能夸我好了?”

    她问,“那你觉得应该怎么样?你是男人,这种问题应该你来想办法解决,反正别把我陷进去就行。”

    李览道,“眼前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冷处理。你在美国一时半会也不会回来,万一你先找到男朋友呢,是不是大家就都解脱了?”

    刘柏道,“为什么不是你先找到女朋友?”

    李览摊摊手,“那就尽量吧。”

    刘柏道,“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这样对大家都挺好的。”

    李览摆摆手,“谢谢你了,可不敢麻烦你,其实呢,大家都是多虑的,只要你爸不同意,我爸不同意,啥担心都是多余的。”

    刘柏道,“你爸爸对我爸爸是什么态度我不清楚,但是我爸爸是很佩服你爸爸的,我可很少见他服气谁的,表面上俩人掐的厉害,其实何尝不是惺惺相惜。”

    李览道,“你说的也对,要是我爸是打心眼讨厌你爸,他不可能登你家门的。可能俩人吵架吵习惯了,现在想和好,都下不来台,没人肯退一步。”

    刘柏道,“所以,你明白的,不光是你妈和我妈乐见其成,俩老头子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大概也是有这个注意的。”

    李览仔细一想,他现在对他老子的态度也不是太肯定了。

    笑嘻嘻的道,“总之呢,你加油,看好你的哦,一定要加紧找到对象。”

    “小老弟,我同样看好你哦。”刘柏拍拍他的肩膀,站起身,从口袋掏出来一盒女式吸烟,朝李览腿上丢了一根。

    “这种我不抽。”李和又扔回给他,掏出来了自己的烟。

    刘柏火机一甩,火机盖子弹出来,火苗刺啦一下,凑上了李览的烟。

    “谢谢。”李览迎上点着了烟。

    刘柏道,“我倒是觉得你还不如李怡有出息,开眼看世界,省的天天闷在家里。”

    李览道,“计划先把国内溜一圈,九百六十万土地,大好河川,现在有的是大把时间。”

    自小参加围棋比赛,首尔、东京、大阪、新加坡也都去看过,国外比国内走的还频繁。

    刘柏背靠着河堤上的栏杆,手里无聊的把弄着柳树垂下来的细枝,笑道,“喂,我自小就挺羡慕你的。”

    李览道,“你说反了吧?”

    刘柏道,“我爸他们这种也就面上好看,其实内里清汤寡水,你老子开豪车的时候,他每天就是一辆老旧自行车上下班。

    我去美国读书的一部分费用,还是他七凑八凑的。要说得了什么公家便宜,就是现在有专车,有司机,落了一套公家房。

    他呢,拧巴一个人,自我记事,他工作就外调,跟我们分开,一个人在外地,有时候连口热饭都吃不上。

    也就我出国后,我妈退休了,才去跟他团聚,你看看,这就是同人不同命。”

    李览道,“我老子傻大胆而已,他在提心吊胆的时候,你老子不正在端着铁饭碗,老婆孩子热炕头?”

    刘柏笑道,“这正是我爸佩服你爸的地方,当时所有人都对形势不乐观,只有你老子有一种蜜汁自信,不但他自己往资本主义的道路上走,还带了一大帮人跟着一起走。

    不过呢,他太低调了,潘松、苏明、于德华、黄炳新等人在那上蹿下跳的。”

    “他是老师出身,终归有臭老九的毛病,还是喜欢站在讲台上,做老师那段时间是他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候。”李览很了解父亲,只是单纯的懒而已,懒于应酬,懒于社交,只是这些不足为外人道也。

    刘柏道,“李叔叔呢,我现在就不麻烦了,不过等你接班了呢,可要多多关照哦。”

    李览哼哼的道,“你再说,再说我就跳河给你看。”

    刘柏大笑。

    两个人沿着河边走,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恭王府。

    刘柏指着游人络绎不绝的大门,“要进去看看吗?”

    李览道,“我去过,没啥看的。你呢?”

    刘柏不好意思的道,“不怕你笑话,每次都寻思,反正就在家门口,随时都可以去,结果这么多年一次也没去过。”

    李览道,“那我走了,你自己进去看?”

    “你不觉得你这样很现实吗?”刘柏问。

    李览道,“我陪你进去我们还是朋友,不陪你进去,你也不会和我绝交。”

    俩人的感情没有进一步增加的可能性了,再进一步就是男女朋友了。

    刘柏气呼呼的道,“哎,所以我说了啊,你没有上进心啊。”

    李览道,“咱俩刚才不是都谈妥了吗?”

    刘柏瞪了他一眼,转身到售票窗口去了。

    李览想了想,干脆跟在了后面不等刘柏开口,就对售票员道,“两张,谢谢。”

    “算你有良心。”刘柏从李览手里抢过一张票,先行走进了朱漆大门。

    恭王府原本是世界首富和珅的宅邸,后来恭亲王奕?搬了进来,就随之变成了恭王府。

    府邸的前半部分是富丽堂皇的宫阙楼阁,后面是花园水榭,隐没在层层叠叠的假山之中。

    俩人顺着人流来来回回的兜了一圈,绿荫深处一起止步,刘柏问,“看出来了什么没有?”

    李览道,“听说和珅造这么多房间是为了藏钱的,还是生的时代不对,现在钱再多也不怕了,存到银行变成存折就行了。”

    刘柏道,“我就好奇你们家的钱是藏哪里了?”

    李览道,“等我接班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以前形容有钱的时候,人家总会拿话说,家里开银行的啊。”刘柏笑着问,“你家几个银行?”

    李览道,“太有深度了,我还真不知道。”

    他只想晓得达美银行和通商银行,剩下的还真是不了解,他老子也从来没有细说过。

    一座假山下,排着长长的队,每过一下,就要朝着墙上摸一下。

    李览问,“去沾沾福气?”

    到故宫要沾沾王气,到长城要沾沾霸气,到恭王府就一定要沾沾福气!

    这是有着“天下第一福”之称的福字碑。